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說|劉平:開鎖要正規

原標題:小小說|劉平:開鎖要正規

文/劉平

今天休班,張德明待在家裡看電視。看了一陣,覺得沒啥好看的,拿出一本書,一看,興趣就有了。

正琢磨一個問題,突然聽見敲門聲,聲音不重,敲的間隔時間有些長,像感覺有些冒昧。張德明扭頭看著門口,沒動。片刻,敲門聲又響起,這次間隔時間很短,明顯比剛才敲得重了一些。

張德明放下手裡的書,走到門口問:「誰?」外面一個怯怯的聲音:「我。」是個女的。

打開門,門口站著一個女子,看上去十六七歲,身上一條圍裙,髒兮兮的。張德明一下就認出,是對門鄰居。小區外有個菜市場,女子每天都在那裡賣菜,像剛從菜市場回來。

「有事嗎?」張德明問。女子看著張德明說:「叔叔,我把鑰匙忘在家裡了,進不了屋。」女子看上去有些著急。

張德明苦笑了一下說:「你進不了屋,找我也沒用呀。」女子說:「叔叔,我媽癱瘓在床上,我要給她煮飯。這可怎整……」頓一下,又說:「叔叔,您幫我想個辦法……」

看那女子無助的樣子,張德明覺得這個忙倒可以幫,說:「找開鎖公司呀。」他告訴女子,他留有一家開鎖公司的聯繫電話。

女子想了想說:「叔叔,找開鎖公司要多少錢?」張德明說:「可能要180塊。」

女子一下有些為難的樣子,片刻,說:「那麼貴呀……」張德明說:「聽說開鎖都是這個價。」

女子不說話了,默默站在那裡,一雙手下意識地在圍裙上搓。張德明看著女子,想想,說:「這樣吧,我幫你砍砍價,100塊行不?」

女子點點頭說:「叔叔,這樣行?」張德明笑了說:「砍價我有經驗。」女子說:「好。叔叔,請您幫我給開鎖公司打個電話吧,謝謝您!」

張德明拿出手機撥打開鎖公司電話,「嗯,信號不好。」嘀咕一句,就從樓梯往下走,到花窗前停下來,嘰里咕嚕和對方說話。

「開鎖的馬上來。」張德明上來對女子說,「我幫你講好價了,就100塊。」女子笑了一下說:「謝謝叔叔!」張德明說:「都是鄰居,謝啥。」

大約20分鐘後,開鎖的來了,是個小夥子。小夥子問張德明:「師傅,哪家?」張德明指指女子家的門。小夥子技術嫻熟,不到5分鐘就把門打開了。

女子摸出一張百元紙幣遞給小夥子,小夥子把紙幣舉起來看看,瀟洒地揣進衣服口袋裡。小夥子走了,女子又對張德明說:「謝謝叔叔!」張德明微笑著點點頭。

回到屋裡,張德明又拿起茶幾上的書看。那是一本鎖具方面的書,每當有新款先進的鎖具出來,他都要買書來認真研究。

看著看著,張德明突然又想起了對門那個女子。他覺得今天這事辦得很地道,100元是開鎖公司老闆的,那80元,就算小夥子幫忙了。那小夥子,是張德明最喜歡的徒弟。

手機突然響了,一看,是小夥子打來的。張德明摁下接聽鍵,小夥子說:「師傅,就您家對門,您幹嗎不自己開呢?多方便呀,為啥還給公司打電話?」

張德明說:「我隨便給人家開了,以後人家屋裡有啥事,不首先懷疑我?」又說:「開鎖不是小事,不能有一點隨便,一定要正規!」

【作者簡介】

劉平,中國微型小說學會會員,四川省作家協會會員,都江堰市作家協會副主席。1989年至今,已在近400家報刊發表以小小說為主的文學作品近500篇。其中《代筆》《聖手爺爺》《牛魂》《城裡鄉下》《兩個兵的故事》《阿聰》《城市中的麥地》《盲人》《習慣》《手鐲》《采菇季節》等數十篇作品被《小說月報》《小小說選刊》《微型小說選刊》《讀者》《意林》《青年文摘》《中學生閱讀》《愛情婚姻家庭》等刊物選載或入選各類選本或獲獎。出版有小小說集《凡人俗事》。

【「浣花溪」文學欄目徵稿啟事】

歡迎投來散文(含遊記)、小小說等純文學作品,詩歌因系編輯部自行組稿,不在徵稿範圍內。字數原則上不超過1500字,標題註明「散文」或「遊記」或「小小說」。作品須為原創先發、獨家向「浣花溪」專欄投稿,禁止抄襲、一稿多投,更禁止將已公開發表的作品投過來。作者可以將自我簡介、照片附加在稿件中。郵件中不要用附件,直接將文字發過來即可。部分作品會被華西都市報《寬窄巷》副刊選用。作者信息包括銀行卡戶名、開戶行及網點的詳細準確信息、卡號、身份證號碼、電話號碼。投稿信箱:huaxifukan@qq.com。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