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三代守邊疆

  腳下是戍邊前線,身後是萬家燈火 一家三代守邊疆

  10月3日,吳佳和戰友為駐守高原點位的官兵巡診送藥。王鑫/攝

  9月底,新疆軍區某團醫院主管護師吳佳第三次來到康西瓦烈士陵園祭奠英烈。與她一同到來的還有父親吳永強口述的一封信,以及麻子、松子、煙、酒等好幾種家鄉特產。

  信是吳永強寫給埋葬在這裏的老戰友的。2015年吳佳第一次跟隨部隊來到康西瓦烈士陵園後才得知,這裏安葬著不少父親年輕時的戰友。他們曾共同參加戰鬥,父親的一身傷,也是在那時留下的。

  1957年,17歲的吳永強參軍入伍,來到西藏阿里成為一名高原騎兵。隨後的一場戰鬥中,吳永強所在連隊奉命攻佔某高地。面對敵軍的猛烈炮火,戰友們英勇無畏地向敵陣地發起進攻,不少人倒在血泊里,再也沒能站起來。時任排長的吳永強也身受重傷,失去了雙手雙腳。

  在吳佳的記憶中,父親很少提及戰場上的英雄故事。他總是「沉默而嚴肅」,儘管坐著輪椅、一身傷病,卻不喜歡別人幫忙。他常叮囑兒女,要「堅強樂觀,不怕困難,做好自己的事」。

  在吳永強心中,「盡義務履行使命」是軍人分內的事,「沒什麼好說的」。但吳佳知道,在無數個陰雨天里,吳永強總是默默忍受著傷病帶來的關節疼痛,有時腿疼得厲害,要吃「一堆止疼藥」。吳佳有時看著疼痛的父親心疼流淚,這時吳永強反倒溫柔起來,安慰女兒說「沒事,我受傷做過十幾次手術,這點疼不算什麼」。

  吳永強是吳佳心目中的英雄。在吳佳看來,父親堅強剛毅的性格正是軍人該有的樣子。1991年高三那年,17歲的吳佳毅然決定參軍,「做個像父親一樣的人」。

  吳佳承認,穿上這身軍裝,有時「會覺得自己是特殊的」。「身為『軍二代』,就要比別人更能吃苦,奉獻更多」。

  最初,吳佳學的是護理專業,在新疆軍區某師醫院內科負責彩超心電圖工作。漸漸地,她發現身邊有些戰友身體很健康,卻因為心裏有困惑得不到及時疏解,影響了正常的訓練和生活。

  吳佳決定自學心理學。工作之餘,她跑遍駐地書店,搜集來不少心理學教材,筆記記了足有10萬字。2005年,她報名心理專業函授,考下心理諮詢師證書。不久後,全師第一個心理衛生中心建成,吳佳又主動請纓承擔中心的建設工作。

  如今,吳佳已掌握催眠、沙盤療法、兒童諮詢等多種心理治療方法。在高原上,她被官兵們親切地叫作「吳媽媽」,誰生活中有煩惱困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她。

  吳佳記得,2015年上高原駐訓時,一名十幾歲的戰士在深夜熄燈後敲開了她的門,向她傾吐煩惱。吳佳陪他聊了兩個多小時,直至深夜1點,最終打開了小伙兒的心結。後來的幾天里,每次看到小戰士笑容滿面地向她打招呼,吳佳都感到一種「無與倫比的成就感」。

  「能多做一點是一點。儘管年代不同,我不用像父親那樣面對槍林彈雨,但犧牲奉獻的精神是不變的。」吳佳說。第一次上高原前,患有腰椎間盤突出的吳佳曾擔心高原反應,向父親徵詢意見,吳永強的話讓她牢記至今:「你是軍人,要服從命令完成任務,要把工作干好。」

  今年再上高原駐訓,吳佳主動請纓,第一個遞交請戰書。有戰友擔心她年近半百,又患有哮喘,身體吃不消,吳佳反駁道:「別人能上我為什麼不可以,真到了戰場上還分年齡大小嗎?」

