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三角議事廳|運用市場邏輯激活鄉村振興兩大資本要素

原標題:長三角議事廳|運用市場邏輯激活鄉村振興兩大資本要素 來源:澎湃新聞

「十四五」時期,國家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實現這一戰略關鍵要用市場邏輯激活鄉村內生資源,即把鄉村人力、土地等資源變為有增值功能、可帶來紅利的增長要素。當前,長三角區域特別是農業區和山區市縣普遍存在這一客觀要求。筆者通過對安徽省黃山市部分鄉村與企業開發民宿實踐進行調研,就激活回鄉農民工人力資本和農村宅基地土地資本要素,進一步增強鄉村振興內生動力引出思考。

激活回鄉農民工的人力資本要素

人才是鄉村振興的關鍵。在農村人口結構發生深刻而巨大變化情形下,錨定和激活農村主要的人力資本則是關鍵抓手。

回鄉農民工日益成為鄉村振興的主要人力資本和中堅群體。我們觀察到,近幾年來,農民工迴流趨勢愈加突出,數量規模與日俱增。儘管當前農村人口仍然向城市凈流出,但從城市迴流的農民工數量也在增長。調研發現,不論迴流動因為何,也不論迴流主動或被動,目前農村人口中的絕大多數青壯年均有外出務工經歷,回鄉農民工在鄉村社會人口結構中佔比越來越高,勢將成為鄉村產業、職業農民乃至鄉村治理的主要人力資本和中堅群體。

從農民工迴流的主要動因考量,一是鄉村振興開闢農村經濟發展新前景的感召效應。自從中央提出鄉村振興戰略以來,農村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趨勢加快演進,農村經濟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日益勃興,為農民工返鄉創業或迴流就業提供了良好前景和多樣化選擇空間,而不再局限於「返鄉務農」的獨木橋。二是農村公共服務供給顯著提升,醫療、義務教育、社保、養老等保障條件不斷改善,生活便利化程度持續提高,回鄉農民工的部分後顧之憂得以緩解或打消。三是回鄉農民工人力資本價值愈加顯現。回鄉農民工在城市務工時習得知識技能、開闊人生閱歷、育成市場觀念、結交人脈資源、見識現代管理等,由此形成可貴的人力資本。傳統「回鄉務農」模式只是使他們回到原先起點,人力資本價值基本沉沒。而在鄉村振興新形勢下,回鄉農民工的知識技能、閱歷、觀念和人脈都有了用武之地,較之傳統村民更易擔當鄉村振興「助推器」、城鄉融合「粘合劑」的角色,使其人力資本不斷增值。四是擁有一定經濟資本,部分農民工在城市拼搏經歷使之積累了一定的迴流再發展的資金,且易於同其他社會資金對接整合,加強鄉村振興的資金支撐。

從對長三角區域部分農業區和山區市縣的調研情況看,目前山區市縣在對待回鄉農民工群體上存在的突出問題有:一是對回鄉農民工人力資本群體認識不到位。雖然各地都提出重視和支持回鄉農民工創業,但存在「見樹不見林」偏向,即只重視個別或少數投資創業者,而對回鄉農民工人力資本群體的整體性激活認識不夠,導致相當部分回鄉農民工被放任自流,鄉村社區也不主動了解掌握回鄉農民工各自技能專長、就業創業意願及其相應政策支持訴求,造成回鄉農民工人力資本沉沒現象。有些地方出現一邊是發展產業招工難、一邊是回鄉農民工閑置的狀況,就是人力資本錯配的表現。二是對回鄉農民工的再組織再培訓工作不到位。以往在鼓勵農村剩餘勞動力輸出時,各地特別是農村勞動力輸出大縣都舉辦公益性技能培訓的農民工學校,為農民工外出就業提供了有效服務。但當前對回鄉農民工的人力資本再開發卻缺失這樣的服務,導致他們難以轉換和補充當地產業需要的技能而參與產業發展,以及難以發揮熟悉城市現代管理的優勢參與鄉村治理等。

那麼,如何激活回鄉農民工人力資本?筆者認為,第一,把青壯年回鄉農民工群體作為鄉村人才振興的重點。一是建議各級政府在制定鄉村人才振興工作計劃和相關政策中,突出回鄉農民工人力資本再開發和充分利用,突出激勵回鄉農民工參與當地新產業和鄉村治理。二是加快在縣級及鄉鎮建立健全回鄉農民工人力資本信息系統,及時準確抓取回鄉農民工的技能、專長、意願等信息,並反饋當地產業和鄉村治理等人才需求信息,形成供需信息對稱。第二,加強回鄉農民人力資本再開發服務。建議構建省市層面支持、縣鄉(鎮)層面操作的公益性回鄉農民工再培訓機制,在掌握回鄉農民工人力資本信息的基礎上,對參與產業發展和參與鄉村基層治理的實行分類培訓,根據鄉村人口結構實際放寬年齡條件,為回鄉農民工參與產業創業、招工就業和鄉村基層治理招聘、選舉提供有效服務。

