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口秀大會第四季收官 笑果文化靠什麼撐起30億估值

  出品:新浪財經上市公司研究院

  作者:創投Plus / shu

  與上一季帶著「復活降落傘」三輪游不同,「脫口秀天花板」周奇墨終於在這一季《脫口秀大會》成功翻盤奪冠。

  截至目前,《脫口秀大會4》節目播放量逼近26億,每期平均1.36億,2.7萬嚴格的豆瓣網友打出了均分7.5分的好成績。

  小眾文化成功出圈,其背後的喜劇內容公司笑果文化功不可沒。

  資本是把雙刃劍

  脫口秀作為舶來品,於2015年前後在國內有了聲量。

  行業發展伊始,大部分脫口秀公司都選擇照搬海外模式,由線下至線上發展:演員先在酒吧等場所練習打磨段子,待有一定觀眾基礎後開展商演或專場,最後參與電視綜藝或者擁有屬於一檔自己的脫口秀節目。

  這一套商業模式的運作時間極其漫長,在等待成功的路上,大多數演員需要充沛的精力和一定經濟基礎。由於線下演出收入微薄,難以維繫正常生活,不少人無奈選擇放棄,行業內人才留存率極低,大多留下來的演員都是憑藉著興趣「用愛發電」。

  意識到行業的困境,成立於2014年的笑果文化選擇反其道而行之,由線上向線下滲透。

  這樣的選擇是由其「企業基因」決定的。笑果的董事長葉烽和CEO賀曉曦出身湖南電視台,後輾轉東方衛視和光線傳媒,參與製作過《今晚80後脫口秀》、《加油好男兒》、《超級男聲》、《娛樂現場》等多檔綜藝節目,有著豐富的業界資源和節目製作經驗。而初代脫口秀演員和編劇李誕、王建國、程璐和思文等也通過《今晚80後脫口秀》積累了不少人氣。

  2016年,笑果文化開始在一級市場融資,為招納培養演員和製作脫口秀節目蓄力。其最早的投資方是遊戲公司游族網路和王思聰的普思資本。游族網路2016年年報顯示,當期對笑果文化的投資是2125萬元,持股比例為15%,投後估值約1.4億元。

  2017年1月,現象級節目《吐槽大會》第一季上線。同年4月和5月,笑果文化接連完成A輪和A+輪融資,除了游族網路和普思資本,還引進了深耕文化娛樂產業的南山資本和華人文化產業投資基金CMC資本。前者曾是鬥魚直播的投資方,後者則捧出過嗶哩嗶哩、愛奇藝和快手等優秀內容平台。專投消費領域的天圖資本也在A+輪入局,融資完成後笑果文化的估值高達12億,不到一年的時間,翻了近10倍。

  2019年天圖資本和南山資本持續加碼,協助笑果完成了B輪融資,企業估值30億,再創新高。揣著融來的資金,笑果嘗試了音樂脫口秀、青春勵志劇、情景喜劇及短影片綜藝等多種內容形式,希望建立起更全面的商業版圖。

  利用綜藝節目快速變現、培養觀眾,再通過被圈粉的觀眾來反哺線下演出和周邊,這一商業模式無疑是成功的。但資本渴望借穩定、可複製性高的「產品」增值與時刻要創新、要突破的內容創作卻有著不可調和的矛盾。

  於是,脫口秀節目走向工業化,作為「核心資產」的脫口秀演員靈感走向枯竭。

  許是對脫口秀行業前景感到信心不足,2020年老股東遊族網路和普思資本選擇退出,股份由南山資本接手。這一年,笑果公司內部也亂象叢生,旗下演員或出走或出事。也難怪脫口秀大會第三季第一期開場李誕就自嘲道:「沒想到這個節目居然還在,沒想到這個公司居然也還在。」

  據天眼查數據顯示,2021年3月,一直與笑果深度合作的騰訊派出騰訊投資,接過了華人文化產業基金CMC資本手裡的所有股權,成為了其第三大股東。

  至此,曾經在早期支持過笑果的機構投資方只剩下南山資本和天圖資本仍在耐心地等待,一個比賣掉手中股份更好的退出機會。

  成也笑果 敗也笑果

  爆款綜藝節目帶來的流量效應巨大,笑果文化一躍成為行業龍頭。在脫口秀產業鏈的上遊藝人培訓,中游內容製作和線上線下演出以及下游的營銷推廣上,笑果都擁有了強大的話語權和議價權,人才和資源向其聚攏。

  然而在還不成熟的行業里過早地出現一家獨大的情形,未必是好事。

  首先,脫口秀始終是一個小眾的活動,蛋糕如何做大還是未知數。其「冒犯」的內核決定了目標受眾人群將是學歷高家境好的學生或者工作穩定的白領。據CBNData發佈的《2018中國年輕態喜劇受眾消費大數據報告》顯示,脫口秀受眾中有83%為收入較高的職場人,近半數受訪者的個人月收入在1萬元以上。沒有受眾基數,中游的線下演出盈利能力並不高。在笑果牢牢盤踞下遊資源的情況下,許多脫口秀公司和俱樂部只能向上游的培訓業務擴張,然而一旦培養出優秀的演員卻又會很快地被笑果吸引,為他人做嫁衣的情形比比皆是。

來源:CBNData

  其次,《脫口秀大會》等綜藝節目的成功給了從業演員一個出口,但目前也只有這一個出口。由於准入門檻不高,流量效應過於誘人,大批年輕人湧入這個行業,但真正能成為演員的只有約1.5%,而幾乎所有的演員都把登上《脫口秀大會》的舞台當作終極目標。千軍萬馬過獨木橋,最後能看到曙光的人卻是鳳毛麟角。

  細究笑果的業務架構不難看出,深諳財富密碼的它現在本質上是一個藝人經紀公司,用運營藝人的模式來培養和運營脫口秀演員,讓演員用人設和話題獲取流量,再通過與品牌合作將流量變現。但這個模式有一定的硬傷。一方面,用流量培養出來的演員會相應獲得更多的資源,新人恐難有機會打破天花板。另一方面,擁有了流量的演員會在高強度的內容輸出下疲倦懈怠,無法以創新的內容留住觀眾,最終被迫尋求自身的轉型。老演員流失,新演員難以補位,行業或許還沒騰飛就要步向深淵。

  脆弱的上游和單薄的中游終將撐不起下游日益增長的野心和慾望。The show must go on,但笑果不該是脫口秀界的唯一正解。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