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官想致富,只能靠貪腐?古代「公務員」工資究竟有多少

原標題:當官想致富,只能靠貪腐?古代「公務員」薪資究竟有多少 來源:澎湃新聞·澎湃號·政務

古代有一位非常清廉的官員,他在做官期間深得民心,卻沒能為家裡改善伙食。

有一次,他好不容易去市場買了兩斤肉想要慶祝母親的生日,

沒想到這普普通通的一件事竟然上了當地的熱搜,還被記載進了史書中,被世代傳頌。

這個故事是不是很耳熟?

這講的就是中國歷史上非常著名的一位清官——海瑞。

一提起清官、好官,我們往往會想起一個詞,「家徒四壁」。

他們平時或許會穿著打了補丁的粗布麻衣,每頓飯吃的都是清湯寡水,家裡還有需要奉養的父母、一位賢惠的妻子,以及嗷嗷待哺的兒女。

在我們的想像中,這些清官就是因為不願與和珅那樣的貪官同流合污,不收受任何賄賂、處事公正,有些時候還會接濟生活困難的百姓,所以寧願自己陷入艱難的處境,甚至連去世了都只能草草下葬。

但很有趣的是,中國的文財神、武財神,卻都戴著官帽子,好像做官和錢財之間並沒有什麼很大的衝突。

而且,在晚清的一部譴責小說《官場現形記》裏面就說:「千里為官只為財」,「統天底下的買賣,只有做官利錢頂好」。

這麼多人不遠千里,想要謀得個一官半職,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想要獲得做官的經濟回報。

古代「公務員」的薪資,到底有多少呢?他們想通過做官致富,只能靠貪腐來的不義之財嗎?

文 | 王予立 妍書

本文轉載自微信公眾號「北京大學出版社」(ID:pku-press),原文先發於2021年10月11日,原標題為《不要被電視劇「騙」了!古代公務員的薪資究竟有多少?》,不代表瞭望智庫觀點。

1

規劃薪資的基本原則

在了解古代官員的薪資水平之前,先來看看規劃薪資的基本原則吧!

有一句古話叫「無功不受祿」。

一般來說,「祿」的多少應該和「功」的大小是相匹配的。

像是清朝的捕快,他們每年的薪資大約是十一二兩,而衙門裡地位較低的衙役大約是六兩,負責報時的鐘鼓夫僅僅只有一兩多。

這是因為捕快的工作與衙役、鐘鼓夫相比,顯然要承擔更大的責任、具有更大的風險。

所以,發放薪資最基本的原則就是「按勞取酬」。對於那些勞務權責較大、技能要求較高、條件較為艱苦的工作,薪資也會相應變得更高。

不過,「按勞取酬」只是規劃薪資的其中一個原則。

之前,小北已經介紹了中國古代「官本位」的體制。而在這種體制之下,官員薪資的組成除了「按勞取酬」的「勞務報酬」之外,還有「按品位取酬」的「身份報酬」。這是對官員加入統治集團、擁戴當前政權的一種報酬。

舉個例子,如果你在魏晉南北朝時期,既有職事官(執掌具體政務的官職)、又有作為軍銜的六品以上的將軍號,那麼你將可以同時享受兩份薪資。

而在「冗官」現象十分嚴重的宋朝,這種規劃薪資的原則就造成了一種較為特殊的狀況——

那些沒有專門職事、閑散在家的官員仍然可以領到一份根據品位而定的薪資。

現在看來,這種狀況是不是很不可思議?

但是在古代社會,特別是在宋朝「員多闕少」的背景之下,不幹活也能獲得固定的收入,這對維繫政治集團的內部和諧有著很重要的作用。

2

薪資的形態與項目

在每個月發放薪資的那一天,你有沒有對著薪資條上的那個數字默默嘆息?還是把到手的一疊鈔票仔細地收進錢包?

現代社會薪資的形態,通常是貨幣薪資。

而在古代,田地、人力、穀物、絹帛、貨幣,這些都可以作為薪資發放給官員。不同的薪資形態與社會的經濟狀況以及財政能力有著密切的關係:

若商品貨幣經濟高度發達,薪俸就傾向於貨幣化。

衰敗的政權無力通過稅收提取到足夠資源,此時直接給予田土和人力,對朝廷來說相對輕鬆一些。

比如在周朝,作為貴族的卿大夫士,他們的「爵祿」就體現在對於土地和人民的直接佔有。

這樣一來,他們的個人生計主要就是依靠這片土地的經營成果,而不是通過職位獲得的薪資。

而在清朝,官員的薪資主要以白銀為主,輔以穀物,這與當時商品經濟的發達不無關係。有學者就認為,清代這種以貨幣銀兩為主的薪資形態,已經標示出傳統的俸祿制度向現代的薪資制度的轉型。

