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核研報:風電平價時代到來!大功率+高塔筒+長葉片大勢所趨,龍頭有望持續受益(名單)

本產品由優品投顧提供,機構編號ZX0111。風險提示:本產品僅供參考,不構成具體投資建議,旨在提供信息資訊服務。用戶需獨立做出投資決策,風險自擔。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風力發電機是將風能轉換為機械功的動力機械,由基座、塔筒、風機、葉片組成。其中:塔筒提升風機高度,並可以作為傳輸線路的通道;機倉內有各種發電機組和其他控制設備;而葉片是風力發電機組的關鍵部件之一,其設計、材料和工藝決定風力發電裝置的性能和功率。

  風電產業鏈由三部分組成:上游為原材料及零部件製造,中游為風機總裝,下游為風電場投資運營。其中:原材料和零部件廠商處於產業鏈的上游,核心零部件包括齒輪箱、發電機、軸承、葉片、輪轂等,生產專業性較強;風機製造企業處於行業中游,市場集中度較高,對於上游溢價能力總體較強;風機製造企業的下遊客戶是以大型國有發電集團為代表的投資商。

  從產業鏈利潤分配來看,風電產業鏈的製造端,零部件中的主軸、軸承、法蘭、電纜、變流器毛利率較高,塔筒、葉片其次,整機環節處於製造端最低。總體來看,下游投資運營商>上游零部件製造商>中游整機商。

  從成本端來看,風力發電的成本包括:風電項目前期建設時的投資成本,和生命周期內的運行維護成本和財務費用。

  從投資成本來看,海上風電的平均投資成本約為陸上風電的2倍左右,當下海風建設成本在15000-17000元/KW,陸風建設成本在5000-7000元/KW。分別拆分陸上和海上建設成本發現:陸風的風電機組與塔筒佔比高,風電機組佔比60%,塔筒及其他設備佔比15%,其他方面的費用佔比相對較少;海風的施工成本相對較高,以廣東省海上風電成本構成為例,風電機組與塔筒成本佔比合計不超過50%,而風機基礎及安裝成本佔比為25%,在海上弔裝船比較緊張的時候,該項成本還會進一步上升。

  從細分環節來看,葉片、齒輪箱、發電機是風電整機中價值量最大的零部件,成本佔比最高。

  歷史上風電裝機量根據政策呈現周期波動,新增裝機在2015年和2020年分別達到兩次高峰,主要是由於補貼政策的調整所致。在2020年陸上風電補貼退出後,風電行業進入了全新的發展階段。2020年是陸上風電補貼的最後一年,導致陸風搶裝,2021年也可能會是海上風電補貼的最後一年,將迎來海風搶裝。截至2020年累計裝機規模已達282GW,風電行業將有望全面進入按照燃煤標準價上網的時代。

  華創證券認為,風電有望進入「退補-行業爭相降本-刺激需求-行業競爭加劇-降本」的正向循環,進入高速成長期,疊加碳中和的國家戰略目標,陸上風電以及消納問題更容易得到解決的海上風電有望在「十四五」期間實現高速增長。預計2021年風電新增裝機30GW+,其中海風搶裝帶來7.5GW裝機預期。

  根據國際可再生能源署的數據,海上風電、陸上風電、光伏的平準化度電成本(LCOE)在2010-2020年間分別下降48%、56%、85%。截至2020年,海上風電、陸上風電、光伏的度電成本約在0.54元/KWh、0.25元/KWh、0.37元/KWh。相較於光伏的下降空間來看,陸上風電仍有較大進步空間。中國陸上風電平均LCOE已位於世界前列,2020年為0.24元/KWh。

  度電成本簡單來說就是發電項目每千瓦時上網電量所發生的成本。陸上風電的度電成本是由總的建設成本、運營成本、項目的發電周期、財務成本決定的。由於風機成本的絕對值下降空間變小,運維成本的下降已經比風機成本的下降對於LCOE的下降有更明顯的影響。運維成本的下降排在更首要的位置。

  從行業發展趨勢來看,使用大功率機組能夠顯著降低靜態投資額和度電成本。在上述背景下,風電大型化能夠顯著提升風電項目的經濟性,刺激風電裝機需求。風電大型化主要體現在三個方向:①風電機組發電功率增大;②高塔筒;③葉片大型化。

  華創證券認為,為達到2025年非化石能源佔一次能源的消費比重為20%,2030年風電總裝機至少800GW的目標,未來10年中國風電總裝機年均增速需保持11%的水平。隨著陸上平價時代到來,政策倒逼產業降本,激發行業活力,看好風電行業的長期發展。在風電大型化的趨勢下,具備競爭力的龍頭企業受益>>>付費查看完整內容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