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工美容貸」野蠻生長:女子應聘高薪工作被要求貸款整容

原標題:「招工美容貸」野蠻生長:女子應聘高薪工作被要求貸款整容 來源:澎湃新聞·澎湃號·媒體

(圖片來源:攝圖網)

下午4點左右,24歲的彤彤獨自坐在一家飯店大廳里,她正在等她未來老闆王總。可是兩個小時過去了,還不見王總人影,她只好聯繫了王總的司機趙鈞,趙鈞卻傳來了一個壞消息:「王總出車禍了!」

緊接著,趙鈞發來一段影片。影片里,一個人滿臉是血地躺在急救中心的床上,被人推進了手術室。彤彤蒙了,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

1

招聘平台上的高薪誘惑

彤彤在北京有了幾年的工作經驗,貸款買了車。2019年7月,當時沒工作的她在某同城招聘平台上看見某公司在招總裁助理,月薪是3到5萬。

如此高薪,彤彤心動了,隨即投了簡歷。兩天後,一個自稱金總的人加了她微信。他問了彤彤一些個人情況,但又說不是他要招人,他只是中介,可以幫她找適合的公司。

過了幾天,金總和彤彤約了面試。在約定面試的時間地點時,彤彤連問了兩次面試內容是什麼,得到的回答卻很簡短,「著裝得體,精神飽滿即可」。

金總將彤彤約在了朝陽區一棟大廈里見面。當天,彤彤到得比較早,便微信問金總,「您現在有時間嗎?公司在大廈幾層?」金總卻沒有在大廈里和彤彤見面,他開著一輛白色賓士車來到大廈附近,在車裡面試彤彤。

金總詳細地問了彤彤的個人情況,還對她說,「你要是做得好,老闆是不差錢的,每個月六萬八萬的也有。」臨走時,金總要求彤彤把和他的聊天記錄刪除。

這次見面後,彤彤按金總的要求完善了自己的個人資料。幾天過去,金總說,他的一位攝影師朋友正好有拍攝任務,可以順便無償給彤彤拍個取景照,這樣能豐富她的個人資料,把她包裝得更好些。

彤彤問金總,「需要穿什麼衣服?準備些什麼嗎?」金總回答她說,「化淡妝,隨意穿,得體就好。」甚至還很貼心地提醒她,提前看好行車路線,不要遲到,讓人家等他們不好。

個人資料包裝完成,金總說已經把資料發給了有意向的客戶了。彤彤很感激金總。

7月下旬,金總稱,聯繫好了客戶,把彤彤約在了一家酒店門口見面。這次又是在車裡面試,彤彤見到了王總和他的司機趙鈞。

金總和王總聊得很好,王總表示對彤彤很滿意,吩咐趙鈞把包拿過來,從包中掏出了一沓錢,四五萬元左右,遞給了金總,表示這是給金總的好處費。

彤彤覺得自己面試應當是過關了,和趙鈞加了微信,留了電話,後續安排都由趙鈞和彤彤溝通。

2

「老闆對你很滿意,但……」

8月1日,趙鈞約彤彤在一個豪華酒店大堂見面,他跟彤彤說,「王總出差來不了了,老闆對你很滿意,但需要稍微整個容。」說著,讓彤彤簽一個附加條款。條款里讓彤彤貸款24期做微整,貸款由王總還,之後王總還會幫她租房子及補貼生活費。

彤彤感到疑惑,為什麼貸款要自行墊付,貸款還要分24期?趙鈞給出的解釋是,之前王總招了個人很滿意,便給了人家一輛車,結果那人跑了。王總怕被彤彤騙,所以讓她貸款,王總按期給錢來保證她兩年內不會走。彤彤覺得也有道理,就被說服了。

趙鈞接著帶彤彤去到一家整形機構,說這家整容做得好,老闆是因為經常去王總開的高爾夫球場打球而彼此認識。

到了整形機構的大廳里,一位面診師仔細「分析」了彤彤的臉,說她需要做雙眼皮、肋骨和假體隆鼻、瘦臉針等八個項目,總價是10萬元。彤彤希望能打個折,面診師離開了一會兒,回來時,跟她報了8.5萬元的折扣價。

談妥了價錢,面診師將彤彤帶到醫院二層某房間內,叫來了負責貸款的人,兩人分屬兩家金融機構。趙鈞隨即在彤彤的手機里下載了這兩家金融機構的應用軟體,給彤彤申請了醫美貸款。彤彤被人團團圍住,沒有太多的時間冷靜下來仔細考慮就簽了字。

因為彤彤當時沒有固定工作,貸款的額度不高,所以只能分成不同平台,一家貸了3萬元,另一家分兩次貸了1萬元和4萬元。

金融機構和醫院先簽好了合約的,這8萬元直接劃到了醫院的賬戶,剩下5000元,彤彤使用借唄付款給醫院。很快,彤彤的醫療檔案就建好了,當天晚上彤彤就在醫院做了眼部綜合手術。

