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深度丨「牛散」景華又被證監會罰了500萬,這回是因83個賬戶「坐莊」仁東控股巨虧近27億

原標題:21深度丨「牛散」景華又被證監會罰了500萬,這回是因83個賬戶「坐莊」仁東控股巨虧近27億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 楊坪 深圳報導

「莊家」與「被做莊者」都落得一地雞毛。

10月12日晚間,證監會披露的一則行政處罰決定書顯示,證監會對景華操縱證券市場行為進行了立案調查、審理,決定對景華處以500萬元罰款。

行政處罰決定書顯示,操縱期間景華控制賬戶組,通過「集中資金優勢、持股優勢連續買賣」「在自己實際控制的證券賬戶之間進行證券交易」「不以成交為目的,頻繁或者大量申報並撤銷申報」的方式,操縱「仁東控股」。

早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曾在《21深度丨仁東控股崩盤背後的隱秘路徑:股東依靠國資入主利好出貨 海科金「終止託管」中小股東希望落空》、《妖股覆滅!立案調查通知書來了:仁東控股涉嫌信披違規 股價再現一字跌停》等系列報導中指出,仁東控股在2019年7月30日至2020年11月的「慢牛」走勢中,存在市場操縱的痕迹。

隨著牛散景華被正式出具行政處罰決定書,也昭示這場坐莊行動也以「雙輸」告一段落。

根據證監會資料顯示,在這次坐莊過程中,景華控制使用83個證券賬戶操縱仁東控股股份,但最終賬戶組卻虧損26.9億元。同時,景華還將面臨500萬元的罰款。

值得一提的是,這並非景華首次因證券市場違法違規行為受處罰,在仁東控股之前,景華還曾因短線操作冀凱股份,被河北證監局警告,並處60萬元罰款。

同時,仁東控股也因為這場股價操縱和內幕信息泄露一度下跌,並被證監會立案調查,徘徊在退市邊緣。

牛散景華「失手」

作為A股著名「牛散」,景華對於資本市場而言並不「陌生」。

據公開資料顯示,景華出生於1977年6月,從16歲開始接觸股票,至今已有近三十 年股齡。

據媒體報導,景華上學的學費都是在股市賺取,其在2004年時,還曾在職員姚國海的邀請下,正式加盟了國泰君安。

據景華回憶,自己當初帶著5萬元入市,由於選股得當,自己又喜歡重倉,所以有幾隻股收穫不菲。如他曾滿倉操作海通證券,14元做到20元,又從27元持有到45元;又如迪康藥業從十幾元翻到三十多元。

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景華也沒能逃過熊市的洗禮,身家一度從500萬縮水至200萬。在市場一片哀嚎的背景下,景華選擇投資大宗商品,並大胆買入江西銅業等,在一年多的時間里讓財富迅速積累至3000萬元。

此外,景華的經典投資還包括德棉股份(現名*ST凱瑞)、綠景控股、*ST吉藥(現名金浦鈦業)、*ST太光(現名神州信息)、ST東盛(現名廣譽遠)、*ST金泰等。

如ST東盛,景華於2013年2月以12元的價位買入,受摘帽、更名等動作刺激,4個月後該公司股價飆漲至最高33元,景華則在32元的高位全部賣出;又如山水文化一戰中,景華在2013年8月、公司重組失敗復牌後第二天買入,以700萬股躋身公司第四大股東,次年2月底開始公司股價在3個月內上漲2.5倍,景華分批賣出後獲利約6400萬元。

然而,在仁東控股的一系列操作中,景華卻狠狠栽了跟頭。

根據證監會調查結果顯示,從景華自認、相關人員指認、資金關聯、交易設備關聯等方面的證據,可以認定在2019年6月3日至2020年12月29日期間(共384個交易日,簡稱「操縱期間」),景華控制其本人、近親屬、一致行動人、所控制的北京紫金鼎投資股份有限公司員工以及委託其投資的客戶賬戶等共83個證券賬戶(簡稱「賬戶組」),交易仁東控股股票。

景華控制賬戶組,通過「集中資金優勢、持股優勢連續買賣」「在自己實際控制的證券賬戶之間進行證券交易」「不以成交為目的,頻繁或者大量申報並撤銷申報」的方式,操縱「仁東控股」。

操縱期間內,中小板綜指累計上漲42.65%,「仁東控股」累計競價成交量為35.45億股,股價最高上漲380.48%,振幅400.77%,累計下跌20.26%,偏離中小板綜指62.91%。

然而,一通「操作猛如虎」,最終,景華控制的賬戶組在上述操縱行為中卻虧損26.90億元。

更值得一提的是,由於上述操縱行為,證監會對景華操縱證券市場行為進行了立案調查、審理,決定對景華處以500萬元罰款。

「仁東控股」坐莊迷霧

景華與仁東控股的淵源,最早可以追溯到2016年。

彼時還名為宏磊股份的仁東控股,實際控制人為戚建萍家族,因資金鏈受困,戚建萍家族將宏磊股份55%的股份賣給了柚子資產、健匯投資、焱熱實業和牛散景華,套現約34億元金蟬脫殼。

