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行的「中收」戰事:2021 誰是轉型之王?

  原標題:21金融研究|銀行的「中收」戰事:2021,誰是轉型之王?

  記者 楊志錦

   在利率市場化和互聯網金融發展的大背景下,銀行業普遍面臨凈息差收窄的境況。在此背景下,依靠息差的傳統模式亟待變革,發展中間業務就成為應對挑戰的轉型方向。事實上,中間業務收入規模與營收佔比的高低,已成為衡量一家銀行「輕型化運營」水平的典型特徵。

  中間業務具有資本佔用低或不佔用、穩定性好、持續性強、風險低等特點,一定程度上體現了商業銀行的核心競爭力和創新能力。一般情況下,中間業務品種較為豐富、佔比較高的銀行可以獲得更高的ROE,其在市值上也更能獲得認可。

  比如招商銀行的資產規模為8.4萬億,低於交行、郵儲銀行、中國銀行、農業銀行、建設銀行,但其市值高達1.3萬億(以10月11日收盤價計算),超過上述五家國有大行,五家大行當日市值分別為0.3萬億、0.45萬億、0.84萬億、1萬億、1.15萬億。

  「後疫情時代」的2021年,上市銀行中間業務收入的競爭格局呈現出以下特點(以上半年數據分析):

  ——中收規模和商業銀行資產規模大體一致,呈現出國有大行高於股份行、股份行高於城商行、城商行高於農商行的趨勢。但部分股份行、城商行大力開拓布局,在中間業務方面探索較多,在行業內形成頗具特色的「輕型銀行」。

  ——由於信用卡利息收入不再計入手續費及傭金收入,上市銀行中收佔比相比去年同期下降3.5個百分點至16%。單家銀行看,招行該比例為31%,遠超同業。

  ——受減費讓利影響,銀行卡手續費小幅下降,但財富管理業務驅動中收保持景氣增長,彌補了前者下降帶來的影響。

  13家銀行中收規模下降

  中間業務不構成商業銀行表內資產和負債,但形成銀行非利息收入,因此有市場人士也將「非利息收入」視為中間業務收入,但這一分類不夠準確。

  比如「非利息收入」中的投資收益來源於銀行自身的投資行為而非對客戶的服務,且證券交易也影響到資產負債表,並不算嚴格意義上的中間業務。因此,本文將中間業務收入對應到利潤表中「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一項。

  整體來看,中收規模和商業銀行資產規模大體一致,呈現出國有大行高於股份行、股份行高於城商行、城商行高於農商行的趨勢。

  國有大行依託其強大的渠道優勢在中收規模上佔據著重大優勢。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六大國有銀行中間業務收入規模在100億-800億之間,其中工行以759.43億中間業務收入規模位居榜首。其次為建行、農行、中行、交行。郵儲銀行的中收規模在六大行中最低,僅為114.29億。

  這一規模甚至低於諸多股份行,顯示郵儲銀行中間業務收入對營收貢獻度明顯低於其他大行。一是因為郵儲銀行中間業務起步較晚、發展程度不高;二是因為郵儲銀行與代理網點按照「誰辦理誰受益」的原則計費,代理網點產生的中間業務收入由郵儲銀行支付給郵政集團,因此體現在郵儲銀行賬面的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較少。

  股份行中,招商銀行的中間業務收入最高,規模達522.54億,這一規模甚至超過了農行、中行、交行、郵儲銀行四大國有銀行,僅次於工行和建行。招行之後為興業銀行、中信銀行、平安銀行、浦發銀行、光大銀行、民生銀行。前述六家股份行的中收規模均已經超過郵儲銀行,但低於交行。

  城商行中,上海銀行以42.91億的規模居首;農商行中,渝農商行以12.63億的規模居首,其餘規模大多在2億以下。與國有大行、股份行相比,農商行中收規模體量小到幾乎可以忽略不計的程度。究其原因,一則中間業務種類較少,二則經營中間業務能力不足。

  其中瑞豐銀行是唯一一個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為負值的銀行。中報顯示,今年上半年瑞豐銀行手續費及傭金收入為0.44億元,手續費及傭金支出為1.25億元,凈收入為-0.81億。此前的2018年-2020年瑞豐銀行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也為負值。

  「主要是報告期內持續加大對客戶營銷投入力度以吸引客戶,使得本行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有所下降。」瑞豐銀行表示。

  從可比增速看,27家上市銀行中收增速為正,其中張家港行增速最高,上半年該行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為0.18億,增速高達135%,主要因為該行基數相對較低。

