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物多樣性保護背後:降碳、環保與經濟增長如何協同推進

  原標題:關注生物多樣性保護背後:降碳、環保與經濟增長如何協同推進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王帆 深圳報導

  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公約》第十五次締約方大會(COP15)正在雲南昆明舉行。

  目前,全球生物多樣性正以驚人的速度喪失,超過100萬個物種面臨滅絕的風險。根據聯合國的報告,生物多樣性喪失的直接驅動因素是土地和海洋利用的改變、生物資源利用、氣候變化、污染以及外來物種入侵等。

  其中,氣候變化對物種的分佈、物候、種群動態以及物種組合或生態系統結構和功能已經產生了明顯影響,而且正在變得越來越嚴重。47%的受威脅哺乳動物和23%的受威脅鳥類可能已經受到氣候變化的影響,許多無法適應快速氣候變化的物種,則面臨著更大的威脅。因臭氧損耗而增加的紫外線也對農、林、牧、漁相關的生物多樣性造成嚴重的威脅。

  在COP15部長級會議上,聯合國開發計劃署相關負責人表示,當前人類社會同時面臨氣候變化、新冠肺炎疫情、生物多樣性喪失等三大危機,保護地球環境需要在多角度同時發力。

  去年9月,中國宣布力爭2030年前實現碳達峰、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為全球應對和減緩氣候變化作出中國貢獻。並且,中國提出要把碳達峰、碳中和納入生態文明建設整體布局。

  在這一背景下,降碳將成為「十四五」生態環境保護規劃的總抓手。而降碳邏輯下採取的一系列行動,帶來的不只是溫度上升的控制,降碳本身也將與污染治理、環境改善產生顯著的協同效應,促進生物多樣性保護,與此同時,中國的經濟增長邏輯也將發生深刻的改變。

  中國作為最大的發展中國家,如何探索出一條應對氣候變化、保護生態環境與經濟增長的協同發展之路,對很多發展中國家都將有著重要的借鑒意義。

  應對氣候變化與改善環境的協同

  關於如何推進降碳,第十三屆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副理事長劉世錦不久前指出,降碳不能「單打一」,而是要實現降碳、減污、增綠、增長協同推進。

  他進一步指出,發達國家由於工業化過程已經過去,基本上已經解決了污染的問題,生態總體上也不錯,從經濟增長的角度看,它們已經沒有潛力實現更高的增長速度了,當前碳減排的問題比較突出。但中國所面臨的形勢完全不一樣。

  「中國總體上還是一個發展中國家,目前污染的問題還沒有完全解決,生態修復的問題也依然突出。另外,中國還可以保持較高的增長速度,中國的中速增長至少可以保持10年或更長一段時間。」劉世錦說。

  劉世錦強調,降碳、減污、增綠、增長協同推進,並非不重視減碳,反而更有利於降碳的推進。

  首先,碳排放和其他污染物的排放具有同源性;其次,在動力上,減排的外部性非常強,降碳的成本是由自己承擔,一些部門積極性不太高,但降低污染和大家的關係比較直接,民眾的積極性比較高,從動力的角度來講,可以用減少污染這樣積極性較高的事情,來帶動降碳這種積極性較低的事情;此外,推動生態增綠,可以增加碳匯,這是另外一種協同效應。

  從一個最直觀的角度來看,溫室氣體和大氣污染物具有同根同源性。生態環境部部長黃潤秋曾介紹,中國的能源結構以高碳的化石能源為主,佔比達到約85%。化石能源燃燒不但是二氧化碳等溫室氣體的主要來源,同時燃燒產生的顆粒物、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等也是當下大氣污染物的主要來源。因此,調整能源結構、產業結構不僅可以減少碳排放,同時也可從根源上降低污染物排放。

