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談構建安全韌性城市:是應對「黑天鵝式風險」的必然選擇

原標題:專家談構建安全韌性城市:是應對「黑天鵝式風險」的必然選擇 來源:澎湃新聞

2021南京市長國際諮詢會議現場。主辦方供圖

近年來,全球範圍內頻頻出現公共衛生危機、極端天氣災害等「黑天鵝事件」,為城市治理帶來挑戰。加快建設綠色城市、海綿城市、智慧城市,提升城市安全與防災能力已經成為國際化都市發展的共識。

10月12日,由南京市人民政府主辦的「2021南京市長國際諮詢會議」在南京舉辦。會議以「踐行新發展理念,加快構建安全韌性城市」為主題,圍繞如何有效防範化解重大安全風險、提升安全發展能力、探索大城市現代化治理新路徑、建設高效能治理的安全韌性城市等議題進行了討論。

南京市代市長夏心旻在致辭中表示,建設安全韌性城市,既是特大城市的內在要求,也是高質量發展的基礎前提。國家在「十四五」規劃中正式提出了「建設韌性城市」,包括南京在內的國內許多城市也正在建設高效能治理的安全韌性城市。在對照安全韌性城市標準和國內外先進城市實踐後,夏心旻指出,南京還存在著城市韌性不足、對重大風險和突發事件應對能力不高等差距,下一步將依託諮詢會議平台與專家學者長期合作,在補齊缺點方面下功夫。

國務院參事、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原副部長、中國城市科學研究會理事長仇保興在發言中指出,當代城市發展面臨諸多不確定性,極端天氣變化導致的災害常常超過預估,新技術為城市帶來機動性的同時也增加了風險,萬物互聯導致了風險和危險互聯,快速發展與高度國際化讓城市脆弱性增加,冠狀病毒流行常態化也帶來挑戰,與此同時工業文明的規模化集聚也導致了城市生命線變得脆弱。

「不確定性是現代城市最難對付的風險因素,應對不確定性的大災害只能增強(城市)韌性。上個世紀80年代國際上就提出韌性城市是應對黑天鵝式風險的必然選擇,任何個人、組織、體系、國家都要反脆弱,要增強自己的韌性。」仇保興稱。

仇保興表示,韌性城市是具有吸收未來對其社會、經濟、技術系統和基礎設施的衝擊和壓力,仍能維持基本的功能、結構、系統和特徵的城市。韌性城市可以體現在結構韌性、過程韌性和系統韌性三個方面。從韌性城市的規劃要素看,理想的城市需要滿足活力宜居、安全韌性和綠色微循環的鐵三角模型。

「韌性城市實際上是對原有的工業文明時代的城市規劃建設模式的一種創新,是政府觀念的變革。因為我們整個管理體系適應的是工業文明,但是對新的不確定性的知識經濟時代是不適應的,所以要重新適應起來。」仇保興稱。

對於如何建設韌性城市,仇保興給出了建議。他認為,首先要轉變思想觀念,要設立專門的研究機構進行持續研究,要逐項分析城市生命線工程的脆弱性和治理成本,可以通過在超大城市建立「反磁力」中心,深化網格式管理等方式,漸進式、迭代式地建設韌性城市。

國家發改委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主任史育龍表示,城市是一個具有生命特徵的複雜系統,特大超大城市的經濟體量巨大,它的系統結構和運行機制就更加複雜,潛在的危機與風險點就更多。

增強城市韌性,迫切需要強化系統觀念,需要以治理思維來增強城市的韌性。

對此,史育龍給出了他的建議:總體上要強化系統思維,統籌發展安全,要補缺點弱項,要轉變認識觀點。要重點排查重要的銜接點和重要路段等容易發生致命風險的關鍵環節,從抓應急響應到抓日常維護,要高度重視流動人口、老幼人口密集的公共區域的安全隱患,要更加註重從戰備到平戰結合的轉變,來完善應急防控體系,要從人防為主到人防技防相結合,要從自上而下管控為主轉變到多方的協同治理。

「中國一些城市都不同程度存在著『重面子,輕裡子』的狀況,也就是大家通常講的:重速度,輕質量;重處置,輕預防;重效益,輕安全;重地上,輕地下;重表面,輕基礎;重眼前,輕長遠;重產出,輕投入;重硬體,輕管理等問題。」國家減災委專家委副主任、原國務院應急管理專家組組長閃淳昌稱,。

對於韌性城市建設,閃淳昌也提出了建議:要尊重城市發展規律,堅持系統思維綜合施策;要依靠科技進步和信息化,讓城市更智慧,更聰明,更安全;要以國家標準《安全韌性城市評價指南》為抓手,補缺點、強弱項;要構建新時代社會治理體制,加強基層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建設,下大力氣提高廣大公眾的憂患意識和自救互救能力,培育安全文化,普及防災減災救災常識,建設人人有責、人人盡責、人人享有的社會治理共同體,確保人民安居樂業、社會安定有序,建設更高水平的平安中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