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烈士修遺物」,寧波一高校大學生為烈士家屬留住紅色記憶

原標題:「我為烈士修遺物」,寧波一高校大學生為烈士家屬留住紅色記憶

新京報訊(記者劉洋)「修復得太好啦,我跟父親僅有的聯繫終於可以好好保存起來了。」10月13日上午,在烈士陳忠根女兒的家裡,當修復一新的烈士遺留證件遞到老人手裡,她激動地說。日前,寧波財經學院人文學院的大學生們組建的「甬城文保」社會實踐團發起了「我為烈士修遺物」活動,他們利用文化產業管理的學科優勢,在多年來從事專業修復的基礎上,為陳忠根、林大茂的家屬修復了烈士證等遺物。實踐團團長王益群介紹,該工作將持續下去,家中有需要修復的紅色文書可以聯繫他們。

10月13日上午該學院老師作為代表將修好的烈士遺物帶給烈士家屬。受訪者供圖

遺物修復歷經十幾道工序,考驗學生耐心與專業能力

王益群是該校人文學院商務英語專業大三學生,她介紹,「我為烈士修遺物」的活動在去年便開始醞釀。基於當地有很多軍烈家屬以及革命老兵的實際情況,人文學院學生在老師的帶領下成立了「甬城文保」社會實踐團,暑假期間,實踐團的熱心大學生們會拜訪軍烈家屬和革命老兵,聽他們講紅色革命故事。

「在拜訪中,家屬們會給我們看烈士留下的證件和書信等遺物,去年拜訪的師兄師姐發現,隨著時間的增長,這些證件出現了破損,讓家屬很遺憾、很憂心。」王益群說,因為學院文化產業管理專業的學生具備修復破損字畫、舊照片的專業能力,大家決定發起修復烈士遺物的活動,幫家屬更好地保存這些珍貴的遺物。

今年6月底,烈士遺物修復工作正式啟動,社會實踐團的9名學生放棄了暑假,主動留在學校修復家屬們帶來的遺物文書。王益群說,學生們收到了烈士陳忠根、林大茂的家屬送來的7件物品,包括烈士證、當年軍中寄來的信件等文書。

給學生們印象最深的是陳忠根的女兒陳荷珍老人送來的文書,老人的父親1951年在抗美援朝戰爭中犧牲,當時她還不滿一歲,甚至不知道父親長什麼樣,烈士證和信件成了她和父親唯一的聯繫,為了保存它們,她用膠帶紙細細粘了一層,但隨著歲月流逝,這些證件還是破損了。

「想要修好它,首先得取下膠帶,這是最難的一步。」文化產業管理專業大三學生蔣雯倩說,之前大家只有修復字畫的經驗,沒想到第一步就被難住了。同學們和專業老師開了研討會,最後決定首先將膠帶紙噴濕,使用脫膠劑,一邊擦拭、一邊用小鑷子除膠,膠帶去除後再進行修復還原。「修復一件烈士證有沖製漿糊、清潔修復用紙等十幾道工序,耐心、細緻、對原文書背景要充分理解也是我們要具備的能力。」

學生利用假期回到家鄉收集紅色文書

一件文書的完整修復耗時少則半個月,多則幾個月。王益群介紹,大家分成了不同小組用了一個多月的時間才修復好其中6件,最後一件文書目前還在修復中。

圖為學生們在修烈士遺物。受訪者供圖

蔣雯倩覺得,這幾個月來,她的專業能力增長不少。「保存字畫的人會定期來找我們維護,但遺物往往是破損最嚴重的,給我們的修復工作帶來了很大挑戰。」她介紹,遺物中的信件和證書都由鋼筆書寫,因時代久遠,如果採用普通的噴濕法會讓鋼筆字暈開,在老師的指導下,她學會了防洇化保護,這是在墨水字跡檔案修裱過程中使用的專業方法。雖然過程辛苦,但烈士家屬的稱讚和感謝讓她覺得做了一件非常有意義的事情。

在幫助兩位烈士遺屬修復遺物文書同時,學生們還利用假期回到了家鄉,探訪家鄉的老兵並收集他們需要修復的文書。王益群的老家在浙江省台州市嶴王村,村書記希望她幫忙修復一封書信,這是一位退伍海軍回到家鄉後部隊寄給他的信件。

王益群介紹,實踐團的成員們通過朋友圈、電子郵件等渠道,目前已經收集到了十幾份來自浙江各地需要修復的文書,學生們會無償幫助這些老兵或烈士家屬們修復,公眾如果需要修復紅色文書也可以聯繫社會實踐團。

王益群介紹,未來,學院還將集中對這些已修復好的遺物進行展示、宣講,讓更多的學生了解這些文書背後的紅色故事。

新京報記者 劉洋 校對 盧茜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