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首個零碳產業園落地鄂爾多斯,為零碳工業打了樣

原標題:全球首個零碳產業園落地鄂爾多斯,為零碳工業打了樣 來源:澎湃新聞

在資源稟賦加持下,「羊煤土氣」的鄂爾多斯正在打造全球第一個零碳產業園。

作為資源型城市,鄂爾多斯擁有豐富的煤炭、風光、天然氣、化工、建材等資源,是全國煤產量最大的地級市,也是國家4個現代煤化工產業示範區之一、國家9個煤電基地之一、國家「西氣東輸」主要氣源地之一、千萬千瓦級大型風電基地之一。

目前,鄂爾多斯探明煤炭儲量在1700億噸左右,佔全國總量六分之一、稀土儲量在70億噸左右、天然氣儲量近5萬億立方米,約佔全國三分之一,「羊煤土氣」(羊絨、煤炭、稀土和天然氣)資源優勢明顯。

這次零碳產業園建立在鄂爾多斯市下轄旗伊金霍洛旗,該旗素有「地下煤海」之稱,5600平方公裏面積內探明煤炭資源儲量約560億噸,年產煤炭超2億噸的。在能源發展帶動下,伊金霍洛旗成為2020年中國百強縣人均GDP第一。

與此同時,內蒙古自治區是中國碳排大省,一年碳排放量約7億噸,其中鄂爾多斯佔據了1/3,亟需實現零碳工業轉型。在這樣的條件和需求下,以遠景科技集團為代表的綠色科技企業開始來此尋找發展契機。

10月12日,在「2021鄂爾多斯零碳產業峰會」上,鄂爾多斯政府和遠景科技集團共同發佈消息稱,全球首個零碳產業園落地中國內蒙古自治區鄂爾多斯下轄旗伊金霍洛旗。

「歷史上每一次能源革命都在推動一場新的工業革命,可再生能源革命也必將推動一場綠色工業革命。」10月12日,遠景科技集團CEO張雷在峰會主旨演講中表示,「新工業革命的單元是零碳產業園,通過零碳產業園,綠色能源的生產和使用有機的結合在一起,這相對於能源生產和使用分離的工廠模式是一次巨大的飛躍。」

遠景科技集團CEO張雷

張雷認為「綠色能源+交通領域+化工領域」,這三個領域的融合反應將會驅動鄂爾多斯零碳產業園蓬勃發展在「碳中和」轉型機遇下,鄂爾多斯打造零碳產業園,或將推動能源與汽車這兩個萬億級產業的發展結合。

實現「雙碳」目標,需要經歷一場廣泛而深刻的經濟變革,在能源系統由化石能源為主體向新能源為主體轉化的背景下,需要工業體系由高碳向低碳甚至零碳轉變。

張雷表示,企業在「碳中和」實踐中遇到的最大的問題是缺少方法論和數字化工具。此次鄂爾多斯政府和遠景科技集團共同牽頭打造零碳產業園示範樣板以及提出國際零碳產業園標準,將為工業體系低碳化轉型帶來怎樣的新經驗?

零碳產業園標準

遠景智能副總裁、遠景碳管理業務總經理孫捷,遠景動力中國區銷售副總裁楊曉偉在接受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等媒體採訪時表示,零碳產業園的搭建需要高比例的綠電供應。在鄂爾多斯打造的全球首個零碳產業園中,有80%的能源直接來自風電、光伏和儲能,另外20%的能源,基於智能物聯網的優化,將會通過「在電力生產過多時出售給電網,需要時從電網取回」的合作模式,從而實現100%的綠色能源供給。

遠景科技集團(Envision Group)是一家綠色科技企業,以「為人類的可持續未來解決挑戰」為使命,集團旗下擁有智能風電和智慧儲能系統技術公司遠景能源、智能電池企業遠景動力、開發全球領先智能物聯操作系統的遠景智能、管理遠景-紅杉百億碳中和基金的遠景資本,以及遠景維珍電動方程式車隊。

「通過系統效率提升和循環經濟,可再生能源替代和電氣化改造,及氫能、碳捕集利用和封存等低碳科技的應用等一體化規劃,藉助園區內工業共生網路,實現園區內零排放,生產零碳產品,推動社會零碳轉型。」峰會上,國際標準機構必維集團(B&F)大中華區總經理楊虎對零碳產業園的定義做了解釋。

