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加班太多難以承受,32.8%的受訪者會準備跳槽,23.6%會消極怠工、請假以示不滿

  原標題:面對過度加班 超半數受訪者會要求漲薪資或減少工作量

  加班對當下一些職場年輕人來說是常事。年輕人是否知曉勞動法關於加班時長的相關規定?在自己的合法權益受到侵害時,他們會怎麼做?近日,中國青年報社社會調查中心通過問卷網(wenjuan.com),對1641名受訪者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78.5%的受訪者知曉勞動法中關於加班時長的規定。面對過度加班,超半數受訪者會要求漲薪資或減少工作量。62.7%的受訪者建議學習勞動法,保護自身權益。

  78.5%的受訪者知曉勞動法中關於加班時長的規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第四十一條規定:「用人單位由於生產經營需要,經與工會和勞動者協商後可以延長工作時間,一般每日不得超過一小時,因特殊原因需要延長工作時間的, 在保障勞動者身體健康的條件下延長工作時間每日不得超過三小時,但是每月不得超過三十六小時。」

  調查顯示,對於此規定,78.5%的受訪者表示知曉。

  目前在武漢一家國企工作的龍明(化名)雖然知道國家對加班時間有一定限制,但對具體內容不太清楚。他感覺,目前所在的單位是基本按照要求做的。而之前所在的上海某外包公司,加班頻繁,基本不會遵守這個規定。

  雖然對於勞動法中關於加班時間的規定並不太清楚,但在北京一家商業銀行工作的王潔確定,自己的工作單位肯定沒有遵守相關規定,有部門經常需要工作日加班很久,周六日也會加班。「公司里也沒有人跟領導說要求加班薪資」。

  面對過度加班,超半數受訪者會要求漲薪資或減少工作量

  如果加班太多,難以承受,你會怎麼辦?調查顯示,54.8%的受訪者會直接要求漲薪資,52.2%的受訪者會找領導溝通,減少工作量,41.3%的受訪者會建議領導招人。

  謝東(化名)現在在廣東一家公司工作,因為幾個月前上了新系統,他的工作變得無比繁忙。謝東跟領導申請招人。公司倒是很快招到了人,但新人需要先培訓,不能立即幹活,也讓謝東有點頭疼。好在最後領導協調將現有工作量分出去一些,工作強度有所減輕。謝東直言,其實最好的辦法是漲薪資,「只要薪資到位,沒有什麼事情是做不下去的」。

  在北京一家會計事務所工作的90後曉丹(化名)表示,因為剛開始工作,可以接受加班,「這是一個可以讓我快速成長的過程」。但她不想一直持續這樣的狀態。如果能力達到了一定高度,她會更多地考慮生活和家庭。曉丹認為,人生不能只有工作,還有更多美好的事物值得追求。

  調查中,如果加班太多,難以承受,32.8%的受訪者會尋找其他工作機會,準備跳槽,23.6%的受訪者會消極怠工、請假以示不滿,10.2%的受訪會默默忍受。

  王潔今年換了部門,基本不加班了。去年曾因加班太多,有一段時間一直是瀕臨崩潰的狀態。知道單位漲薪不太可能,她找了領導,希望減少工作量。領導說會招人跟她一起干,所以她只能硬著頭皮先乾著,但招的人一直沒有到位,好在後來換了部門。「因為當時是畢業第一年,換工作也不太現實。但如果真是溝通無效,沒有辦法的話,我會考慮跳槽」。

  62.7%的受訪者建議學習勞動法,保護自身權益

  對於現在的職場年輕人來說,如何才能更加科學合理地工作?調查顯示,62.7%的受訪者建議學習勞動法,保護自身權益,53.7%的受訪者呼籲懲處不遵守勞動法的企業,51.1%的受訪者希望企業壓縮不必要的「文山會海」。

  王潔的體會是,要讓年輕人科學合理地工作,企業和員工都要作出努力。從企業的角度講,要合理統籌人員安排,明確人員分工,不要超額分配工作量。她感覺,很多加班都是管理不力導致的。從員工的角度,要合理規劃時間,研究如何提升工作效率,爭取所有的工作都能在上班時間內完成,久而久之會形成一個良性循環。

  在山東一家出版社工作的錢然(化名)感覺,他的工作中,開各種會、寫各種報告和彙報材料,佔據了相當多的時間。據他觀察,這是目前很多單位普遍存在的問題。他建議,進一步壓縮不必要的報告和會議,真正把時間用到有意義的工作中。

  調查中,49.7%的受訪者建議個人進一步提高工作效率,46.2%的受訪者建議企業更合理地統籌人員分工,29.4%的受訪者建議全社會加強對工作生活平衡的重視。

  龍明分享了自己在工作中提高效率的方法:最好每周或每三五天有一個較詳細的工作計劃,合理分配工作時間。如果加班了,之後最好做一次復盤,看看是什麼原因導致的加班,以及怎樣做能減少甚至避免加班。龍明相信,這樣做一段時間,能夠有效提升工作效率。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李潔言 實習生 姚奕鵬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1年10月14日 10 版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