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府書展·專訪|周嘯天中國詩歌經典作品一百首系列:「撰寫花了一年,準備用了一生」

原標題:天府書展·專訪|周嘯天中國詩歌經典作品一百首系列:「撰寫花了一年,準備用了一生」

封面新聞記者張傑實習生李心月

子曰:「小子何莫學夫詩?詩可以興,可以觀;可以群,可以怨。」詩言志,歌永言,古人和詩以歌,造就了一首首傳唱至今的經典佳作。在四川大學文學與新聞學院教授、第六屆魯迅文學獎詩歌獎得主周嘯天看來,學習詩詞的不二法門,是通曉名篇。為了幫助大眾更深理解詩意精髓,他精選了中國歷代以來兼具思想性、藝術性和趣味性的詩歌名篇,編寫了一套「中國詩歌經典作品一百首系列」叢書。

在即將開幕的2021天府書展期間,周嘯天也將攜帶他的這套叢書亮相與讀者現場交流。10月16日中午,「邂逅詩歌,做一個詩性的人」——「中國詩歌經典作品一百首系列」新書讀者見面會將在1號展場3號活動區舉行。周教授將為讀者談一談他對於詩詞的獨特見解,帶領讀者領略詩詞之美,並為大家簽名售書。

「中國詩歌經典作品一百首系列」叢書包括《詩經一百首》《古詩一百首》《唐詩一百首》《宋詞一百首》《宋詩一百首》《元曲一百首》等等。每本書中所選錄的詩人和詩歌都極具代表性。

周嘯天用簡潔而不失文雅、風趣的語言為每首詩作注、點評,角度新穎,語言精練。這套書不僅能夠讓讀者感受到詩歌的韻律之美,更有助於提高讀者的詩歌鑒賞能力和傳統文化修養。俗話說,好詩不厭百回讀。周教授說,讀者由此入門,循序漸進,必能登詩詞大雅之堂。

在書展之前,周嘯天教授接受了封面新聞記者的專訪。

封面新聞:「中國詩歌經典作品100首系列」九本書,花費您多長時間?在您出過的書當中,是怎樣的一個位置,它有怎樣的特點?

周嘯天:撰寫花了一年,準備用了一生。何以言之?我的詩學生涯起步於十歲時讀到中華書局的四種100首(分別為唐詩、宋詩、唐宋詞和歷代民歌)。這四種100首,並沒有貫通中國詩史,同時受限於時代,選目未克盡善。必須加以新編。我編的這個100首系列九種,包括《詩經100首》《古詩100首》《唐詩100首》《宋詞100首》《宋詩100首》《元曲100首》《明清詩100首》《今詩100首》《新詩100首》,囊括了各朝各代詩歌之精華;選目可以說後來居上,解詩又是我的強項。我希望這套書對得起新一代讀者和未來的詩家。

封面新聞:在這九本書中,還有一本書是《新詩100首》。我們都知道您研究傳統詩詞,沒想到您對新詩也有深入探究。你如何看待漢語新詩與中國古典詩歌的關係?您個人認為,漢語新詩有哪些重要的優點和不足?

周嘯天:漢語新詩與中國古典詩歌沒有直接的傳承關係,作為漢語詩歌,它們在本質上有相通之處,諸如靈感、意境、韻律、通感、陌生化等等。漢語新詩最重要的優點是具有創作意識,不在意詩的社會應用功能(人際贈酬),更講內在韻律(情緒的自然消長),從而作品的完成度高,容易做到應有盡有應無盡無,容易產出完美的藝術品。不足之處是很多人沒有意識到這一點,把詩寫成分行的散文。此外,這一百年間,新一代詩人對上一代詩人普遍失敬,每一代都有推倒重來的意思。而在傳統詩詞領域絕對沒有這樣的情況。例如宋人對唐詩標新立異,卻不影響他們對唐詩的推崇有加。

封面新聞:您在編寫這套書的時候,最大的感觸是什麼?您想對讀者說些什麼?

周嘯天:最大感觸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數百年」吧。比如《今詩100首》中,選了川大已故教授曾緘《布達拉宮詞》,這首七言古詩的內容是寫倉央嘉措傳奇,可以說是「以易傳之事,為絕妙之詞」,其藝術水準可以比美白居易《長恨歌》。盡人皆知的兩句倉央嘉措情歌:「世間安得雙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其實就是曾老先生用七絕體作的漢譯,完全是譯者的再創作。又如在網上影響很大的女詞人孟依依的閨情詞《南歌子•周末網上算命》,連唐詩學家劉學鍇老先生讀了都佩服得不得了,說:「既古典又現代,既嬌羞又大方,令男子作閨音者挖空心思也想不到。易安在世,亦當自愧不如也。」順便說,今詩不好選,在於選家怕得罪活人。我選今詩100首,標準是作品征服了我,才能入選。

封面新聞:當下您手頭在做些什麼研究工作?還會有怎樣的出版計劃?

周嘯天:「中國詩歌經典作品100首系列」策劃方案,是「9+1」的方案。也就是說,還有一本書要出,書名叫《我怎樣做詩》。這本書與前九種的關係,是讀和寫的關係。也就是說,前九種是閱讀經典,向經典致禮;後一種則是從這裏出發,走自己的路。我對學生常說兩句話,一句是:「讀也,寫在其中矣。」另一句是:「讀到什麼份上,寫到什麼份上。」這兩句話的涵義,就由這個「9+1」方案,作出了具體的詮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歡迎向我們報料,一經採納有費用酬謝。報料微信關注:ihxdsb,報料QQ:3386405712】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