  能源基金會環境管理項目主任劉欣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化石能源燃燒(煤油氣燃燒)佔到中國PM2.5濃度的約三分之二,和臭氧濃度的五分之四以上,是空氣污染的主要來源。碳達峰碳中和、美麗中國、健康中國等國家戰略分別從能源氣候經濟、生態環境和衛生領域為中國實現更清潔的空氣提供了多維度的戰略和政策保障,對新時期減污降碳協同發力提出新要求。

  國家發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員姜克雋則認為,「雙碳」氣候目標的提出為中國空氣質量持續改善注入全新動能。下一步,需以「減污降碳,協同增效」為總抓手,把降碳作為源頭治理的「牛鼻子」,加快制定與完善相關政策措施,在協調好發展和減排、局部和整體、短期和中長期之間關係的同時,推動重點領域優化轉型,確保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目標,協同實現中國空氣質量根本改善。

  邁向可持續發展之路

  如果說,應對氣候變化與污染治理具有天然的協同性,很容易取得共識,那麼,要實現應對氣候變化、環境改善與經濟增長的協同,還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

  在一些人的觀念里,環保、低碳是給經濟發展設「天花板」,約束了地方的經濟增長潛力,同時也給企業增加了額外的成本。最近的限電潮中,一些地區出於達到能耗雙控要求的目的,出現了「一刀切」現象,被詬病擾亂了正常的經濟生活。

  固然,運動式「減碳」需要叫停,但這並不能成為放慢經濟轉型步伐的理由,反之,中國更需要堅定走上一條綠色轉型之路的決心。

  國家氣候戰略中心戰略規劃部主任柴麒敏曾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當前中國每年因為氣候變化造成的直接經濟損失佔GDP的1%左右,2020年我們的GDP破百萬億元,也就是說損失大約是1萬億元,如果累計過去和未來,損失將不可估量。

  「經濟發展與自然之間的關係已經到了臨界點,要實現可持續增長,必須走上一條生態文明的新路。當前國家鼓勵發展的產業方向大部分是低排放的,用減排機制去倒逼,很大程度能助推高質量發展轉型。可能短期內一些產業會受到損失,需要政策保障,但從大帳來算,低碳轉型絕對是利大於弊。」柴麒敏表示。

  並且,當前全球主要經濟體都在向綠色低碳轉型,這是新一輪的產業和科技革命的重大機遇,只有抓住了,中國才能真正進入到全面現代化的發展階段。

  一些地區已經率先嘗到了降碳、生態環境改善與經濟增長協同的甜頭。

  2019年8月,哈工大(深圳)經管學院完成了一份《深圳市碳排放達峰和空氣質量達標及經濟高質量發展達標「三達」研究報告》,其中指出,過去十 年,深圳在經濟高質量增長的同時實現了生態環境質量的明顯改善,初步探索出了一條經濟社會和生態環境協同共進的發展道路。

  深圳的經濟轉型成就廣為人知,新經濟佔GDP的比重約為2/3,已經成為經濟增長主引擎。與此同時,深圳保有了豐富的區域生物多樣性,儘管面積僅為全國的五千分之一,但在深圳已發現的鳥種是全國已發現鳥種的四分之一,深圳的空氣質量位居全國重點城市前列,被譽為「一座可以深呼吸的城市」,也是全國萬元GDP水耗、能耗和碳排放強度最低的大城市。

  哈工大(深圳)經管學院低碳城市大數據工程中心主任、深圳市應對氣候變化研究中心主任王東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深圳的實踐證明,我們倒逼一下自己,在追求減少碳排放、空氣質量達標的過程中,其實也催生了經濟的高質量發展。

  柴麒敏向記者表示,中國力爭在2030年前實現二氧化碳排放與經濟發展脫鉤意味著,一是在發展模式上,我們很大程度擺脫了依靠高資源投入、高環境代價來換取經濟增長的傳統發展路徑;二是技術進步和制度改革取得了積極成效,創新驅動成為現代經濟體系的主要特徵,這是一種新增長範式。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