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教師未滿服務期離職是否該賠「贖身金」,法院判決不一

原標題:高校教師未滿服務期離職是否該賠「贖身金」,法院判決不一 來源:澎湃新聞

離職走人?先賠錢!

近年來,教師從高校離職被索賠的案例時有發生。為了留住人才,高校同意教師讀博深造並繼續支付其薪資補貼,或是給予教師副教授、教授的晉陞名額,而作為交換的是,教師必須在本校工作滿一定服務期,否則需要退還薪資補貼和賠付違約金。

留人才的協議,也成了卡人才的枷鎖。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通過多方採訪發現,部分教師因家庭原因、自身發展等提出離職,而高校往往採取扣押人事檔案等手段,迫使教師必須繳納高額「贖身金」方可放人。而另一邊,面對這種人才流失問題的,往往是「四非」地方院校(非985、非211、非世界一流大學建設高校、非世界一流學科建設高校)。校方也無奈大吐苦水:把高學歷人才當寶貝,費盡心力培養,如教師離職,大量投入「打水漂」,學校「傷不起」。

在雙方利益的拉鋸之下,各地的法院判決不一。澎湃新聞梳理多份判決書發現,有的法院認為雖然雙方之間簽訂的合約中具備違約責任條款符合法律規定,但如若教師的離職被迫無奈,應酌情減少違約金。有的法院則認為因勞動者本人原因給用人單位造成經濟損失的,用人單位可按照勞動合約的約定要求其賠償經濟損失,因此違約金合理。也有法院認為,如若教師讀博期間與校方存在實際聘用關係,即使離職也無需返還薪資和補貼,此外提升學歷並非《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約法》(簡稱「《勞動合約法》」)規定的專業技術培訓,因此服務期不符合法條規定,無需賠付違約金。

女教師因前男友騷擾離職被索賠近12萬元,法院判決退回大部分

2017年,楊某作為一名高層次人才,被廣西財經學院引進聘入。雙方簽署《聘用協議書》並約定,聘期為8年,從2017年4月13日至2025年4月12日,該高校將分五年支付30萬元安家費,並一次性提供科研啟動經費5萬元;如果服務未滿8年調離或辭職,則必須部分返還安家費及科研經費等,並支付違約金。楊某於當年4月入職擔任「博士+助理研究員」等職位,聘期八年,即從2017年4月13日開始至2025年4月。

然而,在入職不久之後,她的前男友因感情糾紛對她以及她工作的高校進行持續不斷地騷擾與誹謗,嚴重影響了她的個人聲譽與生活及高校的正常工作秩序。在多次報警皆無果後,出於個人人身安全以及減少對工作單位秩序干擾的考量,不堪壓力的楊某於2017年11月向單位提出辭職。

在辦理離職手續時,廣西財經學院認為她違反了當初的《聘用協議書》的約定,並要求楊某繳納近12萬元的違約賠償金,且只有付完這筆違約金,楊某才能順利從該校離職。出於現實考量,楊某無奈繳納11.8萬余元,並於2017年12月20日正式離職。

但離職之後,楊某認為,廣西財經學院作為正式的公立大學索取如此高昂的離職賠償金,嚴重違反了《勞動合約法》等法律規定。她於2018年12月起訴廣西財經學院,在一審判決被駁回後,她又再次向廣西壯族自治區南寧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請對該校的訴訟。  

終審判決認為,雖然雙方簽訂的合約中具備違約責任條款符合法律規定,但是楊某提出辭職的是由於感情糾葛等現實情況在不堪壓力的狀態下提出的,並不存在惡意,同時作為剛步入社會的博士生,該違約金明顯超出了個人的經濟負擔能力。因此,法院最後將楊某的違約金金額酌情調整為3萬元,該校也被判退回楊某75594元。

未滿服務期離職,一高校教師賠付薪資和違約金共數十萬

另一個案例則截然不同。2011年7月,李某與徐州工程學院簽訂協議書,約定李某在職攻讀中國礦業大學博士學位,取得博士學位後,應在該校服務8年,否則除報銷學費外,還必須承擔違約金8萬元。

2012年,雙方簽訂《合約書》,約定徐州工程學院批准李某為「教授培育與激勵工程」培育對象,培養期自2010年5月至2013年5月。李某享受培養期內相關待遇,並要接受學校和二級學院的檢查與考核,在培養期內,不得申請調離工作崗位、辭職或私自出國,否則須退還資助經費並繳納違約金3萬元。李某取得教授資格後應在徐州工程學院服務期8年,否則除退還資助經費等外,還必須承擔違約金8萬元。

2016年9月,李某被評為教授。然而,次年7月,李某提出辭職申請,未獲學校批准。2018年9月,李某再次提出辭職,徐州工程學院以「雙方的合約、協議書期限未到」拒絕。

2020年3月,徐州工程學院同意李某辭職,但要求其賠付違約金。隨後,李某與配偶徐某向徐州工程學院提交書面申請繳納款項,並向校方轉賬。

雙方於同年4月解除聘用關係。但李某聲稱,自己是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多方借債才湊齊款項支付給校方的,因為學校要求必須退回493575.21元才批准其辭職和辦理相關檔案轉移手續。

不過,徐州工程學院否認存在「非法」「逼迫」等情形,「李某提交了書面申請,系自願繳納各項費用,雙方經過協商解決了爭議」。

對賠償金不滿的李某,向江蘇省徐州市雲龍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要求徐州工程學院退還非法要求李某退回的績效薪資217897.33元、崗位津貼143678.36元、社保配套(個人)費用8954.52元、公積金配套費43105元、違約金80000元,合計493575.21元。