  基數較高的國有大行中收增速在10%左右。「中間業務既體現了銀行服務客戶的水平,也體現銀行對客戶財富管理的水平。上半年在『應讓盡讓、應減盡減』的基礎上,建行中間業務收入同比增速達到了6.8%,總體保持健康增長的態勢。」建行首席財務官張毅在該行業績會上表示,「預計建行全年中間業務收入將保持可持續的健康增長態勢,對全年中收的增長保持樂觀的態度。」

  此外,共有13家銀行中收規模收縮,包括3家股份行及10家城商行、農商行。民生銀行稱,因為國內信用證、福費廷資金成本上升,市場形勢發生變化,同時落實監管政策要求,主動調整了福費廷業務模式和國內信用證業務結構,結算與清算手續費收入減少。

  該行還稱,在資管新規及監管趨嚴背景下,理財產品凈值化轉型加快,同業投資、理財非標投資等通道業務大幅壓縮,同時主動調整資產託管業務結構,收緊或退出私募基金託管、網貸資金監管等部分高風險業務,託管及其他受託業務傭金收入減少。該行上半年實現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126.84億元,降幅為12.90%。

  中收佔比「意外」下降

  近年來,部分股份行、城商行大力開拓布局,在中間業務方面探索較多,中間業務取得了顯著的業績,如招商銀行、平安銀行和寧波銀行要比同規模的銀行實現更多的中間業務收入,在行業內形成頗具特色的標籤,被稱為「輕型銀行」,也更受市場青睞。

  比如招行資產規模不及六大行,但中收規模僅低於工行、建行,其市值已超越工行之外的五大行。再如平安銀行資產規模不及光大銀行,但平安銀行的中收規模高於光大銀行,其市值是光大銀行的兩倍多;寧波銀行資產規模約為北京銀行的一半,其中收規模和北京銀行大體相當,其市值約為後者的2.4倍。

  平安銀行首席財務官項有志在該行業績會上坦言:「從整個行業的發展趨勢、市場環境來看,未來息差還有下行空間。」他介紹,平安銀行一直堅持「雙輕」(輕資產、輕資本)的原則開展業務,在負債端,要繼續優化負債結構,降低負債成本;在整個資產結構上,改善中間業務收入,提振非息收入。

  「『雙輕』意味著資產組合中有一部分資產不是以賺取利息收入為主,有一部分表外業務要通過賺取中間業務收入來支持盈利的增長。」項有志表示。

  在衡量一家銀行「輕型化」的程度時,中間業務收入/營業收入是一個常用的指標,該指標佔比越高意味著「輕型化」特徵越明顯。據Wind數據統計,上半年40家A股上市銀行(瑞豐銀行未有連續數據)合計實現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4654億,占營業收入的比重為16%,相比去年同期下降3.5個百分點。

  但這並非意味著上市銀行的中間業務收入出現大幅滑坡以及利息收入大幅上升,而是因為信用卡業務手續費的計入方式出現調整。

  今年2月印發的《關於嚴格執行企業會計準則,切實加強企業2020年年報工作的通知》(財會〔2021〕2號)提出,銀行從事信用卡分期還款業務形成的金融資產,企業不得將其按實際利率法計算的利息收入記入「手續費及傭金收入」科目。這使得銀行中間業務收入規模下降,而利息收入規模上升。

  用「中間業務收入/營業收入」這一指標對比發現,股份行的中間業務收入佔比較高(20%左右),國有大行的中間業務收入佔比在15%左右。城商行跨度較大,在3%-17%之間;農商行則不足10%,仍有待發展。

  其中,上半年招行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為522.54億元,同比增長23.6%,占招行總營收的31%,遙遙領先同業。在規模上,招行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不僅為股份行第一,甚至超過了農行、中行,成為同業第三名,僅次於工行建行。

  使得招行在中收領域實現對農行、中行彎道超車的關鍵因素,便是「大財富管理」。如上半年招行財富管理手續費及傭金收入206.12億元,同比增長33.60%。值得注意的是,信用卡利息計費方式的調可能也對招行中收規模超過農行、中行有影響。

  緊隨招行之後的為平安銀行、興業銀行、光大銀行,三家股份行的佔比在20%左右。國有大行中,交行以18.6%的佔比撥得頭籌,居行業第五,其餘除郵儲銀行外佔比在15%左右。

