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系」動蕩未平 九州證券二股東擬清倉全部持股

來源:中國經營報

本報記者 羅輯 北京報導

10月13日,九州證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九州證券」)3.7億股股份(佔總股本10.98%)在北京產權交易所正式披露產權轉讓信息。這是今年9月末同創九鼎投資管理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九鼎集團」)董事長吳剛被中國證監會立案的消息披露後,「九鼎系」旗下重要資產的首筆轉讓信息。

北京產權交易所披露顯示,九州證券第二大股東、中國石油化工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石化」)擬將其持有的股權進行全數轉讓,轉讓底價為47434萬元,相當於每股底價1.282元。

相關知情人士向《中國經營報》記者透露,此次立案調查或涉及吳剛曾違規指示旗下公募基金公司發行的某產品進行清算,這涉及未經相關決議流程干預基金管理人的基金經營活動,違反了相關法律法規中關於確保基金管理人獨立運作的相應條款。據該信源透露,具體涉及的基金產品出資人為九鼎集團自有資金,目前該基金產品已經完成清算,他表示,吳剛違規指示清算的目的在於儘早收回資金、降低風險。

掛牌轉讓恰逢董事長被立案調查

中石化此次掛牌清倉轉讓九州證券備受關注,其原因還在於這一時點較為特殊。就在國慶節大假之前,9月末,九鼎集團發佈公告稱董事長吳剛被中國證監會立案。

實際上,九鼎系近年來受到的質疑不斷,自2018年九鼎集團被證監會立案調查,這數年間,調查結果經年未出,其頭上便一直懸著達摩克利斯之劍。到今年年初,核心平台九鼎集團收到2張行政處罰事先告知書,揭開了2014年第二輪定增中的相關違規情況。其中,九鼎集團2014年第二輪定增中,作為定增對象之一的九鼎控股扮演通道,與161家單位、個人簽訂了基於該定增的相關股份轉讓協議,致使實際認購定向發行股票的股東數量與信披不一致,並使九鼎集團在定增後實際股東人數大幅攀升,累計超過200人,達到了335人。上述行為違反了《非上市公眾公司管理辦法》等。

在上述違規事實查明的情況下,「九鼎系」隨之罰單頻頻,管理層相關責任人先後受到處罰,九鼎集團、九鼎投資等重要平台也隨之進入了較為密集的動蕩期。

從九鼎集團來看,8月末突然出現高管人事變動。原副總經理、董事會秘書王亮遞交辭職報告,辭職後不再擔任公司其他職務。原副總經理吳強辭職,辭職後繼續擔任董事職務。隨後,曾任九州證券總經理助理,協助分管公司固定收益業務及分支機構管理的趙根赴任九鼎集團董事會秘書。

不到一個月,9月28日九鼎集團披露公司及相關責任人收到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紀律處分決定書的公告,九鼎集團董事長吳剛、總經理黃曉捷、副總經理覃正宇、蔡蕾、吳強以及時任董事會秘書的古志鵬因信息披露違規,受到相關紀律處分。這一信披違規情況,正是此前證監會披露的定增信披問題。

而9月30日,九鼎集團再突然披露,因吳剛相關行為涉嫌違反基金相關法律法規,7月23日中國證監會決定對吳剛立案,立案所涉事項系對吳剛個人的調查。這與上述2018年九鼎集團收到的立案調查有所不同,是否涉及新的案情?

從上述兩次立案及今年年初的行政處罰書具體內容比對來看,有資深律師人士分析提及,此前的處罰中,對相關違規行為及責任人均給予了處罰,因吳剛此次立案是「相關行為涉嫌違反基金相關法律法規」,與此前定增中的違規行為有所不同,所以不排除是有其他方面的違規行為導致對個人立案。

九州證券能否獨善其身?

2014年九鼎集團通過增資獲得了天源證券的控股權,天源證券成為九州證券的前身。也至此,這家券商被冠以「首家PE系券商」的稱號,快速拿下了投行相關業務資格,並布局做市業務。而投行,正是PE項目上市退出環節中的重要服務商,彼時的新三板相關業務更被認為是項目退出的重要渠道。也正因如此,九州證券的發展路徑一直受到市場關注,其中話題最為集中的則是九州證券與九鼎系業務上的協同關係。

目前,九鼎集團持有九州證券85.76%的股權,集團風波未平、董事長又遭立案,這一系列震蕩會否影響九州證券?上述股東清倉是否是一個信號?九州證券經營情況如何?記者就此致電九州證券相關人士,但該人士對具體情況避而不談。而九鼎集團方面人士則表示不清楚九州證券二股東方面的具體情況,不過其透露,公司方面不會對九州證券進行減持轉讓。

今年中期的財務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6月末,九州證券實現營業收入3.75億元左右,營業利潤約1.78億元,凈利潤1.38億元,資產總計66.72億元,負債總計28.62億元,所有者權益38.1億元。

「九州證券是九鼎系的重要金融平台,特別是能夠配合九鼎系在一級市場的投資與二級市場的交易之間搭起聯通的管道。而此時九州證券其他股東的清倉,或也說明九鼎系近期包括創辦人被立案調查等事件的傷害性較大。」香頌資本董事沈萌提到。

從中石化入股後,九州證券相關增資、發展計劃經歷的波折來看,其不僅時間上處於2018年九鼎集團被立案前後,行業也恰處於2017年到2018年的「寒冬期」。2017年多家上市公司曾公告稱擬參與九州證券的增資擴股,按當時相關公告的數據計算,這輪增資完成後九州證券市值將超過數百億元。與此同時,作為九鼎系券商,「Pro-IPO」的運作預期也同樣存在,曾有消息稱,上述增資計劃完成後,九州證券將進行IPO衝刺。但最終,這一次定增加上市的計劃未能如期實現。同時,九鼎集團也曾有意讓出控股權,讓地方國資旗下平台控股,給九州證券「戴上」國資券商的帽子,但該計劃最終也未能成行。

在此幾年間,九州證券的總資產則持續縮水。Wind數據顯示,2017年公司總資產224.36億元,2018年、2019年、2020年則分別是118.56億元、85.98億元、65.85億元。凈資產方面,2017年公司凈資產84.61億元,2018年下滑到36.25億元,此後一直保持在這一水平上下,到2020年年末該數據為37.74億元。

不過從牌照來看,九州證券當前牌照相對齊全,此外,由於一直以來對於做市業務積極布局,在如今「北交所」相關戰略機遇面前,也有市場觀點認為九州證券存在相關機會。在此情況下,上述掛牌轉讓情況如何,還待市場用腳投票。

(編輯:夏欣 校對:彭玉鳳)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