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億鋰業巨頭自曝「家醜」:鹽湖股份子公司涉嫌非法採礦獲利3.57億元

來源:中國經營報

本報記者 李哲 北京報導

8月份剛恢復上市的鋰業巨頭鹽湖股份(000792.SZ),自曝全資子公司採礦近十 年未獲得探礦證、採礦證,引發市場關注。

10月12日晚間,鹽湖股份發佈公告稱,公司全資子公司青海鹽湖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鹽湖能源」)於10月11日收到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公安局(以下簡稱「海西州公安局」)出具的《關於對青海鹽湖能源有限公司涉嫌非法採礦罪的告知函》,鹽湖能源歷史上在未取得探礦證、採礦證的情況下,對青海省天峻縣木里煤田聚乎更礦區七號井煤炭資源實施開採的行為涉嫌非法採礦罪。

根據初步測算,鹽湖能源非法採礦產生的非法所得及收入為3.57億元,而這筆退繳資金將直接影響鹽湖股份的利潤表現。

對此,鹽湖股份方面在回復《中國經營報》記者採訪時表示,目前,鹽湖能源正在與有關部門開展生態環境損害賠償磋商工作。公司將持續關注鹽湖能源非法採礦事項的處理進展情況,積極督促鹽湖能源配合司法機關的調查和做好相關工作,並及時嚴格履行信息披露義務。

子公司多次違法違規被罰

鹽湖能源設立於2012年6月19日,為鹽湖股份設立的全資子公司。鹽湖能源的設立主要是作為木里聚乎更礦區七號井採礦權的建設及開發主體。據了解,鹽湖能源所在礦區以青海木里煤業開發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木里集團」)為開發主體。

設立之初,鹽湖能源主要為鹽湖股份金屬鎂一體化項目提供燃煤。

記者了解到,金屬鎂一體化項目計劃建設期限為6年,總投資245億元。金屬鎂一體化項目立足察爾汗鹽湖並依託柴達木盆地豐富的礦產資源,定位為以金屬鎂為核心,以鈉利用為副線,以氯氣平衡為前提,以煤炭為支撐,以天然氣為輔助。

不過,提供重要支撐的煤卻遲遲無法為金屬鎂一體化項目提供支援。

在2018年年報中,鹽湖股份提到,投資的木里煤田聚乎更七號井田是金屬鎂一體化項目的配套資源,因礦區生態環境綜合整治,現停止開採活動,項目用煤得不到保障。而當時,金屬鎂一體化項目已經進入聯動試車階段,無奈之下,鹽湖股份選擇試生產期間從新疆等地採購供應,導致原材料採購價格過高。這也間接導致金屬鎂一體化項目投產一拖再拖,最終致使鹽湖股份陷入破產重整的尷尬境地。

時間撥回至2012年8月29日。彼時,鹽湖能源與木里集團簽訂了《採礦權合作協議》《統一管理協議書》,由木里集團作為鹽湖能源煤炭採礦權的申辦主體。鹽湖能源在簽訂《採礦權合作協議》後,存在在未取得採礦許可證的情況下進行煤炭開採的情形。

鹽湖股份方面向記者表示,鹽湖能源已無實質經營多年,本次《告知函》是對2013年至2014年期間採煤收入的沒收。

然而,金屬鎂一體化項目直到2018年都未能完成正式達產,那麼為金屬鎂一體化項目進行配套的鹽湖能源在2013年和2014年的採煤收入從何而來呢?

2013年期間,鹽湖能源因存在以采代探的情況被罰。

2013年6月17日,因鹽湖能源在木里煤礦以采代探的行為,天峻縣國土資源局向鹽湖能源出具了《行政處罰決定書》,決定責令鹽湖能源停止違法行為,並處以10萬元的罰款。

此外,2013年至2014年期間,鹽湖能源還因無照採礦、違規佔地、無安全生產證等情況被當地監管部門處罰。

其中,2013 年 12 月,因鹽湖能源無證照(無採礦手續)進行採礦的行為,青海省柴達木循環經濟試驗區管理委員會木里煤田管理局向鹽湖能源出具了《行政處罰決定書》,決定責令鹽湖能源停止開採行為,並處以10萬元的罰款。

