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很低了,美國人卻喊:還不夠!

美國蓋洛普公司最新民調顯示,美國人對新聞媒體的信任度已經降至史上第二低,三分之一接受調查的民眾說他們「根本」不信任美國媒體。

該民調稱,在全面、準確和公正地報導新聞方面,29%的美國人說,他們「不太」信任報紙、電視和廣播新聞,而34%的人說,他們「完全沒有」信任。此外,只有7%的人說他們「非常」有信心。與去年的民調相比,36%的綜合支持率下降了4個百分點,從該項調查開始的1972年以來的數據看,僅比2016年創紀錄的低點高出4個百分點。

即便民調結果已經慘淡至此,仍有大批民眾質疑這個數字。有網友稱:數字應該比這個更低。

還有網友稱:史上第二低?我從未見過媒體的專業性像今天這麼差。

美國媒體這些年到底如何把自己的信譽度拉得如此之低呢?

美國媒體一貫標榜「新聞自由」,實際無時無刻不為少數利益集團服務,民眾話語權的缺失刷新了美國媒體國內信譽的下限。

在1972年至1976年間,68%至72%的公眾信任美國媒體。到1997年,這個數字降至53%。蓋洛普的數據顯示,自2003年以來,民眾對大眾傳媒的信心從未超過50%。

早在2004年,時任美國總統布希就親口對美國媒體說,他不相信媒體記者,他更喜歡通過自己信任的人來獲取未編輯過的真實消息。

今年6月,牛津大學路透社新聞研究所發佈《2021全球數字新聞洞察報告》,在對46個國家的92000名新聞消費者調查後發現,美國民眾對媒體的信任度排名墊底。

新冠疫情期間,人們更加希望看到可信的新聞,更加希望媒體機構可以保持公正和客觀。但經歷了新冠疫情危機、「黑人的命也重要」運動以及國會騷亂等一系列撕裂美國社會的事件之後,大部分美國民眾已經不再信任美國媒體的新聞報導。

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媒體對於別國問題指手畫腳、要求本國記者必須遵循他們所謂的「國家口徑」,刷新了自己海外名聲的下限。

自新冠疫情暴發以來,美國政客就與部分媒體合作,通過拼湊事實、編造謊言等手段,掀起一輪又一輪所謂新冠病毒「實驗室泄漏」論調的炒作。《紐約時報》今年2月曾因故意曲解世衛組織獨立調查團的言論而遭到多名世衛專家及相關研究人員公開駁斥。《華盛頓郵報》5月的一篇文章,為再次炒作「病毒來自武漢病毒研究所」的論調助攻,被美國學者痛斥為「誤導」和「垃圾」。部分美國媒體一直借新冠溯源之名,行散播「信息病毒」之實。

9月28日,西班牙埃菲社駐華記者站負責人哈維爾·加西亞在Twitter上發文稱:「幾天後我將放棄從事了30餘年的新聞工作,至少是暫時的。這場令人厭煩的反華信息戰幾乎耗光了我的新聞職業理想。」加西亞表達的中心意思是:西方媒體對中國發動的無底線「信息戰」令他對新聞理想產生懷疑,決定不幹了!

在經歷了國內國外連番操作之後,美國媒體不僅沒能迎來自己的「高光時刻」,反而一步步透支了自己的信譽。不僅在國內好感度每況愈下,在國際上的口碑也是一路下探。正如《紐約人》周刊記者肯·奧萊塔曾經所說的,在白宮資格最老的那些官員眼中,媒體只是以賺錢為目的的利益集團,並沒有履行為公眾服務的根本職責。可悲的是,這似乎也是大部分美國人的看法。

監製 | 亞君

審核 | 姜濤

編輯 | 許海婷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