馬駿:每年與生物多樣性相關投資需求接近1萬億美元,缺口達80-90%

  原標題:馬駿:每年與生物多樣性相關投資需求接近1萬億美元,缺口達80-90%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李德尚玉 北京報導 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公約》締約方大會第十五次會議(COP15)於10月11日至15日在中國昆明召開。10月14日,由21世紀經濟報導、21世紀經濟研究院主辦,北京綠色金融與可持續發展研究院聯合主辦,大自然保護協會(TNC)、世界自然保護聯盟(IUCN)協辦的「多樣未來:企業發展與生物多樣性保護論壇」召開。

  在論壇上,《生物多樣性與金融穩定》聯合研究組共同主席、中國金融學會綠色金融專業委員會主任、北京綠色金融與可持續發展研究院(北京綠金院)院長馬駿發表主旨演講《金融支持生物多樣性有多大空間?》。

  馬駿表示,生物多樣性喪失可能會導致‍‍每年10萬億美元的經濟損失。在全球範圍內,每年與生物多樣性相關的投資需求接近1萬億美元,已經滿足的投資需求可能僅有百分之十幾,缺口高達80-90%。

  生物多樣性喪失可能導致‍‍每年10萬億美元經濟損失

  從生物多樣性對經濟活動的影響來看,農業、林業和漁業等行業直接依賴於生物多樣性。許多製藥業的原材料也來自於大自然及生物多樣性。其它很多行業間接依賴於生物多樣性,典型的是以生物多樣性和青山綠水為支撐的旅遊業。與旅遊業相關的零售業、房地產、交通等行業‍‍在生物多樣性喪失的背景下也會遭到打擊。‍‍研究表明,‍‍全球GDP的一半直接或間接依賴於生物多樣性。‍‍《生物多樣性和金融穩定》課題組報告所引用的研究認為,「在某些假設前提下,生物多樣性喪失可能會導致‍‍每年10萬億美元的經濟損失」‍。

  ‍從金融角度來看,由於大量資金投入到與生物多樣性相關的產業,生物多樣性喪失對經濟的影響必然會波及到金融穩定性。‍‍在前述的行業中,其投資價值‍‍可能會因生物多樣性的喪失而變低,或出現估值下降。‍‍某些貸款也會由於生物多樣性喪失而變成壞賬。此外,生物多樣性喪失對經濟與金融的影響也是非線性的。如果生物多樣性喪失達到某個拐點,對經濟及金融穩定性的影響將會出現迅速的、非線性的上升。

  2017年,由中國人民銀行、法國央行等8個國家央行共同組建了‍‍央行與監管機構綠色金融網路(NGFS)‍‍。在過去三年多的時間內,NGFS成員已擴大到代表五大洲的90多家中央銀行、監管機構和觀察員機構,推動了一系列與綠色金融相關的政策共識。‍

  今年年初,NGFS和INSPIRE聯合研究組成立,共同開展生物多樣性與金融穩定相關的研究。INSPIRE是一個國際學術團體,專門研究綠色金融與可持續金融相關問題。馬駿與Nick Robins先生擔任了這個聯合研究組的共同主席。聯合研究組組織了來自25個國家的央行和監管機構以及20多個學術研究機構的50多名專家開展研究,目前已經正式發佈了兩份研究報告。

  一份是今年6月發佈的《生物多樣性和金融穩定:探索行動方案》願景報告,願景報告闡述了未來一年內研究小組將對此議題開展研究的框架和計劃。‍‍

  第二份是今年10月8日發佈的《生物多樣性和金融穩定:探索行動方案》中期報告,報告詳細闡述了‍‍央行和監管機構關注生物多樣性的重要性。明年3月,研究組計劃發佈最終報告,報告將綜述各國應對‍‍生物多樣性喪失與金融風險的關鍵舉措,並對央行和‍‍監管機構提出一系列具體建議。

  除了央行綠色金融網路之外,還有不少國際合作機制與平台也在推動金融支持生物多樣性保護。比如,與自然有關的財務披露工作組(TNFD)在推動金融機構、投資人和企業進一步強化與自然以及生物多樣性有關的信息披露。G20可持續金融工作組作為全球綠色與可持續金融的最重要協調機制,最近也開展關注生物多樣性。G20可持續金融工作組的前身是2016年中國擔任G20主席國期間發起的G20綠色(可持續)金融研究小組。今年,G20可持續金融小組升格為工作組,並開始討論如何將生物多樣性保護納入可持續金融體系之中等議題。

