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蕊斯衝刺IPO:新員工一年離職600人引關注 新三板掛牌披露信息與招股書多處不符

原標題:普蕊斯衝刺IPO:新員工一年離職600人引關注 新三板掛牌披露信息與招股書多處不符 來源:中國網財經

  中國網財經10月13日訊(記者杜丁 見習記者安荻)2019年在新三板退市的普蕊斯(上海)醫藥科技開發股份有限公司轉戰深交所創業板IPO,目前已通過深交所上市委會議審核,下一步將遞交註冊。

  一旦通過註冊,普蕊斯上市之路將無大礙。不過上市委仍舊對普蕊斯的人才流失問題表現出關注態度,要求普蕊斯補充回覆員工流失的情況及風險。

  記者注意到,普蕊斯2020年員工離職率超過30%,其中任職不滿1年就離職的員工高達600人。對此,普蕊斯解釋稱,是由於SMO行業從業人員擁有更多擇業選擇,導致SMO行業整體的人員流動較為頻繁。

2020年員工離職率超30%

  資料顯示,普蕊斯成立於2013年,主營業務為向國內外製藥公司、醫療器械公司及部分健康相關產品的臨床研究開發提供SMO服務(即Site Management Organization,臨床試驗現場管理組織)。

  同花順數據顯示,2018-2020,公司分別實現營收1.93億元、3.04億元、3.35億元,同比增長率分別為71.67%、57.41%、10.46%;歸母凈利潤分別為3027.97萬元、5235.59萬元、3531.65萬元,同比增長率為88.71%、72.91%、-32.55%。

  可以看出,儘管營收與利潤均為正,但公司的同比增長率在持續下滑,2020歸母凈利潤同比增長率則為負數。

  據招股書披露,公司營業收入均來自於SMO業務。

  不知是否受到業績持續下滑影響,近幾年,普蕊斯的員工離職率居高不下,

  數據顯示,2018-2021年6月,公司員工離職率分別為26.66%、26.12%、30.50和22.44%。

  其中,在離職員工專業結構中,臨床研究協調員歷年(2018年-2020年)人數均為最多,2020年最高為1055人;在離職員工任職年數分佈方面,小於1年離職人數歷年(2018年-2020年)均為最多,2020年最高為600人。

  持續的員工高離職現象也引起了深交所關注,9月27日,證監會網站發佈《關於普蕊斯(上海)醫藥科技開發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開發行股票並在創業板上市的上市委審核意見落實函的回復》,要求公司說明員工流失的情況及風險。

  儘管普蕊斯稱,SMO行業從業人員擁有更多擇業選擇,導致SMO行業整體的人員流動較為頻繁。但是,網上關於普蕊斯員工離職的帖子顯示,「錢少事多」是基層員工離職的原因之一。對此,普蕊斯表示,為了吸引及穩定人才隊伍,公司或需提供更高薪酬及其他福利,從而可能對公司的財務狀況及經營業績產生不利影響。

  記者注意到,在研發方面,普蕊斯成立至今,尚無一項專利技術。對此,公司則解釋稱,無已授權專利,符合SMO 行業的商業模式特徵,與同行業可比公司不存在重大差異。

 新三板披露數據與招股書「打架」

  記者注意到,自去年10月普蕊斯)的創業板IPO申請獲受理後,就有媒體開始質疑其「從新三板轉戰創業板,披露信息存差異」。

  2017年3月29日,普蕊斯股票正式在股轉系統掛牌並公開轉讓,證券簡稱普蕊斯,證券代碼871269.OC;2019年8月26日,公司股票終止在股轉系統掛牌,而後便開始著手準備申請深交所創業板上市。

  記者注意到,普蕊斯此次申報材料中2017年度、2018年度財務報表與在全國股轉系統掛牌(即新三板掛牌)期間披露的財務報表之間存在差異,包括營業收入、營業成本、營業利潤、凈利潤、資產減值損失等多個會計科目。

  其中,2017年歸屬於母公司股東權益合計差異最大,股轉系統披露數據為4253.50萬元,IPO申報文件披露數據為3792.98萬元,相差460.52萬元;2018年應收賬款差異最大,股轉系統披露數據為7901.31萬元、IPO申報文件披露數據為7357.74萬元,相差543.57萬元。

據招股書顯示,公司的前期會計差錯更正披露中提及3項會計差錯更正。

  2019年7月31日,在新三板摘牌之前,普蕊斯發佈《關於公司前期會計差錯更正及進行相關會計科目追溯調整公告》,對公司 2015 年度至 2018 年度的前期會計處理中相關股份支付事項進行會計差錯更正。該會計差錯對 2018 年的管理費用、資本公積、盈餘公積、未分配利潤進行追溯調整。

  2016年、2017年、2018年計提年終獎金額與實際發放金額有差異,按實際發放金額追溯調整主營業務成本、銷售費用、管理費用、研發費用,並且將社保分攤方法與薪資分攤方法修正一致,根據業務進度及修正後的項目成本修正項目成本預算,該會計差錯對 2017 年至 2018 年的應收賬款、其他流動資產、遞延所得稅資產、預收款項、應付職工薪酬、應交稅費、其他應付款、主營業務收入、主營業務成本、稅金及附加、銷售費用、管理費用、研發費用、資產減值損失、所得稅費用進行追溯調整。

