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宣!居民用電價格保持穩定

  近期,隨著多地發佈有序用電或限電通知,電力供應和電力價格引發市場關切。

  10月12日,國家發改委一錘定音。當日發佈的《關於進一步深化燃煤發電上網電價市場化改革的通知》明確,「保障電力安全穩定供應」「燃煤發電電量原則上全部進入電力市場」;對電價將實施分類調節——「保持居民、農業用電價格穩定」「鼓勵地方對小微企業和個體工商戶用電實行階段性優惠政策」「將燃煤發電市場交易價格浮動範圍由現行的上浮不超過10%、下浮原則上不超過15%,擴大為上下浮動原則上均不超過20%,高耗能企業市場交易電價不受上浮20%限制」「電力現貨價格不受上述幅度限制」……

  華北電力大學能源互聯網研究中心主任曾鳴表示,此次改革在給市場吃了定心丸的同時,有助於加快推進電力市場化改革。

  對CPI沒有直接影響

  在當日召開的專題發佈會上,國家發展改革委價格司副司長彭紹宗強調,此次改革保障民生被放在了突出位置,對居民消費價格指數(CPI)沒有直接影響。

  《通知》要求,居民(含執行居民電價的學校、社會福利機構、社區服務中心等公益性事業用戶)、農業用電由電網企業保障供應,執行現行目錄銷售電價政策。各地要優先將低價電源用於保障居民、農業用電。

  那麼,擴大燃煤發電市場交易價格浮動範圍,價格通過產業鏈傳遞後,是否會對工業生產者價格指數(PPI)產生影響?

  對此,彭紹宗表示,全面放開燃煤發電上網電價,擴大上下浮動範圍,在電力供需偏緊的情況下,市場交易電價可能出現上浮,一定程度推升工商業企業用電成本。對工業生產者價格指數(PPI)有一定推升作用,但改革措施有利於改善電力供求狀況,更好保障企業用電需求,促進企業平穩生產、增加市場供給,從總體上有利於物價穩定。

  分類調節有深意

  高耗能企業和小微企業是此次改革涉及的兩類重點企業。在電價調節上,將採取嚴格區分的兩類措施。

  對於高耗能企業,《通知》明確,高耗能企業市場交易電價不受上浮20%限制;而對於小微企業,《通知》則鼓勵地方對小微企業和個體工商戶用電實行階段性優惠政策。

  曾鳴表示,這是落實堅決遏制「兩高」項目盲目發展和對小微企業「惠企紓困」在電力市場化改革中的具體表現。他認為,通過電價水平動態變化可以起到分類調節的作用:一方面,可以遏制高耗能行業不合理電力消費,改善電力供求狀況;另一方面,可以引導產業結構轉型升級,實現綠色低碳發展。

  同時,記者了解到,此次改革在要求各地有序推動工商業用戶全部進入電力市場的背景下,對不同工商業用戶的情況也進一步做了細分。

  《通知》要求,目前尚未進入市場的用戶,10千伏及以上的用戶要全部進入,其他用戶也要儘快進入。對暫未直接從電力市場購電的用戶由電網企業代理購電,代理購電價格主要通過場內集中競價或競爭性招標方式形成,首次向代理用戶售電時,至少提前1個月通知用戶。已參與市場交易、改為電網企業代理購電的用戶,其價格按電網企業代理其他用戶購電價格的1.5倍執行。

  曾鳴認為,「三類工商業用戶」進一步體現了此次改革的精準施策。

  有助於推動電力市場化改革

  煤電上網電價通常被稱為電力市場的「定價之錨」。

  2019年,國家發展改革委出台的《關於深化燃煤發電上網電價形成機制改革的指導意見》,將實施多年的燃煤發電標杆上網電價機制,改為「基準價+上下浮動」的市場化電價機制,各地燃煤發電通過參與電力市場交易,由市場形成價格。

  此次《通知》則進一步深化了上述機制。《通知》提出,將燃煤發電市場交易價格浮動範圍由現行的上浮不超過10%、下浮原則上不超過15%,擴大為上下浮動原則上均不超過20%,高耗能企業市場交易電價不受上浮20%限制。

  彭紹宗認為,這有利於更好發揮市場機製作用,讓電價更靈活反映電力供需形勢和成本變化,在一定程度上緩解燃煤發電企業經營困難,激勵企業增加電力供應,改善電力供求狀況,更好保障電力安全穩定供應。

  此外,國家發改委價格司司長萬勁松強調,此次改革將有序放開全部燃煤發電電量上網電價,燃煤發電電量原則上全部進入電力市場。

  國家發改委數據顯示,目前,已有約70%的燃煤發電電量通過參與電力市場形成上網電價。這意味著,其餘30%的燃煤發電電量未來將全部進入電力市場。市場機構認為,此舉將進一步帶動其他類別電源發電電量進入市場,為全面放開發電側上網電價奠定堅實基礎。

  一方面有序推動燃煤發電電量全部進入電力市場,另一方面有序推動工商業用戶全部進入電力市場。萬勁松表示,按照電力體制改革「管住中間、放開兩頭」總體要求,此次改革在發電側和用電側均取得重要進展,這標誌著電力市場化改革又邁出了重要一步。(【財經翻譯官】文/黃浩)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