法院一審認為,根據《薪資支付暫行條例》第十六條規定,因勞動者本人原因給用人單位造成經濟損失的,用人單位可按照勞動合約的約定要求其賠償經濟損失。徐州工程學院和李某就離職賠償事項已經達成了一致意見,也已經履行完畢,賠償金數額是雙方協商的真實意思表示,駁回原告李某的訴訟請求。

離職教師被索還讀博「借支薪資」,法院:應得勞動報酬

同樣被高校告上法庭的還有薛某。她原為臨沂大學法學院教師,2016年3月,薛某考取了黑龍江大學民商法學專業非定向培養博士研究生;2016年8月,臨沂大學與薛某簽訂了《非定向培養博士合約書》;2019年6月,薛某畢業後未返回臨沂大學報到而是於2019年12月入職了安陽師範學院。

臨沂大學認為薛某畢業後未回校任職違反合約約定,應返還「借支薪資」,繳納違約金。

根據上述合約書約定:「薛某學習期間的所有費用自理,讀博期間(2016年8月-2020年7月),學校以借款形式發放給薛某檔案薪資,可隨在崗職工同時參加國家規定的薪資調整,各類保險和公積金仍由學校代繳。薛某在讀期間,教學(管理、服務)業務工作評價結果按合格等次對待,畢業取得博士學位後必須按時回臨沂大學報到。」

具體到薛某的服務期,則根據其離崗學習或離崗寫作論文期間向學校借支的薪資以及取得博士學位後報銷的經費總額,按每500元在校服務1個月計算(最多按120個月計算)。如在服務期限內調離學校,所借支的薪資和報銷的經費按實際服務月數沖銷後,餘額如數返還給學校,並繳納違約金30萬元。

本案焦點為:一、臨沂大學在薛某讀博後按月向其發放的是借款還是勞動報酬,二、薛某是否構成違約。

法院認為,薛某讀博期間與臨沂大學存在聘用關係,期間薛某除完成部分課堂教學任務外,亦以臨沂大學副教授的身份負責或參與了課題項目和發佈論文,臨沂大學每年均對薛某作出合格的考核結果。以上事實能夠認定臨沂大學在薛某讀博期間為其發放的「借支薪資」系薛某應得的「勞動報酬」。另外,雙方聘用關係存續期間,臨沂大學有義務為職工繳納社會保險費用及公積金。

因此,法院認定,臨沂大學要求薛某返還上述薪資、保險費及公積金費用,違反《勞動合約法》《住房公積金管理條例》等相關規定,不予支持。

另外,關於服務期與違約金的問題,《勞動合約法》第二十二條規定,用人單位為勞動者提供專項培訓費用,對其進行專業技術培訓的,可以與該勞動者訂立協議,約定服務期。勞動者違反服務期約定的,應當按照約定向用人單位支付違約金。

法院認為,本案中,薛某的讀博費用系其個人支付,並非單位提供,且薛某是根據國家鼓勵對高校師資隊伍整體提升進行的學歷教育,並非該法條中規定的專業技術培訓所針對的人員,雙方約定服務期不符合該法條規定的情形。同時根據《勞動合約法》第二十五條「除本法第二十二條和第二十三條規定的情形外,用人單位不得與勞動者約定由勞動者承擔違約金」的規定,本案《非定向培養博士合約書》關於30萬元違約金的約定於法無據,不予支持,駁回臨沂大學的上訴請求。

高額違約金留人才,孰是孰非?

除了上述案例,澎湃新聞曾就「高校教師辭職難」報導過多起案例,包括忻州師範學院地理系教師、博士賈某離職被校方索賠42萬;南昌工程學院馬克思主義學院一教授因5年服務期未滿,提離職被索賠44萬;河南師範大學要求一離職教師歸還全日制讀博期間薪資補貼42萬元等,引起廣泛關注。

從高校的角度來看,面對20%的資金支持80%的高校「二八定律」,處於弱勢的「四非」地方高校為了應對人才爭奪戰,不惜掏光「家底」養人,除了支持教師讀博深造,繼續支付薪資補貼外,還開出了諸多優厚待遇,包括數十萬元的安家費、科研啟動經費,以及安置配偶工作、解決子女入學問題等。

在這種情況之下,高校也想方設法在合約上層層加碼、設高門檻卡人,避免人才流失。對此,部分網友表示同情和理解,「學校辛苦培養,教師不應該撂下挑子就走了,既然簽訂協議,就應遵守契約精神」。

不過,亦有網友指出,在簽訂所謂協議合約時,雙方關係並不對等,很多情況下,高校教師更像無奈踏入「陷阱」的羔羊,非平等自願簽署協定。案件中的離職教師也向記者表示,簽署合約時「沒想太多」,當時自己並無離職想法,加之法治觀念不強,校方也沒有完整出示相關文件。

面對離職教師,高校以「先交錢再走人」的手段卡人,「獅子大開口」索要賠償金,也並非法律所允許的。受訪律師向記者指出,根據《事業單位人事管理條例》,在勞動關係終止的情形下,校方理應依法辦理相關勞動人事關係轉移手續,而不應該拿合約卡人。另外根據《勞動合約法》,違約金數額不得超過用人單位提供的培訓費用,巨額違約金損害了勞動者的權益。

總的來看,高校的「高門檻贖身金」終究不是挽留人才的長久之策,更多應該加強學科和院校建設,完善用人、科研和教學制度,為人才發展提供優質的「土壤」。高校教師也應審慎簽訂協議,尊重契約精神,做好本職工作,但如若在離職時遭遇不合理的索賠要求,也應勇敢站出來,用法律捍衛權利。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