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長護險:在全國49個城市試點,為失能老人提供生活醫療服務

原標題:揭秘長護險:在全國49個城市試點,為失能老人提供生活醫療服務

蘇州市姑蘇區95歲老人張家楨無法自己走路,她的老伴則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他們一人住到了護理院,一人選擇居家養老。68歲的兒子每天給居家的張家楨送來一日三餐,卻因為自己身患冠心病身體不好,沒法照顧老人。

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數據結果顯示,中國60歲及以上人口超2.6億,佔總人口18.70%,老齡化程度進一步加深。此外,九成左右的老年人都在居家養老。

截至2019年底,像張家楨和老伴這樣的失能人員在中國已超4000萬人。

針對失能老人的護理,也引起了地方和國家層面的重視。2012年,青島在全國率先建立了長期護理保險制度。長護險,即為長期失能人員的基本生活照料和與基本生活密切相關的醫療護理提供資金或服務保障的社會保險制度。

2016年,隨著《關於開展長期護理保險制度試點的指導意見》的出台,上海、成都、蘇州等15個首批試點城市拉開了長護險探索的序幕。2020年9月,國家醫保局會同財政部印發《關於擴大長期護理保險制度試點的指導意見》,明確增加長護險試點城市。

張家楨是在2020年7月開始享受長護險服務的,按照蘇州規定,享受居家護理服務的重度失能人員,每月可獲得服務時長30個小時,中度失能人員,每月26個小時。

國家醫療保障局數據顯示,截至今年8月3日,49個長期護理保險制度試點城市參保人數達1.34億人,累計享受待遇人數為152萬人。

10月7日,秦姝穎為90歲的重度失能老人李淑英做肩關節被動活動。 新京報記者 郭懿萌 攝

「能幫助失能老人,我覺得很有價值」

10月7日早7點50分,秦姝穎開始提供長護險服務。她服務的對象是住在北京市石景山區的90歲老人李淑英。

「今天的項目是洗頭和理髮,起床後馬上洗頭會不舒服,必須讓她活動一下筋骨,熱熱身。」秦姝穎趴在李淑英耳旁大聲喊著,讓她配合活動肩關節。洗頭理髮和肩關節被動活動,都是石景山區長護險護理員32項服務項目之一。

2019年底,88歲的李淑英摔倒後腿部骨折,下半身幾乎癱瘓。這是李淑英參加長護險的第一年,也是北京市石景山區進行長護險試點的第一年。

長護險,即為長期失能人員的基本生活照料和與基本生活密切相關的醫療護理提供資金或服務保障的社會保險制度。試點階段,原則上主要覆蓋職工基本醫療保險參保人員。

北京市石景山區醫保局長護險試點辦公室負責人李強介紹,在石景山區享受長護險居家護理服務的居民,每個月可以獲得12個小時的入戶服務和1044元的護理補貼。

秦姝穎是在2019年開始從事護理工作的。她聽說上海的長護險培訓做得好,學成之後做長護險護理員薪資也較高,特意前往上海參加了辦學機構的培訓。

在三個月的培訓時間里,秦姝穎學到了很多標準化操作。光是輪椅一項就有很大的學問,比如將老人從床移動到輪椅,輪椅一定要保持剎車狀態,「你要讓老人摟住你的脖子,借力把他扶起來,讓他有個緩衝。移動之前一定要詢問他頭暈不暈,能不能做下一步。」將老人移動到輪椅上之後,安全帶一定要扣牢,否則容易栽倒,上坡下坡的時候,要告訴老人或者扶著他貼緊輪椅的靠背。

秦姝穎記得,她參加的那一期長護險培訓有幾百人,最後只有30%通過考試。

長護險實施五年來,蘇州市護理員數量已達到2.5萬人。據蘇州市醫保局抽樣統計,居家機構從事長護險服務護理員較不從事長護險服務護理員,目前薪資高15%左右。

父親中風去世後,韓英把原來的工作辭了,成為一名蘇州市長護險護理員。父親中風的時候,國家還沒有長護險政策。因為自己工作忙,沒辦法一直護理父親,於是把他送到了護理院。去了沒半個月,父親就嚷嚷著要出來。「他說他在那裡害怕,沒有家人的感覺。」父親的離世成為了韓英最大的遺憾。

