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能源觀察|油價一路狂飆,歐佩克「小心翼翼」,能源轉型下宿命何在?

原標題:全球能源觀察|油價一路狂飆,歐佩克「小心翼翼」,能源轉型下宿命何在?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吳斌報道 全球能源危機日益嚴重之際,原油市場的走勢愈發牽動人心。

在疫情的暴擊下,去年4月WTI原油期貨一度跌至震驚世界的-37.63美元/桶。但當時誰能想到,僅僅一年多后,原油就從「鹹魚」變成了「香餑餑」,美國WTI原油期貨價格本周已穩步站上80美元以上,為2014年底以來首次。自去年10月底以來,原油價格更是已飆升逾120%。

油價狂飆歐佩克態度依舊謹慎

儘管近期油價表現強勢,歐佩克仍下調了今年全球石油消費量的預期,並建議成員國密切關注市場,建議生產商對市場基本面保持警惕。

歐佩克10月13日公布月報,在維持2022年預期的同時,將2021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速預測下調16萬桶/日至580萬桶/日。這一變化是由於今年前九個月石油消費數據下降,不過第四季度總需求被上調了12萬桶/日至9982萬桶/日。

「受到季節性石化產品和取暖燃料需求,以及消費從天然氣向石油的潛在轉變的支持,對今年最後一個季度的石油需求抱有積極預期,」但是,今年早些時候的實際消費數據弱於預期。歐佩克建議產油國「保持對市場基本面的警惕。」

與此同時,歐佩克將2021年對歐佩克原油的需求預測上調了10萬桶/天,至2780萬桶/天,並將2022年對歐佩克原油的需求預測上調了10萬桶/天,至2880萬桶/天。

需要注意的是,雖然天然氣價格飆升可能會提高發電等領域的石油使用量,但也可能抑制其他領域的需求。「受益於發電、煉油和石化產品帶來的更高需求,燃料油、柴油和石腦油可能獲得支撐,」 歐佩克表示。 「另一方面,創紀錄的天然氣價格推高了電力成本,進而推高了煉油運營成本。這可能會影響煉廠加工量和工業產值,並部分抵消上行潛力。」

相對於歐佩克,國際能源署(IEA)的態度更樂觀些。IEA在10月14日公布的月報中表示,歐洲和亞洲的天然氣缺口提振了對石油的需求,加劇了原本已經相當大的原油市場供應缺口。

IEA將今年的需求增長預期上調30萬桶/日至550萬桶/日,並將2022年的需求增長預期略微上調至330萬桶 /日。該機構表示,天然氣需求和石油的轉換影響將主要在本季度和下一個季度體現出來。

「由於全球經濟復甦加快,天然氣、液化天然氣和煤炭供應嚴重短缺,引發能源供應價格急劇上漲,並造成市場大規模轉向石油產品,」IEA表示。

美國喊話無濟於事

由於油價過高會引發通脹等一系列問題,拜登政府已經為此操碎了心。

10月4日,以沙特和俄羅斯為首的歐佩克+產油國聯盟稱,11月將按原計劃每月增產40萬桶/日,即不會超量增產來緩解供應荒。這加劇了能源供應緊缺憂慮,推動油價持續飆升。

面對歐佩克+增產力度不給力的行為,白宮已經多次喊話。10月11日,一名拜登政府官員稱,白宮支持歐佩克+拿出「更多行動」支持全球經濟復甦的呼聲。白宮在密切關注石油和汽油的成本,將「動用一切我們可以支配的工具,解決美國和全球能源市場的反競爭操作,以保證能源市場可靠且穩定。」白宮已經與歐佩克+多個成員的高層表達了擔憂。

此外,今年8月上旬,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也喊話歐佩克+加大增產力度,美國正在「與歐佩克+相關成員國就競爭性市場在定價中的重要性進行接觸」。他表示,歐佩克+的增產幅度「不能完全抵消歐佩克+從疫情期間開始實施並且將持續至2022年的減產」。

但白宮的喊話最終收效甚微,並未改變油價上行的局面。IHS Markit副董事長尤金(Daniel Yergin)表示,高油價對拜登執政不利,但拜登政府並沒有很多手段來應對當前油價上漲的局面。