2014年6月,鹽湖能源因其在木里聚乎更煤礦區無證開採的行為,被天峻縣國土資源局出具《行政處罰決定書》,責令鹽湖能源停止違法行為,處以8萬元的罰款,並沒收300噸原煤。

2014年10月,因鹽湖能源在木里聚乎更七號井田內未取得安全生產許可證,從事露天采剝等生產活動,對該井田下部井工煤礦生產建設構成重大安全隱患,被青海煤礦安全監察局向鹽湖能源出具了《國家煤礦安全監察行政處罰決定書》,對鹽湖能源處以100萬元的罰款,並對主要負責人處以3萬元的罰款。

同日,鹽湖能源在未依法取得用地手續的情況下,非法佔用天峻縣木里鎮天然牧草地 250841.65平方米,進行第四、五、六生活區及礦區公路的建設,被天峻縣國土資源執法監察大隊向鹽湖能源出具《行政處罰決定書》,決定責令鹽湖能源限期拆除在非法佔用的土地上新建的建築物和其他設施,恢復土地原狀,並處以罰款50.17萬元。

在接受處罰後,鹽湖能源應該處於停產狀態。不過,在2016年財報中,鹽湖股份明確提到與鹽湖能源涉及3193.22萬元的關聯交易,交易內容顯示為採購商品。此外,2017年同樣存在601.88萬元的關聯交易,2019年關聯交易規模達4547.71萬元。

「包袱」拖累業績

如今,鹽湖股份投資超百億的鎂一體化項目在經過六次流拍後低價轉讓。而鹽湖能源卻依然影響著鹽湖股份的業績表現。

記者了解到,2020年10月30日,鹽湖能源與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天峻縣人民政府簽訂《木里礦區企業退出協議書》,鹽湖能源同意按照青海省政府對木里礦區開採企業的工作

要求,退出木里礦區,鹽湖能源自行承擔退出木里礦區所產生的所有成本費用,並依據生態損害賠償評估結果,承擔礦區生態恢復治理費用等。

2021年10月11日,鹽湖能源收到海西州公安局出具的《告知函》中明確提到,根據青海省天峻縣木里煤田地區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調查相關工作及相關企業行為線索,青海鹽湖能源有限公司於2013年至2014年期間,在未取得相關探礦證、採礦證的情況下,對青海省天峻縣木里煤田聚乎更礦區七號井煤炭資源實施開採,根據《刑法》第三百四十三條之規定,該行為涉嫌非法採礦罪。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於辦理非法採礦、破壞性採礦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的相關規定,為降低該公司涉嫌非法採礦產生的社會影響及法律影響,青海鹽湖能源有限公司可以及時將非法採礦產生的非法所得及收入主動退繳至公安機關。

對此,鹽湖股份方面在回復記者採訪時表示,目前,鹽湖能源正在與有關部門開展生態環境損害賠償磋商工作。公司將持續關注鹽湖能源非法採礦事項的處理進展情況,積極督促鹽湖能源配合司法機關的調查和做好相關工作,並及時嚴格履行信息披露義務。

記者注意到,根據《告知函》,為降低鹽湖能源涉嫌非法採礦產生的社會影響及法律影響,鹽湖能源擬將非法採礦產生的非法所得及收入及時退繳至公安機關。根據初步測算,鹽湖能源非法採礦產生的非法所得及收入為3.57億元。

這筆資金的退繳必將影響鹽湖股份今年的業績表現。鹽湖股份在公告中提到,前述退繳預計會減少公司2021年度利潤3.57億元,具體金額以有關機構認定為準。

記者了解到,目前,鹽湖股份已將鹽湖能源列入「殭屍」企業,根據《企業會計準則》的相關要求,鹽湖能源前期已經計提了相應資產減值準備。而鹽湖股份方面表示,公司此前預提了8700多萬元的礦山環境治理恢復基金。這筆資金並不能完全覆蓋3.57億元的非法所得。

此前,鹽湖股份曾創下A股虧損之最,並於2020年5月退市。經過重整之後,鹽湖股份將虧損資產處置剝離,債務風險基本得到化解,重新確立了集中資源優勢發展核心鉀、鋰產業的發展路線。今年8月,鹽湖股份重返A股,股價一度超過45元/股,市值逾2400億元。不過,截至10月13日收盤,其股價已跌至29元/股,市值為1579億元。

(編輯:董曙光 校對:彭玉鳳)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