「很多人問我為什麼要做護理員,我知道這樣的老人,真的很需要我們為他們服務。」韓英覺得,能幫助這些失能老人,她很開心,「能幫助他們,我覺得我這輩子很有價值,多少彌補了我對父親的虧欠。」

10月7日,秦姝穎為90歲的重度失能老人李淑英理髮。攝

「我把失能老人當正常人對待,他們把我當女兒」

長護險對於各個試點地區來說,都是摸著石頭過河。第一個試點城市青島的制度一開始主要保障醫療護理,隨著試點改革深入,保障內容拓展至醫療護理和生活照料。醫療護理以健康管理和維持性治療為主。生活照料包含長期護理、康復訓練、安寧療護、臨終關懷、精神慰藉等61個項目。

2020年4月,蘇州長護險居家護理服務人員在普通護理員基礎上新增了醫療護理員。普通護理員負責洗澡、協助進食等居家生活護理工作,醫療護理員則可以為有需求的老人提供留置尿管護理、壓瘡預防等居家醫療護理服務。目前蘇州市區內平均每天給約一萬名失能人員提供長護險服務。

對於護理員們來說,除了給失能老人提供必要的護理,他們的工作還會為老人帶來心理上的慰藉。

家住蘇州吳中區83歲的唐春蘭是在2018年開始享受長護險服務的,每月30個小時。此前她已全身癱瘓,但女兒身體也不太好,還要出去打零工,經濟壓力大,無法全天照顧她。

韓英作為她的護理員,在長期照顧的默契中,已經能看明白唐春蘭的手勢和眼神。「她想喝水就會指指自己的嘴巴。我有時候要走了,她會拉住我的手。」

基本上每四天,韓英都要幫唐春蘭換床單,她先把唐春蘭的身體輕輕扭轉成側卧,然後把床單的一半捲起來,再從老人身下把床單抽出。在經歷培訓之後,像換床單這種工作就很輕鬆了。「老人身上容易產生皮屑,常換床單和衣服會讓她舒服一點。」

她也碰到過失智的老人,會罵人甚至打人。但是韓英知道,他們還有殘存的意識。她看到,別人罵失智的老人,老人也會哭,「所以我要把他當正常人一樣去對待。他們把我當女兒一樣,有時候會說:『女兒來了』。」

秦姝穎也負責護理一位60多歲的阿爾茲海默症患者,會變著花樣去哄著他。「今天中午有好吃的,真香。」她假裝咂吧著嘴,手在嘴前面比劃。

這個患者不喜歡洗澡,每次洗澡都會憤怒地打人。有一次把秦姝穎的胳膊捏得青紫,一個禮拜才消掉。她能理解他們,「他長期卧床,哪都去不了,心裏鬱悶。有時候我去看到他愣愣地望著天花板,半天才能把目光移過來,我就讓他靜靜地待會兒。」

「他妻子跟他說話他也不理,還拿拐杖打她,有時候她會和我說,要不要把他送到養老院去。我就安撫她多一點耐心,養老院的老人多,難免沒有家裡照顧得無微不至。」

10月9日,護理員在幫老人洗腳塗雪蛤素後,再把襪子穿上。老人襪子的前腳掌和腳後跟處都被剪下,這樣露出腳掌,穿鞋不容易滑倒。新京報記者 郭懿萌 攝

為家屬提供專業性護理培訓

北京市石景山區民族養老院是北京長護險首批協議護理服務機構,在院老人將近500人,其中裏面有140人享受長護險待遇。石景山區醫保局長護險試點辦公室負責人李強介紹,長護險能為居住在養老院的重度失能老人每個月節省近2000元負擔。

蘇州市醫療保障基金管理中心長期護理保險科副科長朱蕾艷稱,長護險實施以來,也促進了蘇州養老產業的良性發展。蘇州市住院護理機構從最初試點時的25家增至140家,居家護理機構從零起步擴充到100家,居家護理服務站點達到423個。

「目前入住護理院的中度與重度失能人員定額標準分別為每天23元、30元,一個月算下來長護險能為失能人員減輕經濟負擔900元左右。同時,住護理院的失能人員發生的醫療護理費用由醫保基金按規定支付,每人每月平均可減輕經濟負擔近3000元。」朱蕾艷介紹。