3

未來老闆出了「車禍」

彤彤在醫院住了快一個星期,她聯繫趙鈞想見王總,趙鈞說王總正在天津出差,自己也沒空,彤彤也不好再說什麼。

出院後,彤彤再次聯繫趙鈞想談談貸款和後期的工作安排,接著就有了飯店的那一幕——等了2小時只等到了一段王總出車禍的影片,而這個影片她剛看完就被趙鈞撤回了。

彤彤沒懷疑影片的真假,還一直關心王總的情況。一開始,趙鈞說王總昏迷,之後又說王總病情惡化轉移到了上海。總之,彤彤沒有機會去看望「出車禍」的王總。

隨著還款日期的逼近,彤彤越來越著急,擔心還不上錢影響個人徵信。趙鈞回復她說,「那我也沒辦法,我只是個司機啊。」

這段等待的時間里,彤彤試圖讓金總重新幫她找個客戶。但金總拒絕了,說王總現在生病了,不能因為他這樣就給她找個新下家。

一直到9月中旬,彤彤再次聯繫趙鈞,他卻聲稱已離職,還向彤彤要金總的聯繫方式,說是要把之前王總給他的好處費要回來。為此,彤彤還和趙鈞吵了一架。

趙鈞給彤彤發來語音說,「現在咱們最大問題呀,就是等王總醒過來。只要他醒過來,你的問題、我的困難都能解決了,所以說咱們只能再等一等。」

但彤彤沒能等來任何好消息,金總也聯繫不上了,去美容機構要說法也沒著落,最終彤彤報警。

4

野蠻生長的「招工美容貸」

報警後,彤彤才知道,她不是唯一的受害者。北京市公安局機動偵查總隊梳理警情發現,全市招工詐騙警情時有發生,特別是「招工美容貸」非常猖獗,於是會同多個部門成立專案組,全面開展偵查工作。

在掌握了詐騙團伙的組織架構、人員分工和作案流程等情況後,專案組於2020年8月13日開展統一收網行動。

當日,北京警方出動30餘個抓捕組在北京、上海、山東、河南、河北等地對詐騙團伙成員同步開展抓捕,對10餘個「招工美容貸」詐騙團伙和個人進行精準打擊,並對涉及的9個涉案醫療美容機構進行查抄,拘留犯罪嫌疑人123名。

「趙鈞」和「金總」正是在這次行動中落網的,他們的真實身份分別是28歲的許利和36歲的陳濤,「王總」仍在逃。兩人住在河北,學歷不高,有點積蓄,平時靠一輛白色賓士車撐門面。

他們在多個招聘平台上以高薪為誘餌尋找求職者,再以職位對外在形象有要求等理由讓求職者貸款做整形手術。

他們沒有固定的辦公場所,都是在車裡或是豪華酒店大堂同求職者會面,整形機構也是他們事前和對方聯繫好的。整容機構為了拉更多的客戶,選擇和許利等中介合作,事後雙方利益分成。

許利和陳濤被公安機關抓捕後,被害人的貸款仍要自己還。彤彤已經還了2萬余元,但還有很多被害人因無力償還貸款而被列入失信名單,她們希望等案子判決後能拿到部分賠償。

今年2月18日,此案移送北京市朝陽區檢察院審查起訴。朝陽區檢察院審查認為,許利夥同陳濤於2019年4月至10月間,在朝陽區某美容診所以招聘高薪職位、入職需整容為由,騙取被害人彤彤等9人共計46.9萬余元。

許利、陳濤以非法佔有為目的,騙取他人財物,且數額巨大,其行為觸犯了《刑法》第266條,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以詐騙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7月23日,朝陽區檢察院就本案提起公訴。9月1日,朝陽區法院開庭審理此案。9月17日,法院作出一審判決,鑒於許利、陳濤歸案後能夠如實供述所犯罪行,認罪認罰,且許利和陳濤分別退賠了21.4萬元、16.5萬元,故法院對二人予以從輕處罰,以詐騙罪分別判處被告人許利、陳濤有期徒刑四年九個月和四年六個月,並分處罰金5萬元,已退賠款項發還被害人。

據辦案人員介紹,醫美行業亂象已經引起相關管理部門的高度關注。今年5月,國家衛健委等8部委發佈《打擊非法醫療美容服務專項整治工作方案》,決定於2021年6月-12月聯合開展打擊非法醫療美容服務專項整治工作。

6月初,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發佈了《關於規範醫療美容相關金融產品和金融服務的倡議》,對於行業中存在的「誘導消費者過度借貸」、「相關金融產品和服務息費不透明且定價過高」等現象,提出了八點倡議。

9月底,廣電總局稱一些「美容貸」廣告以低息甚至無息吸引青年人,誘導超前消費、超高消費,涉嫌虛假宣傳、欺騙和誤導消費者,造成不良影響,決定各廣播電視和網路視聽機構、平台一律停止播出「美容貸」及類似廣告。

此案的辦案檢察官提醒廣大年輕人,「招工美容貸」是近幾年出現的新騙局,騙局種類很多,需高度警惕,一旦發現被騙,要留存證據及時報警。(文中涉案人員均為化名)

本文為《方圓》雜誌原創稿件,轉載時請在醒目位置標明作者,並註明來源:方圓(ID:fangyuanmagazine)。

編輯丨肖玲燕 王麗 設計丨劉岩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