撫順虐童案「生母判3年」,「輕重與否」不妨解疑釋惑|快評

▲10月13日,撫順6歲女童被虐待案宣判。圖/新京報我們影片截圖

▲10月13日,撫順6歲女童被虐待案宣判。圖/新京報我們影片截圖

10月13日,遼寧省撫順市新撫區人民法院開庭審理並宣判了6歲女童受虐案。

一審法院最終認定被告人陳某威、劉某彥犯故意傷害罪和虐待罪,數罪並罰,對陳某威以主犯判處有期徒刑16年,認定被告人劉某彥為從犯,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判決後,不少網友認為作為母親的劉某彥的3年刑期偏低。女童的生父更是堅持要抗訴。

在這起案件中,被告人陳某威與劉某彥系同居關係,2020年2月至5月,被害女童(時年6歲)在與兩被告人共同生活期間,頻繁遭到傷害與虐待,致使女童身心遭受極大創傷。經專業鑒定,女童身上有一處重傷、十處輕傷,而且心理健康也出現問題。

作為女童的母親和法定監護人,劉某彥不僅沒有盡到保護責任,還一再放任陳某威的毆打、虐待行為,有時甚至參與其中。對此,網友對劉某彥的「不寬恕」,也反映了輿論對女童遭遇的憤懣。

▲2021年3月,本案中女童的爸爸正在給受傷女童發炎的傷口上藥。圖/受訪者向新京報供圖

▲2021年3月,本案中女童的爸爸正在給受傷女童發炎的傷口上藥。圖/受訪者向新京報供圖

而從法律層面來看,對故意傷害他人身體,虐待家庭成員者,中國法律有明確處罰規定。

根據《刑法》相關規定,故意傷害他人身體,「致人重傷的,處三年以上十 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別殘忍手段致人重傷造成嚴重殘疾的,處十 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虐待家庭成員,情節惡劣的,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而如果施暴者對未成年人負有監護責任,則更有加重處罰的規定。

據已公佈的信息,對劉某彥以從犯予以判罰,可能基於這些因素考慮。一是其並非全程參與故意傷害、虐待,僅時而參與;二是其曾帶被害女童躲避陳某威施暴,採取過保護措施;三是對於故意傷害、虐待行為明確表示悔過。還有其是女童監護人,這裏存在身份、親情等因素的考量。但這些因素能否「站住腳」,仍有較大爭議。

尤其考慮到受害人是未成年人,「未成年人審判工作只能加強、不能削弱」「嚴厲打擊侵害未成年人犯罪」,這些法律規定,明確了全面保護未成年人合法權益的審判原則。對侵害未成年人的犯罪行為,在法理上就該從嚴從重判決。況且,作為一個持續的長期的傷害和虐待過程,此案中,將身為母親的劉某彥認定為從犯,公眾對此也存有一些疑惑。

在被告人劉某彥被判的三年刑期中,因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2年,因虐待罪判處有期徒刑1年6個月,最終決定執行有期徒刑3年。

不過,判決書只說了故意傷害算從犯,虐待罪不是從犯,依法就該判處2到7年有期徒刑。現在判1年6個月,減輕處罰的理由不妨有更充分的說明。

即使認定為從犯,由於劉某彥放任陳某威的施暴行為,且時有參與故意傷害、虐待過程,具有較嚴重主觀惡性,在性質確定的前提下可以選擇從輕處罰,但如果過分從輕,甚至減輕處罰,也需要充分的釋疑。

劉某彥的監護人身份,本不能成為減輕刑罰的理由。「保護被監護人的人身權利、財產權利以及其他合法權益等」是中國《民法典》對監護人義務的明確規定,而虐待未成年人或者對未成年人實施家庭暴力,更是《未成年人保護法》中明確禁止的。

法律的規定與民眾的情感指向是一致的,對此,法院的相關判決,在引發爭議之處,不妨給出更多公開說明,以解疑釋惑。

特約撰稿人丨金澤剛(同濟大學法學教授)

編輯丨遲道華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