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隔7年 退繳3.5億元 鹽湖股份子公司因無證採礦被罰

原標題:時隔7年 退繳3.5億元 鹽湖股份子公司因無證採礦被罰

祁連山南麓腹地,坐落著青海省最大的煤礦區,木里煤田。

10月12日晚間,資本市場近期紅人、歸來的鋰業霸主鹽湖股份一則公告宣布,子公司因涉嫌在上述煤礦非法採礦罪,當年獲得非法收入3.57億元將及時退繳至公安機關。在這背後,則是去年8月祁連山被爆出非法採礦百億案件的蝴蝶效應。

3.57億元對如今憑鋰鹽漲價賺得盆滿缽盈的鹽湖股份來說並不多。僅今年上半年,鹽湖股份就實現了營業收入61.62億元,凈利潤為21.14億元。

公告顯示,鹽湖能源於2013年至2014年期間,在未取得相關探礦證、採礦證的情況下,對青海省天峻縣木里煤田聚乎更礦區七號井煤炭資源實施開採。

記者注意到,早在7年前,鹽湖能源就曾陷入糾紛,並牽出了無證採礦,一切早有預告。

一份相關判決書提及,被告鹽湖能源公司因未辦理聚乎更7號煤礦的採礦權證,原告在2014年8月底鹽湖能源公司口頭通知停工時才知其未辦理採礦權證。綜合考慮,法院一審判決被告鹽湖能源向原告賠償1724.28萬元。

祁連山非法採礦蝴蝶效應顯現 鹽湖能源也被牽連

鹽湖能源又一次需要為自己沒有採礦證非法採礦而付出代價。

10月12日晚間,鹽湖股份公告稱,公司的全資子公司青海鹽湖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鹽湖能源」)收到當地公安局通知,鹽湖能源歷史上在未取得探礦證、採礦證的情況下,對青海省天峻縣木里煤田聚乎更礦區七號井煤炭資源實施開採的行為涉嫌非法採礦罪。

根據青海省天峻縣木里煤田地區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調查相關工作及相關企業行為線索,青海鹽湖能源有限公司於2013年至2014年期間,在未取得相關探礦證、採礦證的情況下,對青海省天峻縣木里煤田聚乎更礦區七號井煤炭資源實施開採。

記者了解到,鹽湖能源於2012年成立,主要負責鹽湖股份原金屬鎂一體化項目配套工程木里煤田聚乎更礦區七號井煤礦建設、運營。鹽湖能源在未取得探礦證、採礦證的情況下對該地區實施煤炭資源開採,是違法採礦行為,按照省委省政府相關要求,鹽湖能源全面停止了礦區一切活動,開展礦區環境綜合整治工作。

目前,鹽湖能源已退出木里礦區,停止在木里礦區的一切經營、生產、銷售行為,無實際生產經營業務。

鑒於此,鹽湖股份已將鹽湖能源列入殭屍企業,根據《企業會計準則》的相關要求,鹽湖能源前期已經計提了相應資產減值準備。

鹽湖股份表示,鹽湖能源擬將非法採礦產生的非法所得及收入及時退繳至公安機關。根據初步測算,鹽湖能源非法採礦產生的非法所得及收入為3. 57億元,前述退繳預計會減少公司 2021年度利潤3.57億元,具體金額以有關機構認定為準。

3.57億元對於現在的鹽湖股份來說多嗎 ?記者注意到,鹽湖股份今年半年報顯示,公司實現營業收入61.62億元,同比減少36%,實現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21.14億元,同比增長52.97%。

實際上,鹽湖能源的被罰與去年8月一則新聞息息相關。

據媒體2020年8月報導,一家名為青海興青工貿工程集團的公司在祁連山進行破壞性的煤礦非法開採,已經獲利數百億元。

此後,青海省政府新聞辦召開新聞發佈會,報導木里礦區非法開採調查情況。據介紹,經現場踏查、科技勘察、賬目資料審查等,初步認定,涉事企業涉嫌違法違規。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多人涉嫌失職失責已被免職並接受組織調查。

今年半年報中,鹽湖股份就提示,海西州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改革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於2020年10月8日向子公司鹽湖能源下發的《關於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告知函》,海西州人民政府已啟動了針對木里聚乎更礦區相關企業的生態損害賠償工作。