該零碳產業園位於蒙蘇經濟開發區江蘇產業園,基於鄂爾多斯當地豐富的可再生能源資源和智能電網系統,實現了高比例、低成本、充足的可再生能源生產與使用。以集約化的頂層設計形成了圍繞動力電池與儲能、電動重卡、電池材料、綠色制氫等上下游集成產業鏈。

在峰會上,遠景攜必維集團發佈了全球首個「國際零碳產業園標準」,對產業園區提出了覆蓋零碳能源系統、智能產業與科技、智能基礎設施與社會低碳轉型四方面的要求,與國際標準接軌,並與巴黎協定和科學碳目標(SBTi)的要求一致,幫助入園企業實現零碳轉型。

遠景科技集團戰略高級總監張元強調,未來符合「國際零碳產業園標準」的零碳產業園將具備四大特徵:構建以零碳能源為基礎的新工業體系,推動零碳產業和技術的發展和應用,具有智能管理內核,以及為區域創造低碳轉型動能。

零碳產業園可複製性

一個高比例的綠電供應零碳產業園的建立,很大程度上依賴這一產業園所在城市的資源稟賦,遠景科技集團在擁有豐富的能源、化工、建材等資源的鄂爾多斯打造零碳產業園,可複製性強嗎?

一方面,要考慮不同區域的資源稟賦。孫捷表示,「零碳產業園有不同的階段,包括1.0、2.0、3.0。1.0階段綠電供應比例達40%,到2.0可能超過70%,到3.0階段將實現100%。結合當地實際情況來看,如果沒有好的資源稟賦,則需要綠電交易補充,進行碳排的抵消。」孫捷強調,零碳產業園具有可複製性,但還是會先從北方等資源豐富的地方開始,先把樣板打造出來。

另一方面,除了綠電資源豐富的三北地區,零碳產業園能否被複製,還需要考慮經濟成本與價值。孫捷解釋,「零碳產業園價值非常明顯,即它裏面用的電都是零碳排放。以入駐企業一汽解放為例,如果把鄂爾多斯33萬輛重卡都換成電動重卡,一年可以減排約3千萬噸二氧化碳。」

對於一汽解放而言,這個經濟邏輯在於通過減排獲得碳積分。2017年9月28日,中國工信部、財政部等五部委正式公佈了《乘用車企業平均燃料消耗量與新能源汽車積分并行管理辦法》,規定了車企每年排放的二氧化碳和釋放的廢氣限額。以新能源車企特斯拉為例,2020年,其靠出售碳積分獲利16億美元,占公司全年收入50%。

另外,孫捷補充道,零碳產業園要彙集規劃生產零碳的產品,需要運用最新的零碳科技孵化入駐的企業,不管是風電、光伏、儲能企業,還是固廢回收、循環經濟等技術企業,都將在產業園區找到用武之地。

但值得注意的是,鄂爾多斯處在蒙西電網覆蓋下,其零碳產業園不僅有內蒙古自治區政府扶持,還擁有獨立的蒙西電網做支撐,推廣到其他地區,恐還需更多不同角色協同賦能。

儲能的穩定價值

除了水電、風電、光伏等可再生能源是工業零碳轉型發展的底層邏輯之外,孫捷特彆強調了儲能的作用。「風能、光能具有間歇性特點,難以穩定輸出,因而遠景將『風能+光能+儲能』視為『新煤炭』。」孫捷解釋,一方面是儲能可以和新能源打通,另一方面,電網有了儲能之後可以實現動態平衡,可以消納更多的新能源,實現電力合理調度,讓新能源變得更加穩定可靠。

楊曉偉強調,在能源生態鏈里,動力電池和其他物聯網平台、風光發電同等重要。動力電池是遠景業務三大主營板塊之一,從生態組成來講,遠景生產的電池,一部分是用於動力,一部分用於儲能。

同樣認可儲能價值的張雷表示,「歷史上每一次工業革命都是由能源+交通引燃的:煤加上蒸汽機、蒸汽船、蒸汽火車催生了一次工業革命,石油+內燃機+汽車引發了第二次工業革命。這次風電、光伏必將跟動力電池和電動汽車結合,綠色工業革命就此誕生。」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