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天時間發生3場編號洪水,黃河流域秋汛為何如此「極端」?

原標題:9天時間發生3場編號洪水,黃河流域秋汛為何如此「極端」?

今年,黃河流域出現多年罕見的秋汛。9月27日至10月5日,黃河中下游9天時間發生3場編號洪水;10月9日汾河河津站發生1964年以來最大洪水;黃河小浪底水庫9日20時水位達建庫以來最高273.5米。

研究人員發現,黃河出現秋汛的幾率,與華西秋雨有關。由於環流異常,「能量充沛」的冷暖空氣在黃河中游持續、猛烈交匯,形成了今年極為罕見的秋雨。

黃河濟南段發生36年以來最嚴重秋汛

入汛以來,中國極端天氣氣候事件多發、頻發。今年的黃河流域秋汛也可用「極端」來形容。

9月以來,全流域平均降水日數16.8天,較常年同期偏多4.4天;其中上游較常年同期偏多0.6天,中游較常年同期偏多6.2天,下游較常年同期偏多8.7天。此外,國家氣候中心數據顯示,9月黃河流域平均降水量為179.0毫米,較常年同期偏多1.7倍,為1961年以來歷史同期最多。

雨日偏多、雨量大導致嚴重秋汛。9月27日,黃河中游幹流潼關水文站流量漲至每秒5020立方米。從9月27日至10月5日,黃河中下游9天時間發生3場編號洪水。

在黃河下游,黃河濟南段發生36年以來最嚴重秋汛。此外,10月9日汾河河津站發生1964年以來最大洪水。黃河小浪底水庫9日20時水位達建庫以來最高273.5米。

今年華西秋雨更集中、雨量更大,疊加洪峰後導致黃河河道水量驟增

黃河流域何以現罕見秋汛?黃河流域氣象中心首席預報員張霞、黃河流域氣象中心高級工程師常軍介紹,黃河出現秋汛的幾率,與華西秋雨有關。

追尋秋汛的原因,要先從今年的環流異常講起。8月下旬以來,西北太平洋副熱帶高壓異常偏強偏北,西南暖濕氣流和東南暖濕氣流沿著副熱帶高壓北上。同時西風帶的冷空氣活動頻繁,頻頻到訪黃河中游。這樣同樣「能量充沛」的冷暖空氣在黃河中游持續、猛烈交匯,形成今年特殊的極為罕見的秋雨。

華西秋雨是四川、重慶、渭水流域等地秋季多雨的特殊天氣現象,可以從9月持續到11月。研究人員發現,黃河出現秋汛的幾率,與華西秋雨有關。其中,以2003年最為典型。受華西秋雨影響,該年8月底至10月初黃河中游干支流連續出現10多場洪水,山東、河南黃河灘區受災嚴重。此外,1949年和1964年黃河流域也曾因華西秋雨出現秋汛。

今年,中國華西秋雨從8月23日開始,較常年偏早17天,雨量也偏多。與2003年秋汛相比,今年黃河流域降雨落區和累計雨量與之相近,但降水時段更為集中,累計雨量更大。

近期,受華西秋雨連綿不斷的影響,黃河中下游幹流及支流渭河、沁河、大汶河等河流漲水明顯。洪峰疊加,導致黃河河道水量驟增,漲勢較猛。

從整個主汛期來看,6月以來,黃河全流域發生7次重大天氣過程,均影響中游地區,5次影響下游地區,2次影響上游地區。9月中旬以來,黃河中下游流域共出現3次較強降水過程,分別發生在9月17日至19日、9月22日至27日、10月2日至6日。三次降水過程落區高度重疊,致使黃河中游幹流和渭河等支流來水嚴重偏多。

今年以來,黃河流域平均降水量為1965年後最多值

不僅是秋汛,今年黃河流域整體並不平靜。

今年黃河流域降水量總體偏多,且空間分佈不均。2021年以來,黃河流域平均降水量609.2毫米,為1965年以來的最多值,比常年同期偏多42.9%。與常年同期相比,除上游東區及流域北部降水偏少外,其餘地區降水均偏多,其中三花區間大部及下游部分地區偏多8成~2.7倍。

時間聚焦到汛期,這段時間黃河流域中下游強降水集中、局地極端性突出。汛期(6月1日)以來,黃河流域平均降水量490.7毫米,比常年同期偏多48.7%,為1961年以來的最大值。中游東南部和下游降水量在500毫米以上,部分地區超過1000毫米。與常年同期相比,晉陝區間南部、三花區間、涇渭洛河大部以及下游地區偏多8 成~2.1倍。

預計未來30天,黃河流域大部降水量仍將偏多1~2成。具體到未來一周(10月14日至21日),黃河流域有2次弱降水天氣過程,分別為14日至15日和19日前後,均以小雨為主。

由於前期降水偏多,土壤高度超飽和狀態,黃河中下遊河道大流量高水位,水庫調節能力有限。因此,氣象專家建議,要密切關注後期降水疊加對中下游洪水演進情況的影響,做好水資源科學調度;加強堤防、水庫、控導工程、淤地壩等工程巡查防守,做好工程險情風險防範等事項。

另據國家氣候中心預測,10月冷空氣較為頻繁,黃河中游北部地區氣溫偏低,需關注大風霜凍對生活生產、交通運輸以及防汛救災工作的不利影響。

新京報記者 王景曦

編輯 樊一婧 校對 劉越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