而美國目前的原油產量尚未完全恢復。美國能源信息署(EIA)13日在月度報告中稱,今年美國原油日產量將下降26萬桶至1102萬桶,然後在2022年反彈至1173萬桶。在之前的預測中,EIA曾預測2021年美國原油日產量將減少20萬桶。

EIA還表示,2022年美國原油產量會重新反彈至均值1173萬桶/日,比9月時的預期多出1萬桶/日,但距離2019年11月疫情前創紀錄的1296.6萬桶/日還有些距離。

由於能源價格上漲,美國消費者將受到巨大影響。EIA預計,今年10月至明年3月的冬天里,美國消費者將比去年花費更多來取暖。「我們預測,今年冬天美國家庭所有主要取暖燃料的平均支出將顯著增加,主要由於預期燃料成本上升,以及更寒冷的天氣將導致能源消耗增加。與去年冬天相比,預計丙烷支出將增加54%、取暖油支出增加43%、天然氣支出增加30%、電力支出增加6%。」

天然氣方面,美國天然氣期貨主要交割地亨利樞紐的天然氣現貨均價在9月達到5.16美元/百萬英熱單位,比8月的均價4.07美元高近27%,比今年上半年的均價3.25美元高近59%。

展望未來,EIA預計亨利樞紐的美國天然氣現貨價格今年四季度均價為5.80美元/百萬英熱單位,比9月的預測高出1.80美元。預計明年1月達到均價5.90美元/百萬英熱單位的峰值,隨後因美國天然氣產量增加和液化天然氣出口增長放緩,2022全年均價逐漸降至4.01美元/百萬英熱單位。

能源轉型下宿命何在?

疫情後期傳統化石能源再度成為世界焦點,伴隨全球經濟自疫情低谷反彈,能源需求隨之激增,石油、天然氣和煤炭的價格一路飆升,引發了巨大的通脹壓力。

「隨著看漲情緒不斷升溫,近期做多原油的交易正變得相當擁擠,這可能會給未來留下隱患。未來一旦出現利空消息,有可能會引發市場大幅拋售,油市波動或將加劇」,一位美資機構交易員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坦言。

嘉盛集團資深分析師Tony Sycamore對記者表示,油價此前突破80美元都已經在人們的預期之中,天然氣價格高企也為油價上漲提供支撐,例如由天然氣轉向燃料油和蒸餾油的需求一定程度上或提高煉油廠利潤率,並支撐原油價格。

「儘管現在似乎油價失去了一些動能,但我們需要注意,由於供給限制存在、需求仍保持強勁,的確存在油價突破90美元的可能性。」Sycamore表示。

風險方面,Sycamore警告稱,「10月往往是一年間油價沖高觸頂的時間,因此如果價格出現一定超調,這並不會令人感到驚訝。我們也需要留意到,我們已逐步進入一個油價季節性趨弱的時間。」

而從更大的視角來看,在全球能源危機和能源轉型的大背景下,石油等化石能源的命運已經成了市場關注的焦點。

國際能源署(IEA)今年5月曾表示,如果世界要在2050年前將凈碳排放量降至零,就必須立即停止對新的化石燃料供應項目的投資。與此同時,在投資者、客戶以及在某些情況下政府和法院的壓力下,大型石油公司已經採取了遏制排放和轉向可再生能源的行動。

與此呼應的是,國際能源署10月13日再度表示,如果全世界希望有效應對氣候變化並控制動蕩的能源市場,到2030年可再生能源投資需要增加兩倍。「全球沒有投入足夠的資金來滿足未來的能源需求……與轉型相關的支出正在逐漸增加,但仍遠遠不能持續滿足對於能源服務不斷增長的需求。」

但歐佩克則持不同看法,歐佩克秘書長巴爾金多(Mohammed Barkindo)稱,如果全球不加大對新的石油和天然氣開發的投資,能源短缺將進一步加劇。「歐洲和世界許多地方的能源危機是一個警鐘,這一切都歸咎於整個油氣行業的投資問題。」

總體來看,儘管最終化石燃料將被世界拋棄,但全球能源轉型無法一蹴而就,對傳統化石燃料的依賴還將持續很長一段時間。「這次危機提醒人們,儘管世界正在努力建立新的能源體系,但仍然離不開舊的能源體系。」歐洲Zenobe能源有限公司創始人兼董事Nicholas Beatty坦言。

(作者:吳斌 編輯:陳慶梅)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