受青海省木里礦區某民營企業非法開採煤礦突發事件影響,鹽湖能源已退出木里礦區,停止在木里礦區的一切經營、生產、銷售行為。鹽湖能源由於歷史上違規開採行為存在未來被相關主管部門要求承擔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責任、賠償損失、沒收采出的礦產品和違法所得,同時並處罰款等風險。

鹽湖能源早年曾因建設工程合約陷入糾紛,牽出無證採礦

企查查顯示,鹽湖能源成立於2012年6月19日,註冊資本5000萬元,法定代表人為王海山。公司主營業務包括礦產品的開發與利用、煤炭銷售、原材料購進、道路普通貨物運輸及運輸輔助服務。

年報顯示,鹽湖能源與青海皓林機械設備租賃有限公司因建設工程合約有糾紛,涉及案件金額為1227萬元,當時案件正處於一審中,尚未判決。

記者查閱到的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中級人民法院(2020)青28民初142號民事判決書顯示,2013年4月9日,原告皓林公司(乙方)與被告鹽湖能源公司(甲方)簽訂,已履行完畢,2014年4月23日的工程承包合約履行了5個月後因青政辦[2014]143號文件要求停工未能履行完畢。

判決書中提及,被告鹽湖能源公司未辦理聚乎更七號煤礦的採礦權證。原告皓林公司稱簽訂合約之時未審查被告是否有採礦權證,至2014年8月底鹽湖能源公司口頭通知停工時才知其未辦理採礦權證;被告鹽湖能源公司認可未書面通知停工的事實。

鹽湖能源公司自認合約履行過程中均未取得聚乎更七號井煤礦採礦權證,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礦產資源法》第三條第三款「勘探、開採礦產資源,必須依法分別申請、經批准取得探礦權、採礦權,並辦理登記;」第三條第四款「從事礦產資源勘探和開採的,必須符合規定的資質條件。」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合約法》第五十二條之規定,案涉《青海鹽湖能源有限公司聚乎更七號井煤礦剝離出渣工程施工合約》《青海鹽湖能源有限公司剝采工程承包合約》均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為無效合約。

判決書顯示,雙方簽訂合約時,皓林公司對鹽湖能源公司是否辦理採礦權證未盡審慎的審查義務,雙方過錯相當,對彩鋼房的損失皓林公司亦應自行承擔50%。

法院一審判決,被告鹽湖能源向原告青海皓林機械設備租賃有限公司支付彩鋼房損失1724.28萬元,於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內付清。

記者注意到,青海省高級人民法院還對該案件進行了二審裁決,案號為(2021)青民終165號,但目前判決書並未公開,結果無從知曉。

殭屍公司鹽湖能源曾獲鹽湖股份3.2億財務資助

此前,鹽湖能源還曾因關聯交易被質疑。

鹽湖股份2014年12月公告顯示,由於鹽湖能源煤炭資源所在礦區執行 「一個礦區一個開發主體」以及「統一規劃、統一開發、統一建設、統一管理、統一經營」的「五統一」原則,由木里煤業統一管理,鹽湖能源與木里煤業簽訂相關合作協議。

據此,鹽湖能源向木里煤業支付管理費用並由木里煤業全資子公司青海木里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木里能源」)統一對外銷售煤炭,鹽湖能源每年向木里煤業支付固定管理費用和按銷售金額計算的管理費。

由於木里煤業是公司控股股東青海國有資產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的全資子公司,鹽湖能源與木里煤業之間管理費用收取,構成關聯交易。

木里煤業按年收取固定管理費用,費用標準按勘探報告查明儲量計每噸0.03元,2013年、2014年分別為540萬元;銷售金額收取管理費,按公司通過木里能源銷售煤炭金額的1%收取。

2016年6月2日,鹽湖股份監事會對關於向全資子公司鹽湖能源提供財務資助的議案進行投票,當時公司決定向鹽湖能源提供財務資助3.2億元,投票結果為8票讚成,1票反對,此議案審議通過。

實際上,鹽湖股份早在2020年報中就提到要穩妥處置鹽湖能源。

年報顯示,當時公司計劃推進業務整合優化,加快除非處殭。加大對非主業、非優勢業務的資源整合力度,對各類閑置、低效資產,如硝酸鹽業等通過業務整合,技改技措、升級改造,改善經營。積極依法穩妥處置長期停業、無生產經營活動企業,如鹽湖能源等,減輕鹽湖股份發展負擔。

出來混早晚要還,如今鹽湖股份要替其還清歷史舊賬,鹽湖股份自身的業績就要砍掉一塊。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林子 編輯 岳彩周 校對 盧茜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