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補稅600多萬元 徵稅能力要加快適配新業態發展

原標題:網紅補稅600多萬元 徵稅能力要加快適配新業態發展

封面評論

□蔣璟璟

  近日,「鄭州追征一網紅600多萬稅款」登上微博熱搜後,不少網友表示刷新了對網紅掙錢的認知,備受震撼。鄭州金水區稅務局日前運用大數據,實現信息系統自動提取數據,追征一名網紅的662.44萬元稅款收入國庫,其中滯納金27.78萬元。截至目前,該納稅人分15筆結清了這筆稅款。(鄭州晚報)

  作為本輪「網紅追稅」專項行動的第一例,稅務部門逮到的這條魚夠大。

  一個必須承認的事實是,以往的稅制設計,對於網紅經濟這一新興業態是「多有不適」的。近年來,網紅經濟從無到有、狂飆突進,與之相關的從業人口也是爆炸式增長。其業務形態、盈利模式、交易來往、經濟關係的「創新性」和複雜性,給稅收監督、稅收徵收構成了巨大的考驗。應該說,在相當長的時間內,徵稅體系的進化,並沒有跟上市場變革的步伐。由此導致的結果是,不少網紅渾水摸魚,利用制度滯後期瘋狂避稅套利,大發不義之財。

  在一定程度上,網紅逃稅漏稅之泛濫成災,比明星藝人更甚。這其中的道理很好理解,明星藝人創收,一般都要過手經紀公司這一核心節點,並且傳統的演藝活動脈絡較為清晰,這客觀上給稅務部門抓住主要矛盾、順藤摸瓜開展工作創造了有利條件。與之相比,網紅「創收」則更加多元、更加隱蔽、更加細碎分散,這是一種去中心化、模糊化、封閉化的經濟業態,稅務監管觸角若是無法由表及裡充分滲透和抵達,那麼難免會心中沒底、手足無措。

  相當長時間內,網紅經濟發達且高度靈活,徵稅機器則是尾大不掉、粗枝大葉,這構成了一種不對稱的、失衡的博弈局面。而這,也是許多網紅膽敢肆無忌憚逃稅的底氣。所幸時至今日,這一局面正發生著積極變化。在鄭州這起案例中,稅務部門稱是「運用大數據實現信息系統自動提取數據」發現線索,其傳遞的潛台詞是不言自明的,那就是針對先發的網紅經濟,我們的稅務部門追了上來。以新技術工具為支撐的現代徵稅體系、徵稅能力建設,足可捍衛稅法權威。

  不久前,國家稅務總局辦公廳發佈通知,要求對存在涉稅風險的明星藝人、網路主播進行一對一風險提示和督促整改,對2021年底前能夠主動報告並及時糾正涉稅問題的,可以依法從輕、減輕或者免予處罰。「鄭州網紅補稅600多萬」,以案立威、以案釋法、以案促改,那些潛藏的逃稅網紅們,切不可再心懷僥倖。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