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姆前夫被判死刑,正義終得迴響|新京報快評

▲10月14日,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中級人民法院對被告人唐路故意殺人案(拉姆案」)進行了公開開庭審理並當庭宣判,認定被告人唐路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圖/央視新聞

▲10月14日,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中級人民法院對被告人唐路故意殺人案(拉姆案」)進行了公開開庭審理並當庭宣判,認定被告人唐路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圖/央視新聞

正義從不會缺席。據央視新聞報導,10月14日,備受關注的「拉姆被前夫燒傷致死案」在四川汶川一審開庭並宣判,阿壩州中級人民法院組成7人合議庭審理本案,被告人唐路因犯故意殺人罪被判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賠償因犯罪行為給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造成的物質損失。

儘管一審判決並非終審判決,作為被告人,如果對判決不服,還可以上訴,即便是終審判決死刑,也還需等待最高人民法院核准,但法槌落地的那一刻,公眾仍拍手稱快。這是一種樸素的情感使然:一個笑容滿面、能歌善舞的姑娘,因為被前夫惡意的縱火,從此失去了靚麗的容顏,最終失去了寶貴的生命。人們對美麗越是留戀,對摧毀美麗的罪惡就越是難以容忍。

從法庭查明的犯罪經過看,拉姆是被前夫唐路燒傷,半個月後經醫治無效才死亡,被告人似乎有故意傷害犯罪之嫌。但是,決定不同罪名的,首先是犯意,也就是主觀方面。抱著報復傷害的目的,與心存殺機的報復,顯然不能歸為一類。

尤其對被告人不利的是,他對拉姆行兇預謀已久,公然行動後不是積極救治對方,而是逃離現場後才被抓獲歸案,不僅印證了他的奪命之切,也凸顯了他的主觀惡性之大,難以得到法庭寬恕。

在人們的直接觀感中,故意傷害罪是一種比故意殺人更輕的罪名,畢竟初衷或許只是傷人,而不是奪人性命。但是,傷害他人,讓人生不如死,或者最終致人死地,罪惡不遑多讓。

從刑法規定看,在故意傷害致人重傷、死亡的情形下,故意傷害與故意殺人兩個罪名的量刑「天花板」,並沒有多大區別,都是可以判處死刑。退一步說,就算此案被告人被判處故意傷害罪,同樣難逃極刑的懲罰。

▲2020年9月14日,30歲的拉姆在家中直播時,被其前夫唐某突然闖入潑汽油燒成重傷後去世,引發社會輿論持續關注。圖/黑姑娘【拉姆】短影片帳號截圖

▲2020年9月14日,30歲的拉姆在家中直播時,被其前夫唐某突然闖入潑汽油燒成重傷後去世,引發社會輿論持續關注。圖/黑姑娘【拉姆】短影片帳號截圖

的確,這起案件與其他案件一個很大的不同,就是兇手是被害人的「前夫」,兩人曾有過頗為密切的法律關係。在司法實踐中,對於近親屬間的犯罪,法庭審判時往往能「槍口抬高一寸」。但就此案來講,這一點也並不適用。

這是因為,兩人的婚姻關係早已結束,案發時已不具備任何親屬性質,而即便仍是「夫妻關係」,近親屬間犯罪從輕,也並不適用犯罪手段極其殘忍、社會影響極其惡劣、所犯罪行極其嚴重的惡性犯罪。根據2015年最高法作出的司法解釋,也僅是對近親屬間因初犯、偶犯,且限於犯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犯罪予以明確,可以寬大處理。

對於「拉姆案」,公眾給予了熱切、持續的關注,人們關心的,不僅是一個美麗女性權益被肆意侵犯,生命健康被肆意剝奪,更關心如何實現法治正義。此次法庭用死刑判決的鄭重宣告,給了拉姆的親人與社會公眾一個明確的回答。

特約評論員丨柳宇霆(法律學者)

編輯丨何睿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