  中國銀行副行長王緯在該行業績會上表示,上半年中國銀行實現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468億元,占集團營收比重為15.46%,同比提升了0.88個百分點。拉動手續費增長的主要因素是中行境內基金的代銷、理財業務、託管業務收入以及境外代客買賣、股票傭金收入增長較好。

  城商行差距較大,南京銀行的優勢最為明顯,在36家銀行中居第七位。南京銀行中報顯示,上半年實現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33.85億元,同比增長32.08%;在營業收入中佔比16.73%,同比上升2.28 個百分點。

  「公司將繼續發揮理財業務優勢,持續完善理財產品體系,進一步拓展了委託理財業務的收入來源及總量。同時,債券承銷業務量大幅增加,承銷費凈收入同比實現了顯著增長,承銷品牌的市場認可度得到進一步上升。」南京銀行在年報中表示。

  農商行方面,佔比最高的為無錫銀行,該行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佔總營收的比重為8.3%,其餘大部分則低於5%。

  對於諸多農商行而言,中間業務收入已經成為營業收入結構中的一個明顯缺點。如以平均值為參考,農商行提升空間在5個百分點左右。相較傳統表內業務,中收業務涉及領域廣,對從業人員業務素質要求高,在拓展時難度更大,因此農商行發展中收業務面臨的挑戰不小。

  財富管理業務表現突出 

  商業銀行中間業務類型眾多,各銀行財報統計口徑不一。比如銀行財報對理財業務的會計處理各異,有的計入代理收入或者託管業務收入,有的仍然計入理財業務收入。這缺少明細數據進一步調整,因此橫向比較只能相對反映各銀行的中收結構情況。

  本文根據業務模式主要分為七類:銀行卡業務、理財業務、結算及清算業務(含電子銀行業務)、投行諮詢業務(含債券承銷業務)、擔保承諾業務、託管及其他受託業務、代理及委託業務。

  從今年上半年的情況看,伴隨著銀行普遍加碼財富管理業務,上市銀行理財、資管、託管、代理等業務中收實現較快增長,彌補銀行卡等傳統銀行中間業務收入下滑以及減費讓利的影響。

  統計數據顯示,上半年上市銀行手續費及傭金收入合計同比增長9%。其中銀行卡業務收入同比下降0.7%,託管、代理、理財等財富管理業務收入增速分別為10.1%、25.5%、6.3%。

  上半年,多家銀行的財富管理業務收入增速在20%以上,如招行(33.6%)、交行(24%)、興業(22%)。交行相關負責人稱,財富金融作為交行四大重點業務之一,要做出特色、做強品牌。「十四五」時期,交行的目標是力爭零售客戶AUM(資產管理規模)年復合增速達到14%,力爭財富管理中間業務收入年復合增速達到20%。 

  興業銀行表示,上半年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較快增長的主要原因包括:持續完善提升財富銀行服務能力,加快理財業務轉型升級,強化財富銷售渠道建設,實現輕資本、弱周期的理財業務和零售財富代銷類手續費收入86.08億元,同比增長44%。

  分析來看,基礎客群擴大、渠道拓展以及產品營銷力度加大助推上市銀行財富管理業務快速增長。一方面各銀行客戶數持續擴容,另一方面多家銀行零售AUM(資產管理規模)增長可觀,較年初增幅在10%以上。

  分銀行類型看,國有六大行由於客戶基礎較為雄厚,中收業務類型也比較豐富。銀行卡業務、結算清算類業務、代理類業務收入合計佔全部中間業務收入的六成。不過,六大行投行諮詢、託管、擔保承諾等業務均有一定貢獻。

  股份行方面,銀行卡業務佔比最大,其次為託管業務和代理業務,三者合計佔到股份行中收的七成。城商行方面,代理業務貢獻較多。統計數據顯示,16家A股城商行代理業務收入佔比平均值為55%。

  代理業務包括銀行替客戶代理銷售、收付及委託、結算、交易等業務。代理業務客戶主要是當地企業、政府、事業單位,因此長期在當地深耕細作的城商行和農商行有明顯優勢。

  農商行代理業務收入佔比亦較高,但其中收業務類型較為單一,投行諮詢、擔保承諾、託管等業務鮮有涉及。這可能與農商行體量較小且人才儲備不足相關。

  (本文摘自《中國金融業發展趨勢報告(2021)》,該報告將於2021年11月2日-3日召開的第十六屆21世紀亞洲金融年會對外發佈。)

  (作者:楊志錦 編輯:曾芳)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