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與遠征》遭抄襲?莉莉絲起訴《小浣熊百將傳》《英雄召喚師》!換皮遊戲為何屢禁不止?

  原標題:《劍與遠征》遭抄襲?莉莉絲起訴《小浣熊百將傳》《英雄召喚師》!換皮遊戲為何屢禁不止?

  近日,《劍與遠征》發佈公告稱,他們最近收到大量玩家投訴,發現市面上存在部分涉嫌抄襲《劍與遠征》的遊戲。在取證調查後,莉莉絲已向《英雄召喚師》《小浣熊百將傳》兩款遊戲的開發及運營公司提起侵權訴訟。

  這則訴訟消息,再次將「換皮遊戲」這一行業貓膩擺上檯面。所謂「換皮遊戲」,也稱「遊戲馬甲包」,找到市面上已成功的主流遊戲產品,保留其優秀的玩法、數值、架構和故事線,對其人物、場景、畫面、文案等做調整,「換湯不換藥」地包裝成新遊戲進行推廣。

  21世紀經濟報導梳理過往類似「換皮遊戲」案件後發現,「換皮遊戲」在對原創者利益、消費者權益和市場競爭秩序造成損害之後,通常會引發著作權和不正當競爭糾紛,維權過程存在諸多難點,成本居高不下。 

  伽馬數據聯合創始人兼首席分析師王旭向21記者分析,換皮屢禁不止背後,顯示了國內遊戲核心玩法創新的整體乏力。同時,高額的研發投入和漫長的開發周期,也讓許多遊戲廠商望而卻步,進而選擇走向灰色地帶。

  近期對遊戲行業高強度監管的信號背後,也顯示了監管機構對高質量、高水平遊戲有效供給的期望。7月29日,中宣部出版局副局長楊芳在ChinaJoy的致辭中表示:「網路遊戲是聲光電、文藝理的結合體,融合了音樂美術文學等各種藝術元素,不少人把網路遊戲稱為『第九藝術』,這既是對我們的激勵肯定,也體現了一種品質上的期望要求。」

  《劍與遠征》遭抄襲?

  在公告中,莉莉絲遊戲表示已將取證內容提交法院,對《小浣熊百將傳》研發及運營公司北京提塔利克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暢遊時代數碼技術有限公司、北京冠游時空數碼技術有限公司,以及《英雄召喚師》研發及運營公司上海墨白計算機科技有限公司和上海麻鷗網路科技有限公司,分別提起了著作權侵權及不正當競爭訴訟,要求相關責任方停止被控的侵權行為並賠償經濟損失。且根據投訴,蘋果已從App Store下架《英雄召喚師》。

  上海市徐匯區人民法院於10月8日發佈的受理通知書顯示,法院已決定立案審理上海莉莉絲網路科技有限公司、上海莉莉絲計算機技術有限公司訴與北京提塔利克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暢遊時代數碼技術有限公司、北京冠游時空數碼技術有限公司著作權權屬、侵權糾紛及不正當競爭一案。

涉嫌侵權內容界面設計類似。《劍與遠征》供圖。

  21記者就本次訴訟多次聯繫被告三公司,冠游時代的法務、公關均表示暫時無公開對外回應。截至發稿,記者無法聯繫到暢遊和提塔利克公司。

涉嫌侵權內容玩法類似。《劍與遠征》供圖。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莉莉絲遊戲同時從著作權保護和反不正當競爭兩個角度進行維權。新修訂後的《著作權法》將「電 影作品和類電作品」的表述變更為「視聽作品」。在原來的表述中,網路遊戲難以在《著作權法》所規定的文字作品、音樂、美術、電 影等9項作品類型中找到符合條件的類型,而新《著作權法》中,遊戲可以作為一個整體(包括遊戲的整體畫面、文字內容、美術內容等具體組成部分)被納入保護範圍,作為視聽作品主張權利。

  遊戲玩法是思想還是表達?

  在討論「換皮遊戲」法律糾紛之前,得先回到著作權法中的一項主要原則:「思想與表達二分法」。該原則將作品分為思想與表達兩方面,著作權法只保護對於思想觀念的獨創性表達,而不保護思想觀念本身。

  西南政法大學民商法學院副教授曹偉指出該類遊戲法律維權的難點之一在於:認定遊戲玩法是屬於思想還是表達?而這涉及到遊戲規則是否在著作權法保護範圍內的問題。他進一步分析表示,在遊戲層面,表達與思想的距離過於接近,所以很多時候對於遊戲玩法、規則屬於思想還是表達存在爭議,而這一點因為遊戲規則的多種多樣,「目前又無法通過法律來統一規制,故此需要在實際的案例中進行個案分析。」

  曹偉提醒,莉莉絲此次在玩法和遊戲規則方面進行維權,極有可能再次陷入思想與表達的爭論之中。他指出,卡牌與套牌的組合實質上也是玩法或是規則的一種,實務中被歸為思想一類,一些遊戲文案因為篇幅過短,難以作為文字作品予以保護,所以在設計訴訟策略的時候還需要多加考量。

