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藥創新2.0時代,中國生物醫藥企業何處何從?

原標題:醫藥創新2.0時代,中國生物醫藥企業何處何從? 來源:21世紀經濟報導 21財經APP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 季媛媛 上海報導 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截至2020年,中國生物醫藥行業市場規模3.57萬億元,較上年增加0.28萬億元,同比增長8.51%;預計2022年中國生物醫藥行業市場規模將突破4萬億元。

在上海,生物醫藥作為上海「集中精銳力量、加快發展突破」的三大先導產業之一,經過一段時間的發展已經更是逐漸積累了一定的科技創新成果,誕生了一批優質的生物醫藥企業,而出於對生物醫藥行業的重視,上海還在不斷擴大生物醫藥產業規模,這也使得相關的生物醫藥產業園區得以進一步發展。

近日,首屆「上海國際生物醫藥產業周」正式開幕,中國科學院院士陳凱先在同期舉辦的「中國生物醫藥產業創新大會」上對21世紀經濟報導等媒體表示,當今時代,科學技術日新月異,新方法、新技術層出不窮。生命科學和生物技術飛速發展,物理、化學、計算機和信息科學等學科與新藥研究的交叉和融合不斷加強,深刻地改變著藥物研究的面貌,推動藥物研究和醫藥產業發展進入了一個革命性變化的時代。

「近年來,中國新藥創製的格局發生巨大變化,企業創新能力增強,逐步成為技術創新主體,從被動接受研發單位的新藥證書到已具備模仿創新的基本能力。與此同時,企業承擔國撥經費比重大幅上升,從28.1%提高至53.6%,企業投入的新藥研發模式也逐漸形成。」陳凱先院士說道。

過去的二十 年,是中國生物醫藥行業藥政改革不斷深入的黃金時代,同時也是中國創新藥風起雲湧、大江大河的大開篇。

在國家大力推進生物醫藥創新發展宏觀政策的指引下,中國從最初的醫藥創新跟跑者逐步變成引領者,湧現了一批致力於自主創新的本土企業,成為中國創新藥領域代表,並正逐步邁向國際舞台。此外,中國本土自主研發創新抗腫瘤藥物,如呋喹替尼、索凡替尼、賽沃替尼等,亦從實驗室走向市場。

在「中國自主創新藥的高價值鏈賦能」主題論壇上,關於中國新藥創新後續如何發展的討論較多,這也是業內人士對於創新藥企業對於2.0時代的期待,但同時,也是對於新時代可能面臨的諸多挑戰的擔憂。

和黃醫藥首席科學官蘇慰國博士表示,從市場反應也不難發現,此前,CDE發佈了《中國腫瘤臨床試驗必須以臨床價值為導向指導原則》在第一時間是引起很大的反響,短短一周的時間,中國的醫藥行業蒸發幾千億的資產,這可能是因為市場過激的反映,但確實也指出新藥創新的弊端。

「新藥創新是一個系統工程,不僅僅涉及較長的產業鏈,也包括非常關鍵的臨床研究,特別是高質量的全球臨床研究,這也使得產業鏈對整個中國新藥創新後續發展能夠如何進一步的提升成為一大關鍵問題。」針對這一問題,蘇慰國認為,首先,要有原創的靶點。目前,大部分企業都在關注的frist-in-class產品,聚焦新靶點的研發,希望通過新靶點解決未被滿足的臨床需求;其次,探索聯合用藥方案,使患者更好的通過合理性的科學設計獲得更好的獲益;再者,克服臨床用藥耐藥性,例如,免疫治療廣泛應用的PD-1/PD-L1,思考如果這些T細胞的免疫檢測藥物失敗後的解決方案,能使患者長期的獲益。

除了聚焦產品,在中國自主創新藥的新生命周期下,如何通過資本、創新與研發、臨床等產業鏈要素的融合和鏈接,賦能中國生物醫藥產業發展,也成為一大關鍵。特別是在政策、產業、人才、資本的四重共振之下,國產創新藥潮起,熱門領域競爭激烈、熱門靶點一片紅海的趨勢已經出現,未來將對企業源頭創新和差異化競爭能力提出更高的要求。

