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音樂學院馮堅:「AI+藝術」時代 人人都能成為「作曲家」和「演奏家」

原標題:武漢音樂學院馮堅:「AI+藝術」時代 人人都能成為「作曲家」和「演奏家」

封面新聞記者 劉旭強

2019年,當世界上第一件被拍賣的AI藝術品以432500美元高價售出,「AI+藝術」的浪潮便似乎勢不可擋。如今,「AI+藝術」發展到了何種程度?10月13日,在中國人工智慧大會人工智慧於藝術計算專題論壇上,武漢音樂學院計算機音樂創作研究中心主任、副教授馮堅就此作了主題分享。

武漢音樂學院計算機音樂創作研究中心主任、副教授馮堅

馮堅指出,在藝術與計算髮展的長河當中,我們可以看到,主觀感性的藝術一直嘗試在客觀理性的數理手段中尋找支撐,尋求靈感。例如美術中的黃金分割,音樂中的節拍、節奏。在這種意義上,在人工智慧時代,藝術可以藉由計算機梳理計算過程,來更好地實現目標。

就音樂創作而言,人工智慧的發展可以回溯近半個世紀。起初人工智慧僅僅追求用演算法打造完美美學結構的作曲,到2010年後,AI在藝術上有了拓展性的發展,廣泛應用到認知分析、理論創作等等,也出現了一系列的軟體、演算法代表平台。如人工智慧音樂創作領域的領頭羊應用Amper Music,通過 AI 賦能工具,幫助人們創作和定製原創音樂,目前已使用超過一百萬個不同示例和數千種樂器的專有示例庫。

馮堅指出,當下人工智慧的廣泛應用,使得任何一個非音樂專業的人士都可以成為「作曲家」和「演奏家」。在國外,「AI+藝術」不是收藏在音樂館中,而是在休閑場所的設施上。可以是一塊地面或牆壁改造成的「樂器」,供人們前去體驗,尋找藝術的感覺。

馮堅透露,AI時代,幾乎「萬物皆可成為樂器」。去年,她的研究生嘗試用漢字作為演算法作曲系統的源碼,最終也成功打造了輸入漢語詩詞,即可生成對應音樂素材的「文聲系統」。

AI音樂、AI作曲家的出現,也產生了一系列值得探討的問題。有業內人士犀利地指出,AI音樂目前的效果僅僅停留在能聽。馮堅認為,要使AI在藝術上像人一樣思考,未來5年內都是很難實現的。「因為這是最接近人性的,也是很難被數據化學習的。」

AI是輔助者還是創作者?這在智能藝術領域也引起了熱烈的討論。馮堅表示,藝術的創作和生產過程應該永遠由人來主導,而AI的定位應當是輔助者,幫助減輕人們創作過程中不必要的重複性勞動,讓人們能夠專注於真正的創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歡迎向我們報料,一經採納有費用酬謝。報料微信關注:ihxdsb,報料QQ:3386405712】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