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米黃汪:與手機廠商做手錶出發點不同 自研OS已向第三方開放

  文 | 新浪科技 張俊

  「手機廠商都在做智能手錶, HM I"> 華米科技 有什麼優勢?」

  華米科技創始人、董事長兼CEO黃汪直言,從2014年做可穿戴設備開始,自己已經被這個問題問了七年。

  在他看來,這期間不斷有手機廠商入局,但華米科技與他們不同的是,整個公司一千多人在七年的時間里專註在一個領域做深做精,目前已經把晶元、感測器、AI演算法、終端產品、OS等一系列技術都掌握在自己手中。

  「我們的方向很專註,我們的使命就是科技連接健康,這跟大的手機公司的方向是不太一樣的。」黃汪說,手機廠商做手錶,還是以手機為中心的生態來思考問題,關注的是手錶怎麼連手機、智能家居、汽車;而華米是以健康為中心來思考問題,要建立健康類的生態。戰略不一樣,給用戶提供的價值就會越來越不一樣。

  比如在近日剛剛發布的Amazfit GTR 3和GTS 3系列智能手錶上,就搭載了最新一代華米科技自研的 BioTracker™ 3.0 PPG生物追蹤光學感測器,升級為6通道配置,帶來心率、血氧、壓力和呼吸速率測量,支持房顫心律失常自動甄別、夜間睡眠質量分析、零星小睡記錄等健康功能。

  其中,Amazfit GTR 3 Pro首次搭載PumpBeats™血壓監測引擎,並通過與北京大學第一醫院合作,共同研究腕部智能血壓手錶在未診斷高血壓人群中對高血壓的篩查作用。

  黃汪表示,華米未來將推出更多的健康功能,比如血糖,以及其它更深入的疾病監測。

  另外黃汪認為,華米與手機廠商不同的是,在手錶與手機的互聯互通上做得最好。華為手錶與華為手機匹配更好,一加手錶與一加手機匹配更好,但如果用戶買的是 蘋果 手機但又不想買蘋果手錶,華米可能就是最佳的選擇。

  「不是所有的用戶買了 小米 的手機就一定想買小米的手錶,也不是所有的用戶買了華為的手機想買華為的手錶,都不一定的。所以我們反而是兼容了最多的手機廠商的手機,是互通做得最好的一個公司。」

  在智能手錶上,華米確實比其它手機廠商更加深入,已經推出了數代自研的黃山晶元,以及自研的Zepp OS。

  黃汪坦言,自研晶元的過程很痛苦,從終端廠商跨越到做晶元存在有很大的鴻溝,需要投入很多,可能一開始有很多資金投入就浪費了。但只要有市場基礎,戰略是對的,堅持往下走,總會走到成功的彼岸。

  在自研OS上,華米也經歷了同樣的過程,需要持續多年的重投入。在全新發布的Amazfit GTR 3和 GTS 3系列上,也首次搭載了自研的原生智能手錶操作系統Zepp OS。 

  黃汪透露,華米已經將Zepp OS授權給了關聯公司億通科技,由他們服務更多第三方廠商,包括在智能家居、IoT領域所有希望用Zepp OS的廠商。

  開放Zepp OS背後,也有著華米擴大自身手錶與其它IoT廠商互聯互通的意圖。黃汪舉例,如果一個智能門鎖、智能檯燈用上了Zepp OS,自然而然就會跟華米手錶連通,因為連接協議都是打通的,就可以實現用手錶刷智能門鎖、控制檯燈。

  自研晶元和OS背後,是華米付出的巨大的研發投入。黃汪表示,過去三年,華米平均每年的研發投入超過4億元,2020年超過5.3億。「我們的競爭對手都很強,不管是華為也好、蘋果也好、三星也好都很強,所以我們沒有辦法,只能是重技術投入這樣的一個方式往前走。」

  在加大研發投入的同時,華米科技聯合創始人、全球銷售與營銷副總裁兼中國區總裁范斌認為,華米未來在中國市場將專註兩大方向,第一是繼續加強渠道建設,與其他品牌相比,華米成立的時間還比較短,渠道建設是需要持續加強的,也會是中長期戰略;另外就是加強品牌建設,希望讓更多消費者了解華米的品牌內涵和產品。

  這也是華米此次發布Amazfit的中文名「躍我」的目的所在。

  為了增強競爭力,黃汪還定下了華米智能手錶在中國這個母國市場要比全球市場價格更便宜的策略。「我們也希望能夠用我們技術那麼先進,功能那麼好,產品這麼精良,價格又定得那麼合理,能夠快速地彌補我們在中國市場的品牌、渠道,相對於其他手機廠家品牌渠道上的劣勢,希望能夠讓更多消費者認識到我們品牌跟手機品牌不一樣的地方。」黃汪說。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