  沒有什麼比「為邊防事業盡一份力」更重要。在海拔超過5300米的高原上,吳佳負責為駐守各個點位的官兵巡診送藥,有時山路崎嶇車輛無法通行,巡診隊伍不得不步行前進,吳佳總是走在第一個。

  為了更好地保障官兵心理健康,吳佳提出每季度開展一次心理測試,對得分高有問題傾向的官兵提早進行開導疏解。最近一次測試中,一名得分較高的年輕戰士拒絕溝通,吳佳耐著性子幾次上門拜訪,主動談心,終於勸說他敞開心扉,解決了困惑。

  有時看著年輕的戰士們,吳佳會想到父親吳永強。「都是在年紀輕輕的時候,選擇為祖國守邊疆,作為一名護師更要對他們好。」在吳佳心中,戰友像家人,更像自己的孩子,「他們守護祖國,我來守護他們。」

  吳佳曾遇到過一位患上高原昏迷症的年輕戰士,深夜被緊急送往醫療點,她主動隨車陪護。60多公里的山路,擔心路途顛簸發生磕碰,吳佳將戰士抱在懷中,緊緊護了一路。另一次陪同戰士做囊腫手術,吳佳整晚不睡,守在床邊陪著小戰士。

  儘管對戰友照顧細緻入微,面對女兒曹佳蕊,「吳媽媽」的陪伴卻少之又少。曹佳蕊的童年時光大多在託管學校度過,在她的記憶中,每次媽媽回家,皮膚都被晒黑了一點,皺紋更多了一點。

  小時候,曹佳蕊也曾抱怨過母親值班太多,陪她太少。但慢慢地,吳佳口中的部隊生活吸引了曹佳蕊,兵哥哥們不懼酷暑嚴寒拉練、訓練的故事讓她敬佩不已。母親被紫外線灼傷的臉頰和皸裂的嘴唇,在曹佳蕊心中變成功勳章的代表。一次偶然的機會,吳佳發現曹佳蕊的鉛筆盒中,不知何時多了一張自己穿軍裝的單人照片。

  2015年,吳佳第一次上高原駐訓,姥爺吳永強也第一次向家人講述了自己在高原戰鬥的故事,正值高三的曹佳蕊感覺「熱血一下被點燃了」。這位「軍三代」決心接過姥爺、媽媽手中的槍,也成為一名軍人。高考填報志願時,成績一向不錯的她選擇放棄一本院校,報考軍校。

  「我要到邊疆去,我要到姥爺和媽媽戰鬥過的地方去,繼承他們的事業和精神。」畢業後,曹佳蕊選擇回到新疆軍區,成為克拉瑪依軍分區某營的一名排長。

  入學的前一天,吳永強叮囑曹佳蕊「腳下是戍邊前線,身後是萬家燈火」,這句話成了曹佳蕊念念不忘的「座右銘」。去年6月,曹佳蕊所在單位接到了選派赴高原協助其他單位工作的任務。得知這一消息後,曹佳蕊立即遞交了申請書,成為全營第一個主動請纓的女幹部。

  「雖然不是像姥爺那樣直接參加戰鬥,但我們的使命感是一樣的。國家需要的時候,每一代軍人都會義無反顧地站出來!」曹佳蕊說。

  「當知道一個夢寐以求的機會擺在面前時,我當時的激動是難以言說的,唯一的想法就是終於可以學有所用,一定要抓住這次機會。」在發給吳佳的簡訊里,曹佳蕊這樣寫道,「我第一次想不計後果地去需要我的地方,因為這是我第一次把自己和國家聯繫在一起。」

  這段話至今被吳佳收藏在手機里。收到消息的第一晚,她因為擔心女兒哭了,但隨後又感到驕傲,「我培養出了一個好女兒,我也要讓她成為好軍人。」

  半個月前,在康西瓦烈士陵園,從軍30年的吳佳帶著吳永強的信來到「戰友叔叔」們墓前。面對「生在喀喇崑崙為祖國站崗,死在康西瓦為人民放哨」的先輩們,她激動地向他們大聲報告:「我是吳永強的女兒,一名現役軍人,我的女兒現在也成為了一名軍人。有我們駐守邊疆,請你們放心!」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鄭天然 通訊員 陶佳樂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1年10月14日 08 版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