激活農村宅基地的土地資本要素

土地是振興鄉村最大的資本要素之一,近年來農村宅基地「三權分置」改革是激活農村土地資本的重要路徑。

在了解黃山華度投資公司開發民宿實踐經驗後,筆者發現其路徑和方式就是通過三權分置改革,將閑置農村宅基地資產變可增值資本。具體方式就是「四共」,即一房二門,城鄉共養;一宅兩戶,田院共享;一村多業,金融共贏;一農三產,保本共利。通過「四共」把所有權、承包權和經營權複雜關係理順簡化。

「一房二門、城鄉共養」,即是讓農村的房屋再給城市人開設一個門,農戶分出三分之二的房子,三分之一的院子,十分之一的菜地交給村集體和村經營公司來運營,讓城市人來投資和養老,賺錢了分給農民,不賺錢農民仍保有房子和土地。宅基地使用權是農戶的,農民把閑置房子經營權交給村委會,村委會通過成立集體所有制經營公司來實施這部分經營權,村集體通過物業與託管再與城市客戶和本村農戶建立關係,把「三權」落實於各方。

「一宅雙戶,田院共享」,即一宅雙戶,將原來一戶人家再劃分一個戶頭用於經營。在合法的基礎上增設經營戶頭的小戶權,小戶由村委會、縣政府規定經營權的行權年限,確定經營權與使用權的法律邊界。一宅既保持農戶居住,又分出空閑部分給村集體和城市客戶經營,把空房變成資本。

「一村多產,金融共贏」,是指通過建立村集體的股份合作資產管理公司,並與外部投資、擔保等對接,運用資本的力量加持鄉村振興。華度公司正著力在村集體股份經濟合作社基礎上,依據《公司法》推動成立村級資產管理公司,由國投公司參股村級資產管理公司,把宅基地、小戶、農田等村域生態資源,通過定位、定量、定權、定價、定股入賬至村公司,與金融機構打通。把過去多年來投入到鄉村基礎建設中的沉默資產激活。在保護宅基地與土地紅線下,保護農民財產性收益,在激活經營權中實現資產增值。

「一農三產,保本共利」,是指通過激活鄉村宅基地土地資本,發展鄉村二三產業,用二產三產的利潤補貼一產,從而既保障農業一產之本,又獲得二三產之利,實現保本共利。

目前農村宅基地三權分置改革普遍推行的是整片整房模式,但一是遇到農民不願完全放棄宅基地導致戶村企之間權益關係難以理順而受阻,二是村集體經濟組織囿於傳統的社隊集體組織(即人民公社生產大隊的以村為界、限於本村農戶的傳統集體經濟)體制機制導致難以對接社會資本等問題。激活農村宅基地資本要素亟需突破這些瓶頸。

鄉村振興中的要素市場化改革是龐大而複雜的系統,必須穩妥漸進,分解突破。激活農村土地資本要素,以宅基地特別是閑置宅基地為突破口具有現實可行性。進一步推進農村宅基地三權分置改革,用整片整房的粗放方式可能並非上策,關鍵在於細化和理順,即細分宅基地不同功能進行三權細化改革,理順農戶、集體和外來投資的權益關係。

如何激活農村宅基地土地資本?筆者建議,第一,用產權細分方法推進農村宅基地的市場化、資本化改革。鼓勵各地各方在細化與理順上探索和試驗改革新方法新模式,鄉村振興決策部門應及時總結推廣成功經驗,出台相關指導政策,讓執行操作層有依據和「定心丸」。第二,用現代經營組織形式改革村級集體經濟體制機制。根本改變傳統社隊集體以村為界的封閉式體制機制,用平台思維建立能夠融合本地農戶、村集體和外部投資、城市客戶的平台式經營組織及其機制。可在深入研究現有的村級資產經營公司(各地名稱或有不同)的基礎上,梳理適用的體制機制,由省級決策部門出台專門的指導性文件,經過一個時期的完善和檢驗,形成更加規範化模式的政策規定。

(作者宋宏系安徽創新發展研究院研究員)

——

「長三角議事廳」專欄由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重點研究基地·中國現代城市研究中心、上海市創新基地長三角區域一體化研究中心和澎湃研究所共同發起。解讀長三角一體化最新政策,提供一線調研報告,呈現務實政策建議。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