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否讓中國安心?岸田政權其實難做主

10月14日,日本首相將宣布解散眾議院舉行大選。為此,執政的自民黨12日發表了眾議院選舉公約,也就是公佈了自民黨眾議院選舉政策公約。自民黨人事一新後的首個選舉公約的出台及其指定過程,顯示出岸田政府和執政自民黨之間力量關係轉換的一些跡象,從以前安倍、菅義偉政權時期的「政高黨低」轉變為如今岸田時期的「黨高政低」。

自民黨政務調查會長(簡稱「政調會」)由自民黨國會議員和總裁委任的有學識、有經驗的人士組成,負責黨政策的調查研究和立案及審議決定。自民黨採用的政策、向國會提出的法案都要經過政調會審查。而政調會長是負責匯總自民黨要出台什麼樣的政策、法案的負責人。政調會長把在政務調查會上總結的方針傳達給內閣,反映在預算案中。作為執政黨,自民黨政調會長對政府的政策立案也有強大的影響力。

▲12日,自民黨政調會長高市早苗發佈眾議院選舉自民黨競選公約。(時事社)

12日,自民黨政調會長高市早苗公佈的眾議院大選(31日)競選綱領,包括防疫對策、重視增長和分配的「新資本主義」、農林水產、地方創生、經濟安保、外交安保、教育、修憲等八大政策意向。雖然岸田文雄在總裁選舉中提出的諸如「用新資本主義重新構築厚實的中產階層」、「數字田園城市國家構想」、「對提高薪資的企業進行稅制優惠以及提高護士和護理人員收入」等政策納入其中,但也有不少亮點政策被「遺漏」。例如,岸田的「令和版收入倍增計劃」、「修改金融所得稅」等沒有包含在內。就連作為岸田分配政策支柱的育兒家庭居住費教育費補助等也被淘汰。還有健康危機管理廳的創設和科學技術顧問的設置也沒能寫入。考慮到黨內的強烈反彈,岸田參選總裁之前就提出以黨幹部3年任期限制為主要內容的黨人事改革也沒提到。由此,此次公約被不少主流媒體評論為「岸田色彩太淡」。對此,高市早苗也承認沒有完全採納首相總裁選舉公約中的內容,並稱「公約終究是作為黨的公約。多少會有遺漏的東西,內閣好好推進(就好了)」。同時也不忘對首相提出意見,「在內閣推進之前,請自民黨徹底進行審查」。

另一方面,公約中,高市早苗和前首相安倍晉三主張的保守政策倒是頗為引人注目。例如,公約納入了高市早苗一貫主張的「危機管理投資、經濟增長投資」,還明確了推進修憲和保有包括攻擊敵人基地的能力在內的抑制力等。據黨有關人士透露,在制定公約過程中,首相官邸和黨之間發生了激烈爭執。負責制定公約的自民黨政務調查會中,有很多保守派議員,甚至政調會的幹部認為,首相官邸提出關於公約草案的修改意見是干涉。

▲8日夜岸田文雄在首相官邸參加記者會( 共同社)

體現「黨高政低」變化的不僅是公約。其實,從兩周前確定的自民黨新的黨內核心人事布局就端倪可見。岸田相對「弱勢」,而黨內元老實力派人物甘利明任幹事長、保守色彩濃厚繼承安倍路線的高市早苗任政調會長,甘利、高市、安倍掌權,強弱態勢盡顯。

自民黨幹事長,是輔佐自民黨總裁執行黨務的職務。黨章上僅次於總裁的該黨副總裁並不是常設職務,因此幹事長實際上是黨的第二號人物。當自民黨總裁同時也是內閣總理大臣(首相)時,幹事長代理總裁掌握全部黨務。因此,幹事長的位置由誰擔任,將對日本政府的內外政策產生全局影響。

前幹事長二階俊博也是黨內大佬,而且在位長達5年之久,雖然權力很大,但碰上異常強勢、戰後執政時間最長的安倍政權,官邸主導政策的色彩強烈。作為親華派的二階俊博只能在對華政策取得平衡上發揮作用。彼時日本政府與自民黨的關係可以說是「政高黨低」。新任幹事長甘利明本人屬黨內元老,作為主導日本TPP談判,又是安倍內閣時期自民黨經濟安全保障第一人(他作為自民黨中主導經濟安全保障政策的「規則形成戰略議員聯盟」會長,積極提出了修改對華供應鏈等方案)的實力派人物。所以,甘利民幹事長強勢是預料之中的,從岸田內閣人事安排上看,岸田派出身的無一人入閣擔任大臣,以致派內頗有微詞,而幹事長甘利明卻對副大臣、政務官的人事調動都能起到巨大影響。

被稱為「鴿派」的岸田本人雖然給人以溫和四平八穩的印象,但也有批評稱他的決斷力不足,還不是像安倍那樣的強勢首相。所屬派系宏池會傳統上比較穩健、對華較為友好。作為政府,岸田官邸的政策將在一定程度上讓中國安心。但今後自民黨從黨的方面作出政策(尤其是經濟安全保障政策)建議的分量將加重。另外,為了喚起對華輿論保守強硬派的支持,高市早苗擔任政調會長後,黨內對華強硬政策受到的約束也會減少。與安倍、菅義偉政權時代不同,由作為執政黨的自民黨幹事長等執政黨核心主導對華強硬政策的形態或將浮出水面。也就是說,在安倍和菅義偉時代,想要看清日本安全保障政策的方向性,主要追蹤首相官邸的動向就可以了,彼時日本外交安保上的重要方針框架幾乎是由官邸方面提出的。今後或將有所不同,在日本內外政策的形成過程中,「黨高政低」的跡象或將日益明顯。

監製 | 亞君

審核 | 姜濤

編輯 | 董磊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