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億量化私募鳴石投資「內訌」再反轉 創始人袁宇警示「關鍵人條款」或導致巨額贖回

來源:中國經營報

10月13日,因疑似出現公司控制權糾紛,百億量化私募上海鳴石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鳴石投資」)被推上風口浪尖。糾紛的兩端分別是鳴石投資控股股東、總裁李碩以及公司創始人、原首席策略負責人袁宇。

一天之內,圍繞究竟誰是鳴石投資的實控人,竟兩次出現反轉,孰真孰假一時難辨。

在鳴石投資內部的控制權糾紛被擺到檯面上、鳴石投資官方對外確認(發佈蓋章文件)暫停袁宇策略技術部負責人的職務並強調李碩具有公司控制權之後,10月13日深夜,袁宇又發佈了《告全體員工書》,堅稱他本人才是實際控制人,並爆出「李碩所持股票為公司二股東委託其代持」。

至此,鳴石投資的控制權糾紛將以何種形式收尾猶未可知,但該次鬧劇對公司業務的影響已然顯現。一方面,10月13日下午,已有券商產品中心下發通知,要求其分支機構暫停「鳴石傲華12號2期」的募集;鳴石投資官方也決定自10月14日起暫停公司旗下產品申購,產品贖回不受影響。

鳴石投資證實部分傳聞

根據官網信息,鳴石投資成立於2010年,是一家致力於為客戶提供資產管理服務的專業量化投資機構,其資產管理服務範圍包括股票、債券、期貨、股權投資以及其他金融衍生品等。目前,該公司已在中國基金業協會備案的存續基金多達200隻左右(不包括投資顧問類產品),且多為股票型或混合型基金。

私募排排網披露的信息顯示,袁宇為鳴石投資首席策略負責人、高級合伙人。另據中國基金業協會備案信息,李碩為鳴石投資實際控制人、法定代表人、總經理、執行董事。

10月13日,鳴石投資的內部矛盾突然被公佈於眾,一張不知出處的截圖向外界傳遞了鳴石投資實控人正面臨公司控制權糾紛的消息。有業內人士猜測,截圖中的說明或出自袁宇之手。這一致「各位同事」的簡短說明寫道,「剛剛,我非常震驚地得知李總宣布了解除我在公司的職位以及我對策略組的管理,這直接打破了我們的默契——不損害鳴石的利益,因為這已經直接觸發了『關鍵人條款』,接下來我們鳴石恐將面臨大量贖回。」

但鳴石投資方面顯然不認同袁宇的看法。10月13日晚間,鳴石投資發佈的對外說明首先點出:「公司建立了『五環十核』的投研模式,即不依靠某一兩個核心人物進行測量研發,淡化核心人物在整個投資策略中的影響,更加強調專業和分工。」

說明同步確認了鳴石投資董事會暫停袁宇職務一事,並解釋,「鑒於袁宇在策略技術部管理過程中,出現了不利於公司長久發展的舉措。根據公司管理制度,公司董事會決定暫停袁宇策略技術部負責人的職務,由公司股東、合伙人王曉晗負責策略技術部日常工作。目前,公司日常經營一切正常,策略研發一切正常。」

就在外界以為此事已暫告一段落之時,卻又流傳出一張署名袁宇的「告全體員工書」。在這份告知書中,袁宇否認了前述說明的真實性,並強調其不具有法律效力。告知書再次提到,「李碩近期出現的種種行為,已完全置鳴石投資利益於不顧,這些情況,將可能觸發『關鍵人條款』,導致鳴石遭遇巨額贖回,造成難以彌補的巨大損失。」

《中國經營報》記者注意到,按照中國基金業協會的定義,所謂關鍵人條款是指當指定的基金管理團隊的核心成員身故或離開基金時,基金將暫停投資或解散並清算。原因在於關鍵人物的退出、離開或者更換,可能對基金運作產生重大影響。關鍵人一般是指在基金募集、項目獲取、投資決策、增值服務、投資退出等重要環節發揮關鍵性作用的團隊核心成員。

不過,據了解,關鍵人條款通常是私募股權基金有限合夥協議的必備條款。不同協議對關鍵人條款的規定有所不同,一般而言是指關鍵人在整個基金存續期間不得離開,否則LP有權要求中止向基金進行出資承諾和後續投資,若未能在規定期限內就替代人選達成協議,基金將解散並進行清算。關鍵人士可以有一名或多名,人數不同也會影響協議的具體規定;若有多名關鍵人,即便其中一人離職,也不一定會對基金運作產生很大影響。