除了在院享受長護險的人員,養老院還存在一個輻射作用,他們會上門提供居家服務。目前北京市石景山區民族養老院負責80個老人的長護險居家服務。

「這80個老人的家我基本都去過,會發現家屬在照顧方面專業性很差。比如老人的翻身不到位,就會產生褥瘡。我們發現老人的骶尾部已經破皮了,家屬不知道那個是壓瘡,於是把這個部位墊得很厚。但是墊得越厚,老人這塊部位越容易破皮。」石景山區民族養老院院長郝青青記得,他們給好幾位老人家屬指導過,這種情況一定要翻身,適當使用防褥瘡氣墊,保持老人身上乾燥。

李強介紹,石景山區已將家屬納入居家護理員範圍內,對家屬進行培訓,使他們在護理老人的時候更專業。「我們剛開始開展服務的時候,發現很多重度失能老人肌肉萎縮、關節扭曲,家屬連患者指甲都不敢剪,洗頭更洗不了。後來我們就慢慢教會他們這些照護技能。」李強回憶道。

參加長護險之後,李淑英的兒媳孫志紅跟著秦姝穎學習了肩關節被動活動手法及老人需要咯痰時正確拍背手法等。

這樣的家庭照料者交流培訓青島也在開展。「通過我們傳授照護技巧,舒緩家屬情緒,提高患者及家庭生活質量。」青島市醫保局工作人員介紹。但是相比教會家屬照顧失能失智老人來說,青島發現,延緩預防失能失智更為重要。「我們開展失能失智篩查及功能維護訓練,比如吞咽訓練、肌力訓練、防跌倒訓練等。」

試點至今,青島長期護理保險享受待遇人數從約8000人擴大到了7.1萬人,資金支出從約4500萬元增長到了35億元,護理服務機構從143家增加到了978家。

蘇州市醫保局牽頭建設長護險信息系統,首次實現長護數據分析大屏監控。蘇州市醫療保障基金管理中心供圖

未來長護險覆蓋範圍應擴大

在北京大學人口所教授喬曉春看來,長護險制度在中國是必須要建立的一種制度。「老年人的主要需求就是日常生活、看病和照護這三個方面。養老保險、醫療保險滿足的是前兩個方面的需求,而照護是老年人最需要的服務,目前仍然是一項空白,所以長護險的試點和推廣是必須要做的事情。」

喬曉春認為,長護險試點地區從總體來說,經濟情況都較好,醫保統籌基金相對有剩餘。目前長護險基金的主要籌資方式是從醫保中劃撥一部分錢,當地政府從財政收入中拿出一部分錢。

南開大學衛生經濟與醫療保障研究中心教授朱銘來也認為,目前長護險的籌資方式埋下一定的隱患,各地醫保基金的結餘情況不一樣,這種模式是否適應還需要長期試點觀察。「長護險單獨籌資是未來的一個大趨勢,要完善多元的籌資方式,使其形成良性的收支平衡。」

「目前國家對於長護險沒有統一的政策,不同試點城市的方案完全不同,都有各地的特色,建議國家統一標準。」一些城市也表達了對於國家制定長護險統一標準的期待。

今年8月,國家醫保局會同民政部印發了《關於印發〈長期護理失能等級評估標準(試行)〉的通知》,在總結地方經驗基礎上,從待遇均衡性、制度公平性方面考慮,國家統一了失能人員評估標準。

除了這些問題之外,上饒市醫保局在試點過程中提出了人才嚴重缺失的問題。上饒市醫保局長護辦工作人員表示,目前護理服務人員普遍存在專業技能低、年齡偏大、人數偏少、服務水平良莠不齊等缺點,隨著長護險保障範圍的擴大,享受待遇人群的增長,護理服務人員已無法滿足失能人員的護理需求。

人員缺失不僅在於護理服務人員,還在於醫學類和信息類的長護專業經辦人員的短缺。之後上饒市會加強對親情護理人員的技能培訓,鼓勵定點護理服務機構優先吸納親情護理人員,積極引導親情護理人員再就業。

據國家醫保局消息,截至今年8月3日,49個長期護理保險制度試點城市參保人數達1.34億人,累計享受待遇人數為152萬人。

喬曉春認為,未來中國長護險的覆蓋範圍應該逐步擴大,因為老年人的照護需求不僅僅是醫療照護或康復,更多涉及很多生活方面的照護。

(文中李淑英、唐春蘭均為化名)

新京報記者郭懿萌

編輯劉倩

校對劉越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