泰格醫藥聯席總裁吳灝先生指出:「中國醫藥行業正在經歷『全面自主創新』的產業升級,CRO企業幫助醫藥企業提升研發效率,也幫助中國創新醫藥企業走出國門,共同推動行業發展,造福更多患者。」

此外,德琪醫藥首席科學官單波博士表示:「人才、資金、基礎研究是自主創新的三大重要因素。與CRO企業、AI企業包括創新醫藥企業間在內的多方合作、共通共享也將成為中國醫藥行業未來主流趨勢。」

也正是在生物醫藥不斷發展的大環境下,通過產業園區進一步促進生物醫藥科技創新與產業發展的深度聚合,打通科技和經濟融合中的堵點,把科技優勢轉化為產業優勢,持續推進科技創新成果的轉化落地已經成為後續生物醫藥產業發展的重點方向。

由此,建立生物醫藥產業園,實現產業生態共建已經成為主旋律,其中張江生物醫藥產業園區成為國內的一大標誌。據統計,張江彙集了近7萬名全產業鏈專業人員,構建了浦東生物醫藥「1+5+4」發展新格局,以張江藥谷地區為創新源頭,張江醫學園(張江細胞與基因產業園)、張江創新藥產業基地、張江醫療器械產業基地、張江總部園、張江民營經濟總部園為5個特色園,以及迪賽諾老港基地、外高橋生物醫藥基地、金橋地區、世博地區等園區,進一步形成帶動上海全市、輻射長三角的協同發展格局。

除此之外,自2020年3月,北上海生物醫藥產業園被授予「上海市特色產業園區」稱號,成為五大市級生物醫藥特色產業園區之一以來,寶山生物醫藥產業也進入了高速發展的快車道。

據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了解,北上海生物醫藥產業園通過建設高品質生物醫藥研發和產業化載體空間,配套全方位生物醫藥公用工程設施和一體化解決方案,打造高質量生物醫藥創新發展生態和專業化服務體系,重點培育和發展高附加值的「生物製品、醫療器械、原創新藥」製造,導入企業總部、研發中心、高端生產以及產業鏈關鍵環節。

目前,已經吸引力了諸多創新藥企業的入駐,包括上藥康希諾、漢氏聯合、寶濟藥業、朝暉藥業、景峰製藥、博沃生物、優卡迪、正大天晴等一批知名生物醫藥企業投資入駐,新建了國盛寶山藥谷、天瑞金MAX科技園等專業化生物醫藥園中園。

在談及國盛產投寶山藥谷的定位時,國盛產投寶山藥谷總經理劉濤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表示,我們認真分析了國內創新藥企業的需求,會從不同的生命周期階段給這些企業一定的服務助力。例如,初創期的企業在團隊上人數有限,主要以研發技術團隊為主,這時候寶山藥谷配備有一定的資源,可以幫助企業實現「拎包入住」,解決載體空間問題。同時,在資金方面,初創企業在早期天使投資方面有需要很多合作機會,在此方面,我們可以提供相關機構一定助力。此外,在早期階段,生物醫藥企業需要一定的實驗設備,這些實驗設備我們會統一採購,供企業使用。在早期階段,企業還會存在一定的人才需求問題,為此,我們也提供了一些人才公寓設施,為更多優秀人才提供較好的服務。

「我們服務的對象還是以早期、中期以及臨床剛開始的企業為主,這些企業相關產品可能開始進入臨床階段,或者剛剛獲批上市,對於資源要求較高。」劉濤認為,要打造一個世界級的生物醫藥產業集群,一方面,要發揮上海區域「張江研發 上海製造」功能,所謂上海製造就是為生物醫藥產業的發展創造更好的條件。另一方面,生物醫藥產業市場足夠大,目前載體不是很多,或者說專業化的園區很多。相反,如果上海有不少生物醫藥企業找不到很好的載體,這也會成為上海在生物醫藥產業發展的一個損失。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