  馬駿表示,今年G20可持續金融‍‍工作組的主要任務是編製G20可持續金融路線圖,該路線圖預計在‍‍10月底正式發佈。馬駿預計‍‍今年G20可持續金融路線圖中有兩個‍‍重要的突破:其一將強調轉型金融,推動金融資源支持‍‍高碳向低碳的經濟活動;其二是關注生物多樣性,‍‍推動金融機構加強生物多樣性保護方面的投資,‍‍防範金融資源過度投入破壞生物多樣性的經濟活動。

  央行綠金網路與INSPIRE聯合課題組在本月發佈《生物多樣性與金融穩定》的中期報告提出了如下幾個觀點:

  第一,許多產業高度依賴生物多樣性。生物多樣性的喪失將對經濟與金融穩定產生負面影響,尤其是在許多發展中國家。第二,金融行業不但面臨著生物多樣性喪失所帶來的「物理風險」,同時也面臨著由於保護生物多樣性政策的出台所導致的「轉型風險」。具體來說,未來許多破壞生物多樣性的經濟活動將被迫停止,可能導致投資於這些領域的部分金融資產成為壞賬或估值下降。第三,央行和監管部門應該評估經濟和金融體系對生物多樣性的依賴程度,估算生多相關的物理風險和轉型風險,研究如何引導金融業支持生物多樣性保護,防範相關的金融風險。 

  每年與生物多樣性相關投資缺口達80-90%

  投資於生物多樣性保護需要多少資金?

  馬駿認為,目前的一些研究表明,在全球範圍內,每年與生物多樣性相關的投資需求接近1萬億美元,已經滿足的投資需求可能僅有百分之十幾,缺口高達80%-90%。全球範圍來看,在各國政府財政面臨普遍緊張的現實條件下,彌補生物多樣性的資金缺口需要更大範圍地調動社會資本,特別是調動私營部門參與,發揮資本市場的作用。同時也需要完善相應的金融體系,包括明確界定金融支持生物多樣性的標準、完善激勵機制以及披露要求。

  在金融監管部門和金融機構支持生物多樣性工作方面,馬駿認為至少應該考慮如下幾個選項:‍‍首先,金融部門在投資決策過程‍‍中應該評估投資項目對生物多樣性的影響,識別正面、負面影響以及影響程度,進行定量評估,並在必要情況下邀請第三方進行評估。其次,將投資項目對生物多樣性的影響納入信息披露要求,形成包含監管部門、資本市場的監督機制。再次,‍‍將支持生物多樣性的更多具體項目類別納入可持續金融標準中。

  儘管中國目前已經建立的三套可持續金融(或綠色金融)界定標準,包括《綠色信貸指引》《綠色債券支持項目目錄》和《綠色產業指導目錄》,這些目錄已經納入了部分生物多樣性相關的內容,但是內容還不夠詳細,有些標準且‍‍缺乏操作性。因此,建議在未來‍‍可持續金融標準制定中,需要強化與生物多樣性相關的具體可操作性標準制定。

  最後是強化激勵機制。過去在綠色金融領域中,有很多支持其他類別‍‍綠色項目的激勵機制,比如支持減少空氣污染、水污染、支持綠色低碳項目的再貸款、地方政府的擔保與貼息‍‍等機制。未來要將此類機制用於支持更多的生物多樣性項目。

  目前,支持生物多樣性工具箱里有哪些金融工具?

  對此,馬駿表示,綠色金融支持生物多樣性的工具有很多,包括支持林業、可持續農業、可持續漁業、生態修復等項目的綠色信貸、綠色債券、綠色基金等。最近也有一些機構發行了藍色債券和藍色基金,專門支持可持續海洋經濟的發展。目前,金融支持生多面臨的最大瓶頸是許多生多項目缺乏足夠的財務回報率,難以吸引社會資本的參與。解決這個問題的一個辦法是探索各類生態補償機制,以及讓產生生態價值的項目可以得到「受益者」(可以非本地的受益者)的部分補償。

  比如,北京綠色金融與可持續發展研究院在內蒙庫布齊沙漠‍‍參與了由生態環境部環境規劃院和亞洲開發銀行共同發起的研究項目,旨在通過設計一套綠色地票交易與生態補償機制,‍‍吸引更多社會資金參與沙漠修復。此外,北京綠金院也參與了一些地方支持林業項目的創新投融資模式的研究,爭取通過使用國際自願碳匯市場來補償國內林業項目。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