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說|嚴來斌:一棵李子樹

原標題:小小說|嚴來斌:一棵李子樹

文/嚴來斌

這棵李子樹就是老東頭的命運。

老東頭打了一輩子光棍,無兒無女,倒活得痛快。門口有棵李子樹,一到結果時節,樹上結滿了酸酸甜甜的李子,小娃們往樹上爬,把李子往衣袖上一擦,手一抹,不用洗就吃上了。

老東頭看著這些小娃們,別提多高興了。午時,特地留下小娃們,一起吃個飯。

對於單身漢,尤其是資深單身漢,村裡的閑言碎語就少不了。有人說老東頭性情古怪,沒有姑娘敢嫁過去,要打光棍到入土為安了。但老東頭平日里足不出戶,一直把李子樹當老伴,所以生活照樣樂呵。

一天,村委會突然派人通知老東頭說,村裡要擴寬馬路,必須把李子樹給砍了。

老東頭死活不同意,要砍樹,先砍我。施工隊到了現場,老東頭就抱著李子樹,硬是不撒手。無論晝夜,老東頭就盯著李子樹,片刻不離。

雙方僵持了一個多月,實在沒轍了。工程不能耽擱,只好繞開李子樹,再立個路標,上面寫道:前方李子樹,注意減速慢行。

李子樹是保下了,但老東頭的日子更不好過了。不論明裡還是暗裡,都有人對他指指點點、議論紛紛,說他不明事理。

唉。夜晚,老東頭長舒短嘆了一口氣。

咣當,咚咚咚……快來人,有人撞樹上了。

撞樹上的是村裡的壯小夥子,被緊急送往醫院了,沒有性命危險。調查說是酒駕,超速,來不及避讓,所以撞樹上了。雖說如此,但老東頭還是有些自責。

一棵李子樹哪有一條人命重要?村委會不斷派人和老東頭談心。曉之以情,動之以理。要不還是把樹砍了吧。

那……那……行吧。老東頭支支吾吾答應了,眼眶蓄著濁淚。砍樹那天,老東頭出奇沒有去晨練,好像一切都和他沒有關係了。

砍完樹,通上路,村子搭上了發展的快車道,張燈結綵,熱鬧非凡。老東頭坐在家門口,每天就直愣愣盯著李子樹那個坑發獃,一言不發,甚至有點鬱鬱寡歡。

沒過多長時間,老東頭就病倒了,送到醫院。村委會組織了志願者,給老東頭送愛心、送溫暖。可還是沒過多久,老東頭就離世了。

有人說老東頭是病死的。有人說李子樹是老東頭的命,是他的根,李子樹一倒,老東頭心裏就沒了著落,索性就離開了。

村委會給老東頭料理了後事,在整理遺物時發現一本發黃的日記。上面寫道:×年×月×日晚,鬼子進村大肆燒殺劫掠,兄弟姊妹都被擄走了,我躲在一棵李子樹上,僥倖躲過一劫。

幾年後,在進村口的路邊,又有一棵李子樹,長勢喜人,不知道是誰種下的。

【「浣花溪」文學欄目徵稿啟事】

歡迎投來散文(含遊記)、小小說等純文學作品,詩歌因系編輯部自行組稿,不在徵稿範圍內。字數原則上不超過1500字,標題註明「散文」或「遊記」或「小小說」。作品須為原創先發、獨家向「浣花溪」專欄投稿,禁止抄襲、一稿多投,更禁止將已公開發表的作品投過來。作者可以將自我簡介、照片附加在稿件中。郵件中不要用附件,直接將文字發過來即可。部分作品會被華西都市報《寬窄巷》副刊選用。作者信息包括銀行卡戶名、開戶行及網點的詳細準確信息、卡號、身份證號碼、電話號碼。投稿信箱:huaxifukan@qq.com。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