至於鳴石投資旗下的產品是否適用關鍵人條款暫不可知。但如若公司近期的一系列變故真的觸發了關鍵人條款,對鳴石投資的打擊或難以估量。

控制權之爭

截至記者發稿前,在袁宇的最新發聲中,其透露的最關鍵信息是:他控制的上海松盟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松盟」),持有鳴石50%及35%共計85%股權。而李碩名下的全部鳴石50%股權,均為松盟委託其代持,李碩並非鳴石的股東。同時,一份疑似由松盟法定代表人與李碩簽署的股權代持協議也遭到曝光,但協議的真實性暫不可知。

而鳴石投資公眾號早先發出的說明則強調,「自鳴石投資成立以來一直是由持股超50%的單一大股東李碩控制,股權結構穩定清晰,從未發生過變化。」

記者查詢天眼查工商信息了解到,目前,鳴石投資共有4名股東,大股東李碩持股比例為50%,第二大股東上海松盟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持股35%。而袁宇持有松盟72.5%的股權,為其實際控制人,同時,李碩也持有松盟10%的股權。不過,上海松盟首次出現在鳴石投資的股東名單中,是在2017年1月。也就是說,鳴石投資明面上的大股東是否存在代持情況,公開資料無從查詢。

上述告知書則提及,代持情況在投資盡調過程中,鳴石投資均曾披露。並且,10月12日,松盟已正式函告李碩,解除委託代持關係,收回鳴石的50%股權。

告知書還透露,近日袁宇進入鳴石辦公室時,曾遭遇李碩糾集社會閑散人員,佔據公司辦公室,以暴力、人身威脅等方式阻止其進入,並惡意侵佔鳴石公章,妨礙其對鳴石的正常經營管理。對此,袁宇將積極通過法律途徑主張自身合法權利。

在私募排排網基金經理胡泊看來,私募核心人物分家或者鬧矛盾,其中最核心的因素是利益和權力分配不合理導致,而且這種情況往往發生在公司做大的時候,發展初期一般不會出現,「因為蛋糕還不夠大,產生的誘惑也不夠,就算利益和權力分配不合理,差別也不會特別明顯。一旦做大之後,這種差異就會被不斷放大。」他解釋。

Wind數據顯示,截至目前,鳴石投資旗下已披露凈值表現的存續基金,大多數在年內獲得了正收益;其中,表現最好的基金年內收益率接近76%(截至9月17日)。另據私募排排網數據顯示,截至10月12日,鳴石投資今年以來整體收益為39.77%,最大回撤為-1.14%。

一石激起千層浪

傳言四起之時,鳴石投資的代銷方也坐不住了。據媒體報導,10月13日,有券商產品部對各分支機構下發了「關於暫停『鳴石傲華12號2期』產品募集的重要提示」,該提示指出:因發現鳴石投資潛在風險信息,可能對產品運作產生重要影響,為保護投資者權益,暫停「鳴石傲華12號2期」產品募集;同時,鳴石投資的產品不再納入量化私募產品銷售活動(第二階段)的重點產品池。

不僅如此,鳴石投資也決定自10月14日起,暫停公司旗下產品申購,產品贖回不受影響。但未提及何時恢復產品申購。

與此同時,有關鳴石投資人員流動率較高的傳聞開始擴散。據業內人士透露,這次風波之前,鳴石投資還有一位策略研發負責人離職,並加盟了其他量化私募機構。這位負責人也曾在鳴石投資擁有合伙人身份,具有Walton商學院金融博士學位。

更重要的是,如若鳴石投資股東代持股權的事情被證實,公司或面臨嚴重後果。今年年初發佈的《關於加強私募投資基金監管的若干規定》明確,私募基金管理人的出資人不得有代持、循環出資、交叉出資、層級過多、結構複雜等情形,不得隱瞞關聯關係或者將關聯關係非關聯化。按照相關規定,情節嚴重者甚至有可能被註銷私募牌照。

實際上,在私募基金行業歷史上,曾有多家知名私募因為經歷了「內亂」或核心人物出走等狀況,而陷入規模縮水的尷尬境地。鳴石投資能否走出此次事件的陰影,自然成為市場關注的焦點。

另外,對於投資人而言,胡泊認為,私募核心人物分家或者鬧矛盾這種風險很難提前規避,不過可以從三個方面來降低這種風險:其一,投資前充分了解私募核心人物的股權結構和利益分配機制;其二,加大對私募的跟蹤和定性走訪研究,通過高頻率的私募走訪,可以在苗頭出現的初期及時發現問題;其三,提前對核心人物的過往進行深入調查,盡量選擇核心人物品行好職業操守高的私募,他們會秉持客戶利益至上的原則,就算鬧矛盾和分家,也會以和平的方式解決。

(編輯:夏欣 校對:彭玉鳳)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