  在原遊戲構成著作權法意義上的作品後,要進行法律維權的第二個難點就是認定「換皮遊戲」構成侵權。曹偉表示,侵權的關鍵就在於換皮遊戲與原遊戲是否構成實質性相似,即作品之間內容表達含義在字詞排列有所不同的情況是否表達出了相同的意思,給予公眾相同的感受。因此,他建議莉莉絲遊戲在玩法層面還需要進行細緻的證據搜集以及法律探討。

  「這一點在著作權侵權案件中尤為重要,也是雙方當事人集中爭議的焦點,法官評析案件時也會著重對這一方面進行論述。」曹偉表示。

  此前2018年《花千骨》案已開啟遊戲玩法保護先例,該案在當年以3000萬元刷新了網路遊戲賠償金記錄。2015年8月5日,手機遊戲《太極熊貓》的開發商蝸牛公司向一審法院提起訴訟,認為《花千骨》手機遊戲「換皮」抄襲了《太極熊貓》遊戲,即僅更換了《花千骨》遊戲中的角色圖片形象、配音配樂等,而在遊戲的玩法規則、數值策劃、技能體系、操作界面等方面與《太極熊貓》遊戲完全相同或者實質性相似。 

  法院查明,《花千骨》遊戲與《太極熊貓》遊戲相比,其中有29個玩法在界面布局和玩法規則上基本一致或構成實質性相似;另外《花千骨》遊戲中47件裝備的24個屬性數值與《太極熊貓》遊戲呈現相同或者同比例微調的對應關係;《花千骨》V1.0版遊戲軟體的計算機軟體著作權登記存檔資料中,功能模塊結構圖、功能流程圖以及封印石系統入口等全部26張UI界面圖所使用的均為《太極熊貓》遊戲的元素和界面。

  該案是中國首例通過判決明確網路遊戲中玩法規則的特定呈現方式,可以獲得《著作權法》保護。巨額賠償的背後,則是法院對於軟體資料、數值裝備、圖形界面、玩法規則的保護探索。

  如何解決「換皮遊戲」行業痛點?

  「相比於開發成本和周期,不確定的違法成本,讓許多遊戲廠商心存僥倖。」王旭分析,換皮現象的底層邏輯,還是因為遊戲換皮可以最大程度地跳過遊戲開發設計這個充滿不確定性的過程,節省了遊戲開發所需的成本,以及未來遊戲投入市場的試錯成本。

  研發支出是眾多遊戲開發商需要巨額投入的重要一環。遊戲工委發佈的《2020年中國遊戲產業報告》指出,超大型遊戲公司的投入費用超過10億元,如完美世界連續五年的研發費用均超過13億,網易更是高達84億(但包含了大量非遊戲研發成本)。

  另外一個值得討論的是研發成本佔比(即研發投入占營業收入比例)的問題。這10家公司的研發比處於4%-33%的範圍里,其中15%-20%是一個業內比較普遍的水平。

  易觀電競分析師董振提醒,雖然說換皮遊戲跳過遊戲開發環節減少開發成本,但這對於原版遊戲內容的版權作者是極度不尊重的行為,「粗製濫造的換皮行為也會對遊戲玩家造成體驗壓力。」

  不過,「換皮遊戲」並不總是走運,2018年3月版號發放收緊後,對於版號的把關也越來越嚴格:一款遊戲產品只能對應一個版號的要求,讓換皮廠商的原始打法受到打擊。因為,隨著版號申請的周期更長、流程更複雜,將好不容易申請得到的版號用於換皮遊戲,顯然不是理智的行為。

  監管也正在打擊換皮遊戲。2020年10月,由於嘉翔軟體《亂鬥吧神射手》與已批遊戲《狙擊的榮耀》高度相似,衝浪游網路《九魔劫》與已批遊戲《武林爭霸》高度相似,頂聯科技《英靈學徒》與已停運遊戲《罪惡之城》內容相似,存在套取版號的問題,因此國家新聞出版署對三家遊戲公司分別處以6個月、9個月、6個月暫停版號申請處罰。 

  曹偉向21記者分析,換皮遊戲存在的根本原因在於資本的逐利和商業的競爭,雖然競爭在一定限度下能夠有效推動遊戲的更新換代和遊戲產業的發展,但是超過一定限度就會損傷到遊戲開發者的熱情,高額成本得不到應有回報勢必會損傷創新熱情,這並不符合《著作權法》的立法目的。他建議,監管部門需要在超出一定限度外的惡意競爭行為予以嚴厲規制,而在限度以內的競爭最好由行業和開發商自行調節,給予市場主體充分的公平競爭環境,也可以成立行業協會對限度以內的市場行為進行監督和引導。

  「遊戲推陳出新是必然趨勢,但『換皮遊戲』實質上已經偏離了公平競爭的範圍,所以一定要嚴厲打擊這樣的行為,肅清不正之風。」曹偉說。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