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二中院:遺囑糾紛案數量連年上升,遺囑效力是爭議焦點

原標題:北京二中院:遺囑糾紛案數量連年上升,遺囑效力是爭議焦點

新京報訊(記者 張靜姝)10月 13日,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召開老年人權益保護相關案件情況新聞發佈會。會上法官介紹,近年來,二中院審理的涉遺囑繼承糾紛案件數量呈上升趨勢,由於該類案件多涉及房產等大額財產,當事人之間矛盾尖銳,難以化解。而涉及到的遺囑繼承糾紛案中,遺囑效力問題是爭議焦點。

父母去世子女爭房產 「列印遺囑」被認定有效

韓某與張某系夫妻關係,張某先於韓某死亡,二人共有子女5人,分別為韓某1、韓某2、韓某3、韓某4、韓某5。韓某死亡時留有房屋一套,韓某1提出,按照韓某遺囑,房屋應該由他一人繼承。對此,韓某2向法院起訴請求按照法定繼承方式繼承韓某名下的房屋。

庭審中,韓某1提交韓某遺囑一份,同時提交了韓某立遺囑時的兩段錄音影片,以證明遺囑的簽署過程。

一審法院審理認為,韓某1提交的遺囑最為接近於代書遺囑,但是遺囑由他本人製作,不符合代書遺囑應當由「兩個以上見證人在場見證,由其中一人代書」的條件,故該遺囑不能成立,判決該房屋按照法定繼承辦理。韓某1不服,上訴至二中院。

二中院經審理認為,《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時間效力的若干規定》中規定:「民法典施行前,遺囑人以列印方式立的遺囑,當事人對該遺囑效力發生爭議的,適用民法典的規定,但是遺產已經在民法典施行前處理完畢的除外。」

本案中韓某所立遺囑從形式上看屬於列印遺囑,雖然遺囑訂立於民法典施行之前,但其中所涉及的遺產至今尚未處理完畢,現當事人對該遺囑效力發生爭議,依法應當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有關列印遺囑的規定,即「列印遺囑應當有兩個以上見證人在場見證。遺囑人和見證人應當在遺囑每一頁簽名,註明年、月、日。」

結合在案證據,該列印遺囑全文僅一頁,內容完整,無形式瑕疵,落款處注有日期。在遺囑訂立時,有見證人朱某、金某在場,見證了向韓某宣讀遺囑以及韓某表示同意並簽署遺囑的過程,二人均在遺囑上簽名。並且有現場影片作為佐證,可證明該遺囑系韓某本人親自簽名、捺印,系其真實意思表示。根據前述規定,該遺囑符合列印遺囑的要件,應屬合法有效。

故二審法院最終根據該遺囑改判被繼承人韓某名下房屋由韓某1繼承。

法院:老年人要穩妥選擇遺囑類型 避免身後事引爭議

法院提供的數據顯示,2018年9月至2021年9月,二中院共二審審結179 件遺囑繼承案,均為二審案件。調研的148件案件中,除5件未涉及遺囑效力認定外,其餘案件均將遺囑效力問題作為爭議焦點。

民法典規定的遺囑形式有六類,即自書遺囑、代書遺囑、列印遺囑、錄音影片遺囑、口頭遺囑、公證遺囑。上述件案件中,近七成涉及的是自書及代書遺囑,此類遺囑引發爭議較多且無效風險較高。

現實中,由於老年人文化程度有限、法律認識不足等原因,相當數量的遺囑不符合法定遺囑形式要件。如有的遺囑沒有簽字,只有手印,事後無法鑒定,其真實性亦無法認定;有的自書遺囑系列印而成,手寫部分僅有當事人的簽字;有的代書遺囑見證人僅有1人;有的遺囑未註明日期等。審判實踐中,對法定類型遺囑形式要件的把握趨於嚴格,未按照法律規定的形式要件作出的遺囑存在被認定無效的風險。

對此,法官建議,老年人要穩妥選擇遺囑類型,公證遺囑在證據效力、專業性、嚴謹性以及保管安全等方面仍具有不可替代的優勢,其效力較其他類型遺囑更為穩定。此外,影片遺囑具有方便快捷的優勢,通過影片載體能夠客觀完整反映遺囑訂立過程,在老人書寫能力受限的情況下可優先選擇適用。

此外,以專業律師事務所、遺囑庫為代表的遺囑專業服務機構日漸增多,法官也建議,當事人可通過接受諮詢、見證、登記、保管等一體化規範服務,確保遺產按遺囑人的自主意願得到妥善管理和順利分配。

校對 李立軍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