景華以27元/股的價格受讓其中5.09%的股份,斥資約3.02億元。當年8月,景華又耗資3.4億元完成二次舉牌,此後通過「信三威-潤澤2號」「昌盛八號」等賬戶繼續增持,一度持有約14%股權,估算耗資約8億元。

隨後,宏磊股份徹底淪為一眾資本大佬的「玩物」,先後經歷了御德系、霍東家族時代。

不斷易主「利好」之下,景華也曾獲利不菲,但觀測其操縱仁東控股的起始時間,則與仁東控股「慢牛」行情開啟以及內幕信息泄露息息相關。

2019年7月,仁東控股突然宣布,實控人霍東將仁東控股21.27%股份的投票權委託給海淀國資委所屬子公司北京海淀科技金融資本控股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海科金」)行使,仁東控股的實際控制人也因此變更為海淀國資委,期限為一年。自此,仁東控股開啟了長達一年多的慢牛行情。

而也恰巧是在一個月前(2019年6月),景華開始了對仁東控股的操控。期間,仁東控股股價先在2019年11月12日最低下探到最低點14元,隨後一路拉升,到2019年12月20日上攻到最高25.52元。

儘管不久後仁東控股股價也有一定幅度回調,但在獲得國資「間接背書」後,不少中小投資者受到「鼓舞」紛紛買入仁東控股股票,整體而言仁東控股股價呈現緩慢上漲態勢。

期間,根據仁東控股2020年半年報顯示,景華一直位居仁東控股第5大流通股東,持股數量2888萬股,期末參考市值高達10.25億元,浮盈比例已高達239%。

不過,自2020年5月起,景華開始在高位悄然減持仁東控股。

公告顯示,2020年8月12日,仁東控股收到景華髮來的告知函,其已累計仁東控股超過1%。具體來看,在2020年5月21日至8月12日期間,景華及一致行動人減持仁東控股1887.19萬股,減持比例達3.37%。

到了2020年三季度末,仁東控股十大流通股東名單已沒有了景華的身影,大機率已經完成了減持套現。

極其巧合的是,就在不久後,仁東控股股價開始上演崩盤式下跌,一連遭遇連續14個跌停,一度被稱為A股「跌停王」,期間累計跌幅接近90%。

2020年11月,海科金在股權託管協議期滿之後,不再續簽,仁東控股的實際控制人變回霍東。隨後,仁東控股尾盤放量跌停,此後出現接連14個一字跌停板。

今年7月,仁東控股公告,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被證監會立案調查。與該消息一同到來的還有一份虧損的中報,2021年上半年,仁東控股營業收入約8.79億元,同比減少31.44%;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虧損約1108萬元。

在這場坐莊過程中,除了一眾中小投資者無辜被套外,「莊家」景華、被坐莊者仁東控股等,都沒能逃過「恢恢法網」。而掀起二級市場期待的國資「海科金」,卻在滔天巨浪中全身而退,並且通過為期一年、「毫不費力」的託管行為後,白白賺下2000萬元。

多次受證監會處罰

值得一提的是,這並非景華首次遭遇行政處罰。

在介入仁東控股(宏磊股份)期間,景華還曾多次舉牌冀凱股份和東方銀星。

數據顯示,2016年三季度末,景華首次進入東方銀星,持有176萬股,其在此後的半年裡還進行了加倉,然而2017年景華便從東方銀星的股東名單中消失了,若以季度均價計算,他在東方銀星這隻股票上的虧損在千萬元左右。

冀凱股份亦是如此。至2017年,景華通過其帳號和「迎水民盛景融1號」等產品,在冀凱股份的持股比例一度升至11.26%,累計耗資約5.6億元。

不過,2018年,景華卻因違規短線交易冀凱股份,且未在賣出股份比例超5%時如實披露被河北證監局警告,並處60萬元罰款。

據河北證監局通報, 截至2018年5月22日,景華使用其本人及其所控制的賬戶持有「冀凱股份」2253.22萬股,占公司已發行股份的11.27%,屬於持有「冀凱股份」5%以上股份的大股東。

2018年5月23日,景華買入「冀凱股份」121萬股。2018年5月25日至2018年7月3日,累計賣出「冀凱股份」1853.92萬股。景華買入冀凱股份後六個月內賣出,構成短線交易。

2018年5月25日至2018年7月3日期間,景華累計賣出「冀凱股份」占公司已發行股份的5.99%。當賣出比例達到「冀凱股份」已發行股份的5%時,景華未停止交易並報告,並繼續賣出「冀凱股份」336萬股,賣出比例占已發行股份的0.99%,賣出金額為3856.68萬元。

此後,景華在冀凱股份中的持股比例就不斷降低,至2020年半年報時,景華已消失在公司十大股東名單中。據wind數據顯示,2017年2月3日至2020年6月24日,冀凱股份累計跌幅超75%。

(作者:楊坪 編輯:朱益民)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