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草」經濟退潮后 年輕人熱衷於網上求「拔草」

原標題:「種草」經濟退潮後 年輕人熱衷於網上求「拔草」 來源:北京日報

伴隨著頻繁「踩雷」,「種草」經濟退潮之時,年輕人又開始熱衷於網上求「拔草」,甚至陷入消費新套路。

網圖和現實的差距很大

國慶期間,在乘坐了將近1個小時的地鐵、3個半小時的公交之後,小嬋終於來到了號稱京郊「小瑞士」的金海湖風景區,直奔露營營地。

而一天之後,她就失去了興緻:「跟網上種草的帖子差太遠了。景區人超多不說,下雨後很多人的帳篷都進了水,我自己的帳篷好幾個角都有洞。」

前不久,#小紅書的網圖濾鏡有多強#一度登上微博熱搜,兩組關於粉紅沙灘和草原露營的對比照火出了圈。小紅書博主照片里,雲南澄江撫仙湖從水到沙都呈粉紅色的「少女心沙灘」,但網友實拍卻不過是一片散布著碎石塊的磚紅色裸地。另一位去武漢府河濕地的網友也發現與網紅博主宣稱的宮崎駿動畫草地「圖不對版」:不但草地稀疏、遍地黃土,周圍停滿了車,還有一地的垃圾。「網圖和現實的差距有億點點大。不說一模一樣吧,簡直毫無關係。」網友說。

美妝、護膚、小家電等「種草筆記」也是消費者大呼上當的重災區。「明明就是一款成分表裡清清楚楚寫著氫氧化鉀這種強鹼的洗面奶,一群博主還宣稱是溫和的氨基酸潔面,導致我臉越洗越干。」小學老師凌女士表示,博主「必入推薦」的難用美妝產品數不勝數,令人「跟著掉進一個又一個坑」。

多次踩雷後長了記性

「多次踩雷後我算是長了記性,要是喜歡什麼產品,我一定會去『反向』搜索,找找吐槽帖、避坑帖,往往十件東西能打消八件想買的念頭。」互聯網從業者胡女士說。

「當一個很小眾或者新產品突然火起來,特別是很多博主在同一個月集中推薦,你就一定要警惕了,大機率是『恰飯』的營銷帖。」媒體人小婁對記者說,某個產品突然爆紅,可能是進入了「集中宣傳期」,「特別是很多小博主突然很專業地跟你分析某項美妝產品的成分,我一般就會果斷『拔草』,她們手裡大機率是有商家統一提供的腳本素材。」

記者注意到,目前各大社交平台也開始湧現專業的「排雷」、「避坑」、「除草」分享帖。「這些雷品千萬別買」「雞肋日常用品吐槽」「又貴又難用!避雷防坑省錢指南」……在這些帖子里,博主們集中「批判」著許多網紅品牌,消費者們也在下面紛紛跟帖投訴著自己的失敗購物經歷,不少點讚超過好幾萬。

「『拔草』是一種返璞歸真,返回商品社會的功能性需求。」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數字經濟研究院執行院長盤和林表示,年輕人開始熱衷於「拔草」,不僅僅是反消費主義,也是商品社會發展的必然,是消費者開始步入成熟的體現。

警惕「拔草」成消費新套路

但是,在「種草筆記」產業鏈背後,「拔草筆記」又成了新套路。

據記者調查,此前,在需要「種草」的品牌廠商提供營銷推薦需求後,有大量黑產團伙依照需求,以30至50元一篇的價格提供小紅書代寫代發包收錄服務。「1500元一個月,我們保證能將收錄的筆記排名做到該關鍵詞的前幾名。」一位數據運營代理對記者表示。

但隨著職業「拔草」博主的粉絲數量不斷增長,部分看似客觀公正的「紅黑榜」走上了商業變現之路,暗藏「恰飯」新套路。

「有些博主會把推薦產品插進『紅榜』做推廣,或者是利用『黑榜』向有關品牌方收取『撤榜』費用。」某短影片KOL交易平台李尼對記者表示,「敢說真話」也逐漸成為一門流量生意。

「前段時間,有很多生活博主吐槽某知名品牌的吸塵器和捲髮棒不好用,親自測評『拔草』,同時推薦了同一個國產品牌的『大牌平替』。」凌女士表示,自己將該國產品牌的吸塵器買回家後,發現除塵吸毛功能根本沒有達到許多主播測評的效果,「看似『拔草』成功一件商品,卻被『反向種草』,買了一堆更雞肋的產品。」

「種草和拔草其實都是流量變現方式,但行業仍需有所規範。」盤和林表示,對於「種草」「拔草」,相應平台需要監管跟進,給虛假宣傳劃定邊界,並設立負面清單,避免不良商家利用「羊群效應」,通過互聯網傳播的乘數效應來欺騙消費者獲利。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歡迎向我們報料,一經採納有費用酬謝。報料微信關注:ihxdsb,報料QQ:3386405712】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