古代官員的薪資除了具有非常豐富的形態以外,還具有非常多具體的名目。

唐宋時期官員的薪資,包括了我們現在理解的置衣費、過節補貼,還有茶湯錢、膳食費,甚至連自己家的馬匹都有專門發放的芻豆。

這種幾乎考慮到官員的衣食住行各個方面的薪資發放的形式,雖然會提高管理的複雜程度和行政成本,但可以更加精細地對不同等級、不同職位的官員待遇進行調整。

這也可見皇帝在籠絡官僚時無微不至的態度。

3

官員薪資和百姓生活水平的比較

想要理解古代官員的薪資水平,最直觀的方式就是用當時百姓的生活水平作為參照。

公務員與民眾的收入差距多大,在不同社會、不同時代能看到不同的情況。

很多人忽略了這一點:薪俸民生之比與薪俸高低之差是否「合理」,也是一個社會觀念問題。官吏的薪俸多高社會才感覺公平,薪俸的級差多大官吏才能感受到激勵,也是一種「文化」,因歷史傳統與社會制度而異。

按照《孟子·萬章下》和《禮記·王制》對於周代爵祿的推算,排除國君的話,「大國之卿」就是當時最高的官了,他的爵祿大概可以養活288個人;而大夫能養活72個人,下士和農夫能養活9個人。

在漢代,農民一家的年收入大約是150斛,如果不考慮正式薪資之外的封賞,丞相的月俸是350斛,算下來,丞相的收入相當於28家農民的收入總和。如果一家5口人,那麼丞相可以養活140人。

清朝的勞工,一般的年收入是5-10兩,而一品官年俸就有180兩,二品155兩,三品130兩。如果再加上雙俸制的實行和巨額的養廉銀,官員與勞工的收入差別仍然是十分巨大的。

至於在十分優待士大夫的宋朝,宰相每月大約為300貫,可以養活300人。

這還沒有算上衣帛、穀物以及各類補貼,所以宋代官員的薪資顯然是極為豐厚的。

但宋朝還是有官員抱怨入不敷出,這又是因為什麼呢?

有學者指出說,

如果不考慮物價因素,這主要和宋代盛行家族制有關。

宋代官員一家往往有數十口人,甚至還有些是百口以上的,家族中的這些人又常常不經營生產而僅僅依賴官員一人的收入。

一方面,家屬眾多對於官員來說確實造成了贍養上的困難;

但另一方面,家族中這麼多人都願意跟隨這些官員生活在一起,也正說明這些官員的收入,實際上是足夠養活他們的。

4

薪資——政治行政調節的手段

不過,古代社會,官員還有不少灰黑收入。

正式薪俸並不能代表中國古代官僚的真實收入,也不代表與民生的真實差距。

然而正式薪俸的高低差與民生比,仍是有意義的,可以反映統治者對薪俸的態度,進而是皇帝、官僚與民眾三者的關係。

就像是在明清施行的薄俸政策之下,不同品級的官員所獲得的收入、以及官員與百姓之間的收入差距,與其他朝代相比,已經縮小了很多。

例如明朝,正七品知縣月俸只有米1石、銀2.3兩、鈔30貫,銀鈔合計,大約可以置辦出一桌酒席。

清朝還有官員抱怨說,知縣每月的收入只夠一家五六天的支出,如果不向百姓索取的話,又如何能生活呢!

正是出於這樣的聲音,有一種觀點就認為,官員收入過低雖然可以減輕政府與民眾的負擔,但卻會推動這些官員去尋求法外收入,貪污納賄的行為就會變得普遍,這樣的朝廷又容易招致社會的譴責。

還是拿清朝的情況作為例子。清朝官員是十分廉價的,對於一些無償服役的衙役來說,朝廷只是象徵性地發一些伙食補貼。

朝廷只用負擔微薄的支出就可以支配官僚集團了,而且依賴著強大的皇權與穩定的政權,朝廷可以確信官員的法外牟利不至於造成過大的災禍。

所以對於官員私下的撈錢行為,只要沒有太過分,也不妨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難怪費正清會把清朝官吏稱為

「有組織的貪污集團」

但是,如果選擇給予官員豐厚的收入,這樣雖然滿足了官員對於經濟的要求,但卻會造成了財政負擔的加重、人民納稅的壓力以及管理的複雜。

所以對於官員薪資的規定,實際上主要取決於官僚與皇權的博弈能力,如何在降低行政成本與籠絡官僚之間尋求最穩定的平衡,這是皇帝需要考量的關鍵。

不過,在中國古代社會,官員在正式薪資之外,往往還能從皇帝那兒獲得數量巨大的賞賜。

有人將這種賞賜理解為是對官員薪資的一種補充,皇帝拿出自己的私房錢,從而滿足官員的經濟需求,以達到廉潔政府的目的。

但這卻讓君臣關係變得私人化,臣子受君主的私恩從而成為了君主的個人附庸。

如果賞賜的數目佔據了官員收入的大頭,那麼在官員心中,他的生計純粹是依靠皇帝個人的喜惡,而不是他對於公職的履行。

可以看到,古代公職人員的薪資,是王朝對官員履行公務的報酬,

也是一種實施政治行政調節的手段,甚至可以稱得上是一種社會分配的形式。

而歷史上的「和珅」和「海瑞」告訴我們,高薪未必養廉,低薪未必就沒有清廉的父母官;在中國古代的集權官僚政治下,「薪資」只是影響官員行為的諸多複雜因素之一。

原標題:《當官想致富,只能靠貪腐?古代公務員:這題我會》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