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瀕臨滅絕到虎豹雙增——來自東北虎豹國家公園的觀察

原標題:從瀕臨滅絕到虎豹雙增——來自東北虎豹國家公園的觀察

  新華社長春10月14日電 題:從瀕臨滅絕到虎豹雙增——來自東北虎豹國家公園的觀察

  新華社記者邵美琦、高楠

  北緯43度附近,東北虎豹國家公園。這個橫跨吉林和黑龍江兩省、面積達1.4萬平方公里的公園裡,野生東北虎和東北豹的數量已經攀升至50隻和60隻,打破了外界關於「野生東北虎將在中國絕跡」的預言。近年來,公園的生態系統得到整體保護、修復和治理,一套全新的中國模式照亮了虎豹「回鄉」路。

  中國「大貓」變成新晉「網紅」

  20世紀50年代,由於森林採伐過度,食物鏈中斷,被稱為「虎中之王」的野生東北虎在東北逐漸消失。

  為了改善生態環境,人們開始付出巨大努力。虎豹處於森林生態系統食物鏈的頂端,它們的存在是生態系統健康的標誌。保護野生東北虎豹不只是保護單一物種,更要保護好連通的棲息地、健康的植被結構和完整的食物鏈。

  2001年,我國第一個以東北虎豹及棲息地為主要保護對象的自然保護區——琿春自然保護區成立。2014年起東北重點國有林區陸續停止天然林商業性採伐,在政府的鼓勵下,不少過去的伐木工、獵人轉型成為護林員、巡護員。2017年,東北虎豹國家公園體制試點正式啟動。

  今年上半年,野生東北虎「完達山1號」下山進村的視頻走紅網路,人們驚喜地發現這一瀕危物種正在廣袤山林里悄悄擴散。東北虎逐鹿、組團春遊、照鏡子……人們討論著又猛又萌的東北虎,「大貓」成為受追捧的「網紅」。

  東北虎豹國家公園裡還不時傳來好消息。不僅棕熊、梅花鹿等眾多珍稀瀕危物種呈現增長態勢,變異色型的黃喉貂、罕見的白狍等「神獸」的出現也讓人們大飽眼福。

  東北虎豹國家公園管理局數據顯示,試點期間,森林蓄積量增長5.2%,有蹄類種群明顯恢復,梅花鹿相對豐富度指數增長3.5倍,野豬增長近2倍,狍增長1倍以上,新繁殖東北虎幼崽10隻以上、東北豹幼崽7隻以上,幼崽存活率從30%左右提升到50%。

  蠻力保護變成科學守護

  公園試點初期,「通訊靠吼,交通靠走,防寒靠抖」是生態學家和巡護員的真實寫照。當時,有限的技術條件耗費了科研團隊大量的人力物力,但收效甚微。

  「那會兒就用簡單的紅外相機監測,3個月換電池,3個月取視頻素材,3個月做分析研究。了解老虎的生存狀況往往要耗費一年時間。」國家林業和草原局東北虎豹監測與研究中心副主任馮利民這樣形容過去與東北虎的「時差」。

  沒有網路,建起網路。幾經周折,科研團隊和多家科技公司合作,利用防火瞭望塔布設起網路,研製出智能紅外相機,建成「天地空一體化監測系統」。此舉不僅可以聯網完成高清圖像和視頻實時回傳,還能做到土壤、水質、空氣等感測器的生態因子採集回傳。

  數月的工作量壓縮到一天,科研人員擺脫了與老虎的「時差」。「這對我們的研究方法來說是一個巨大改變。」馮利民說。

  除了科技賦能,作為目前唯一一處地處東北邊境地區的國家公園,東北虎豹國家公園不斷加強跨境合作保護。

  四年多來,東北虎豹國家公園與俄羅斯豹之鄉國家公園開展全方位合作,推動跨國界保護地建設,開展虎豹跨境活動專項研究、巡護員競技賽等保護行動。兩國的共同努力,改善了野生東北虎豹棲息地生態環境,有力維護了其種群安全。

  「虎進人退」 孤島變成通道

  虎豹定居,實現穩定繁衍和內陸擴散不但要實施生態修復、改善棲息地質量,還需要打破其被村屯、公路、鐵路等隔離的「孤島狀」生存狀態,避免其種群面臨資源耗竭和近親繁殖。

  為此,東北虎豹國家公園管理局聯合吉林和黑龍江兩省政府先後出台系列文件,實施森林植被修復、核心區生產生活退出、虎豹遷移擴散廊道建設等工程。

  位於東北虎豹國家公園核心區的吉林省琿春市,曾規劃建設一條跨省高速公路和一條跨國高鐵。但有人提出,高速公路和鐵路穿過保護區不利於東北虎豹的遷徙,為此,吉林省決定取消原定的高速公路建設,而高鐵則改道而行。

  東北虎豹國家公園管理局綜合處處長陳曉才介紹,目前已識別出5處虎豹擴散通道,東北虎豹正呈現明顯向中國內陸擴散的趨勢。

  一個世紀前,曾有數百隻老虎在廣袤的東北平原上生存。到1998年,其數量銳減至個位數。如今,東北虎豹種群迎來了復甦。做了十年巡護員的李冬偉說:「保護野生東北虎需要幾代人的努力和付出,『虎進人退』不僅是為了老虎,也是為了我們生態的恢復,為了我們人類自己。」(參与采寫:司曉帥、顏麟蘊)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