撫順虐童案一審宣判:女童父親不滿判決結果,女童仍在做整形治療

原標題:撫順虐童案一審宣判:女童父親不滿判決結果,女童仍在做整形治療

10月13日,遼寧省撫順市新撫區人民法院開庭審理了6歲女童受虐案。女童生母劉某彥及其男友陳某威被控故意傷害罪、虐待罪。

法院一審判決,被告人陳某威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犯虐待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六年;被告人劉某彥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犯虐待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三年。被告人陳某威賠償附帶民事訴訟人民幣20余萬元。

宣判後,被告人陳某威、劉某彥當庭均表示服從判決,不上訴。

庭審結束後,被害人童童父親佟先生告訴新京報記者,他對判決結果並不滿意,認為劉某彥和陳某威的刑期都太短,他將在收到法院判決書後向檢察院提出抗訴申請。

童童曾經的樣子。受訪者供圖

女童父親:不滿判決結果,將申請抗訴

佟先生稱,在此次庭審過程中,他再次聽到孩子的受虐細節心裏非常難受,孩子生母劉某彥也當庭落淚後悔,並表示認罪認罰,「而陳某威一會兒承認,一會兒又不承認,推卸責任。」佟先生表示不會原諒二人,將堅決抗訴,「她媽現在哭也沒有用,她給孩子造成的傷害是一輩子的,已經不可逆轉了。我為孩子也要抗訴到底,維護孩子的尊嚴和權利。」

童童姥姥在得知判決結果後表示可以接受,但同時會尊重佟先生的意見,支持佟先生的訴求和決定。

遼寧必達律師事務所負責人杜振家律師介紹,他的律所在去年10月左右受司法機關指派對佟先生父女進行法律援助,其律所有兩位律師作為佟先生一方的代理律師為其提供法律服務。

杜律師透露,在陳某威的供述中顯現了他的作案動機,「他認為他與劉某彥分手是因為孩子,所以把氣撒到孩子身上,他看到孩子跟佟父影片不高興,也會把氣撒到孩子身上。」律所的代理律師從情感和孩子角度出發對陳某威從重量刑的意見做了相關陳述。

杜律師稱,庭審過程中,劉某彥的辯護律師大部分是從親情的角度進行辯護,另外檢方在對劉某彥的量刑意見中也提到了「親情」和「母愛」,而且案件卷宗和庭審中都沒有直接證據證明孩子身上的傷有劉某彥所為,這些都成為法院量刑的一大因素,「從法律角度講,法院的此次判決是可以接受的,但對於孩子父親來講可能於情理上會有不滿,畢竟他是父親,他要考慮的是他女兒的一輩子。」

撫順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事審判法庭庭外。新京報記者 白德彰 攝

整形醫生:治療時問起疤痕原因,孩子會生氣煩躁

庭審前,佟先生向新京報記者表示,此前他已向法院提出申請撤銷女童生母監護權,事發至今,他們一直未收到被告人陳某威家屬的道歉。

佟先生稱,經過一年多的治療,目前女兒已經從完全不能動恢復到可以行走但尚未完全恢復,走路還是需要看護,有些地方骨頭還沒長好,現在孩子還是要定期參加心理疏導課,定期去整形醫院接受治療,「孩子現在膽子變得特別小,有人在她旁邊大聲說話,她都會嚇一跳。」

愛心市民馬女士已經幫扶童童一年多了,除了接送童童上下學,還會帶童童畫國畫。馬女士介紹,目前童童走路速度還是較慢,疤痕還是很癢,在畫畫班自己不敢一個人去上廁所,但和同學的相處狀況不錯,性格特別招人喜歡,「不過有時候也能感覺到她經歷這些事後,有一些刻意討好他人的行為。在別的小朋友提起媽媽的時候,她都會迴避不講話。」

一直在為童童做整形治療的醫生史靈芝表示,關於診療方案,目前首先解決的還是童童頭髮毛囊的問題,讓她能正常生長頭髮,其次就是在她的疤痕穩定後每周進行疤痕激光消除。因為童童年齡還小,對童童的手術整體大約在18歲之前可以完成,主體部分將爭取在小學階段完成,讓童童有一個樂觀的心理狀態。

史醫生稱,在為童童進行治療期間,和童童接觸過的醫生普遍表示,童童要比同齡人更成熟懂事,她會主動跟醫生聯繫,說「阿姨,我想你了」之類的,她特別需要表揚和鼓勵,「一開始她會特別抵觸男醫生的接觸,特別怕男性,經過慢慢相處,她才可以接受,但我們問起她疤痕的原因時,她會生氣、煩躁。」

2021年3月,童童爸爸正在給童童發炎的傷口上藥。受訪者供圖

一審判決:生母依法減輕處罰被判3年,生母男友系主犯被判16年

經一審審理查明,2020年2月至5月,被害女童(時年6歲)在與被告人劉某彥(女童母親)及被告人陳某威(劉某彥男友)共同生活期間,頻繁遭到陳某威採用各種暴力等手段實施的傷害及虐待。劉某彥身為佟某某的法定監護人,未有效阻止陳某威,不僅一再放任陳某威的行為,而且時而參與毆打、虐待佟某某。

2020年5月中旬的一天,陳某威給佟某某洗澡時,故意將水溫反覆調至最高和最低檔位澆淋佟某某,將佟某某燙傷,直至傷口感染嚴重,二被告人才將佟某某送往醫院救治。經鑒定,佟某某身體損傷程度為一處重傷二級、五處輕傷一級、五處輕傷二級、一處輕微傷。

撫順市新撫區人民法院認為,被告人陳某威使用暴力等手段多次故意傷害被害女童身體,致被害女童一處重傷、十處輕傷,且經鑒定構成多處傷殘,其行為確已構成故意傷害罪;陳某威與被告人劉某彥系同居關係,其在與劉某彥及被害女童共同生活期間,以毆打、體罰、凍餓等方式,長期、頻繁對被害女童進行摧殘、折磨,情節惡劣,其行為亦構成虐待罪,應依法數罪並罰。

劉某彥身為被害女童的法定監護人,雖曾帶被害女童躲避陳某威施暴,但終未採取有效措施阻止、防範,而是放任陳某威傷害、虐待並時而參與其中,其行為亦分別構成故意傷害罪、虐待罪,應依法數罪並罰。

在共同傷害犯罪中,陳某威起主要作用,系主犯,雖其認罪悔罪,但陳某威故意傷害犯罪手段特別殘忍,情節特別惡劣,後果特別嚴重,且主觀惡性深,人身危險性大,不足以對其從寬處罰。在共同傷害犯罪中,劉某彥起次要作用,系從犯,到案後如實供述犯罪事實,真誠悔罪,認罪認罰,依法可以對其減輕處罰。

最終法院依法作出判決:被告人陳某威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犯虐待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六年;被告人劉某彥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犯虐待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三年。被告人陳某威賠償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佟某某人民幣202767.35元。宣判後,被告人陳某威、劉某彥當庭均表示服從判決,不上訴。

新京報記者 薄其雨 白德彰 高照 

編輯劉倩

校對吳興發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