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什麼情況加班?22.2%的受訪者感覺是大家都不走,自己也不好意思

  在有加班經歷的受訪者中,71.9%感覺加班影響到了正常生活

  若按規定計算加班薪資 75.2%受訪者能接受加班

  人社部、最高人民法院日前聯合發佈第二批勞動人事爭議典型案例,員工拒絕「996」被解除合約後獲賠。如今,加班正在影響很多年輕職場人。近日,中國青年報社社會調查中心通過問卷網(wenjuan.com),對1641名受訪者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79.9%的受訪者日常工作需要加班。如果按規定計算加班薪資,75.2%的受訪者能接受加班。在有加班經歷的受訪者中,71.9%的人感覺加班影響到了正常生活。

  受訪者中,90後佔51.6%,80後佔34.9%,00後佔9.0%。

  近六成受訪者通常會因為工作干不完加班

  龍明(化名)目前在武漢一家國企工作,只有在項目任務比較緊急的情況下會加班。前一份在上海某外包公司的工作,基本上每天都要加班一個多小時,如果遇到比較緊急的情況,會加班到晚上12點以後。龍明感覺,加班如果是提前就說好的,心理上已有所準備,就還好。但如果遇到臨時加班,尤其是因為溝通不暢導致的加班,心情肯定不太好。

  調查中,79.9%的受訪者表示自己的工作需要加班,其中,33.3%的受訪者經常加班,46.6%的受訪者偶爾加班。

  謝東(化名)現在在廣東一家公司工作。他的工作經常需要加班。特別是最近三個月,由於新系統上線,工作量陡增,基本每天都會加班,早一點到晚上9點半,遲一點就要到12點之後了。

  人們通常因為什麼情況加班?調查顯示,59.0%的受訪者是因為工作太多,做不完,55.8%的受訪者因為有臨時突發緊急任務,35.3%的受訪者認為是工作安排不合理,難推進導致加班,還有22.2%的受訪者感覺是大家都不走,自己也不好意思。

  90後王潔(化名)在北京一家商業銀行的信用卡中心工作,她去年以應屆畢業生的身份進入這家銀行。剛入職時,她被分配到科技管理部工作,很多工作內容需要跟人力資源部對接。因為人力資源部屬於公司內加班比較嚴重的部門,導致她也不得不經常加班。每次面對這種加班,王潔都挺無奈的,因為是被動加班,會打亂生活計劃,給她造成很大困擾,「每次面對這種加班,我都特別不情願,但是出於責任心,又必須要完成工作」。

  75.2%受訪者能接受按規定計算加班薪資的加班

  在北京一家會計事務所工作的90後曉丹(化名),每到年底和年初,一周大概需要加班10多個小時。儘管如此,曉丹表示她不排斥加班,因為公司有明確的加班補貼制度,「在我們這個行業,加班是常態。既然選擇了這個行業,就要接受它的工作性質」。

  調查中,75.2%的受訪者能接受按規定計算加班薪資的加班,59.7%的受訪者能接受可以調休的加班,55.3%的受訪者能接受臨時突發緊急的加班,35.3%的受訪者能接受時長不超法律規定的加班。

  今年,王潔轉到了技術崗,目前處於學習階段,工作也不再需要和其他部門對接,基本不再加班了。她表示,能接受臨時突發緊急任務下的加班,因為她感覺,自己作為一名新員工,還處於成長期,願意去接觸更多工作,通過加班多去學習相關的知識。不過她笑稱,如果能夠調休或者給加班薪資就更好了,那真是錦上添花,自己會更願意加班。

  在謝東看來,一般的加班他都能夠接受。但他特別接受不了長時間一直處於加班的狀態,「相當於把正常的上班時間給延長了」。謝東說,雖然他的工作可以調休,但工作任務做不完,也沒人和你調。調休的天數一年之後就清零了,也不能換補助。所以謝東現在只盼望下一段工作一切順利,爭取10月沒那麼忙,能趕緊調休。

  64.1%受訪者加班能獲得相應的加班薪資

  儘管加班很辛苦,但讓曉丹欣慰的是,公司的各項制度非常完善,關於加班薪酬,有明確的規定並且嚴格執行:工作日加班,加班薪資按時薪的1.5倍計算,雙休日加班,按2-3倍計算。

  但並不是所有公司在這方面都有完善的制度規定。謝東表示,他所在的單位就沒有加班薪資,他們的薪資包含基本薪資和績效兩部分,通常績效會跟工作量挂鉤,但這個績效跟他們最近3個月的加班時長比起來,基本等同於無。

  調查中,64.1%的受訪者表示加班能獲得相應的加班薪資,35.9%的受訪者表示不能。

  龍明表示,自己的前一份工作和現在的工作,加班都沒有加班薪資,只有餐補,錢也不多,一次15元到20元。目前單位規定只有在國家法定節假日加班,會有一定的加班薪資,但也沒有達到國家規定的3倍。

  調查中,71.9%的受訪者表示目前的加班情況影響到了正常生活。

  龍明現在租的房子就在公司旁邊,沒有了通勤時間,短暫的加班對他的生活影響不算大。但之前在上海,每天來迴路上的通勤時間加起來要兩個小時,加班對生活的影響還是比較大的。加完班回家已經10點了,洗個澡,基本就要休息了,完全沒有時間打遊戲和看小說。到了周末,他也完全不想出門,基本就沒什麼社交了。

  之前在科技管理部工作時,王潔經常會周末加班,也會在晚上10點多或半夜12點多,突然接到電話需要加班,「每次遇到這種情況,都感覺挺煩躁的。之前甚至還在過年的時候加過班,做PPT、寫彙報」,這讓她一度「只要接到電話,神經立刻繃緊」。王潔回憶,那段時間幾乎完全沒有了自己的生活,感覺非常不好,再也不想過那樣的生活了。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李潔言 實習生 姚奕鵬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1年10月14日 10 版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