  2017年、2018年的政府補助、資產處置收益未按財政部《關於修訂印發 2018 年度一般企業財務報表格式的通知》列報,進行重分類的追溯調整。該會計差錯對 2017 年至 2018 年主營業務收入、其他收益、資產處置收益、營業外收入、營業外支出進行追溯調整。

  對此,普蕊斯解釋稱,造成以上三項會計差錯的原因有四點,一是公司原股份支付費用未按協議約定的6年服務期分攤;二是因員工離職等導致公司計提獎金與實際發放獎金之間存在金額以及人員差異;三是原社保分攤方法未按照項目工時分攤;四是公司未及時完全理解最新企業財務報表格式。

  值得注意的是,在重大會計科目追溯調整的情況下,公司新三板年報和招股書披露的供應商、客戶排名不僅有所變化,其金額也有所調整。

  2017年新三板年報不具名披露了前五名客戶和供應商的採購金額,但其採購金額與招股書所披露的數據存在差異。而2018年,不僅數據有差異,連前五大供應商、客戶機器排名亦不相同。

  對此,中國網財經致函普蕊斯,截至發稿,未給與任何回復。

 實控人曾涉財產轉讓糾紛

  在「會計差錯頻發」的背景下,普蕊斯的股份轉讓、股權結構也頗受質疑。

  2013年1月13日,普瑞盛(北京)醫藥科技開發有限公司(「普瑞盛)簽署了《普蕊斯(上海)醫藥科技開發有限公司章程》,以貨幣出資 100 萬元,占普蕊斯有限註冊資本的 100%。

  不過,截至招股書籤署日,普蕊斯股東中已無普瑞盛的身影。取而代之的是石河子璽泰(持股比例25.25%)、觀由昭泰(持股比例16.10%)、石河子睿新(持股比例10.94%)、賴春寶(7.59%)、新疆泰睿(持股5.11%)等。

  其中,新疆泰睿成立於2014年10月23日,從事對非上市企業的股權投資,持有普蕊斯5.11%的股份。值得一提的是,該公司曾頻繁減持,並且受讓方的股東卻與新疆泰睿的股東存在重合。

  2017年01月至2020年01月,新疆泰睿共計轉讓股份13次,由持股43.81%的第一大股東降至持股5.11%的第六大股東。受讓方分別為匯橋弘甲、俞樂華、賴春寶、錢祥豐、高瓴思恆、西安泰明及觀由昭泰。

  此外記者注意到,在其讓人眼花繚亂的股轉過程中,新疆泰睿的股東與受讓方的股東觀由昭泰存在重合,包括賴春寶、高原、杭州泰格、王林吉等。

  其中值得注意的是,新疆泰睿和觀由昭泰所共有的自然人股東王林吉有四項股權、其他投資權益被凍結的司法協助信息,共計凍結數額為9,500萬元,凍結期限分別至2023年6月13日、4月2日、10月20日和10月27日。

  據招股書披露,王林吉分別持有新疆泰睿6.49%、觀由昭泰8.12%的股份。而觀由昭泰持有普蕊斯16.10%的股份,新疆泰睿持有普蕊斯5.11%的股份。至於王林吉具體持有的哪家公司的股份被凍結,企信網中並未披露。

另外,公司的實際控制人賴春寶的工商變更登記糾紛案也備受關注。

  據中國裁判文書網,2019年6月5日,賴春寶與石河子睿新原有限合伙人孫業蘭簽署6月5日版轉讓協議,協議載明孫業蘭將其持有的第三人26.11%財產份額轉讓給原告,轉讓價30,074,000元。

  2020年3月,孫業蘭單方面認為前述股份轉讓的價格過低,要求重新洽談並拒絕配合辦理工商變更登記手續。2020年6月,賴春寶就要求孫業蘭履行配合義務事宜向上海市黃浦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2020年9月14日,孫業蘭向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針對此糾紛,普蕊斯表示,目前賴春寶與孫業蘭的工商變更登記糾紛已消除,且雙方已簽署和解協議確認雙方不存在其他糾紛或潛在糾紛,相關情形不影響公司股權清晰、穩定。

  報告期內,公司新增合並客戶數量分別為62家、69家和86家,各期新增合並客戶收入金額分別為1571.48萬元、1670.40萬元和1408.52萬元,分別占當期收入的8.15%、5.50%以及4.20%。其中,屬於各期前十大新增客戶的新增銷售金額分別占當期新增銷售金額的 78.19%、66.91%和 56.54%。

  可以看出,公司報告各期內新增合並客戶收入金額占當期收入比例較低。公司稱,這主要系報告各期內新增合並客戶對應的收入規模均較小,對公司各期營業收入不存在顯著影響,公司主要客戶整體較為穩定。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報告期內,公司合約額(不含稅)10萬元及以上的項目有10項被終止,已完工項目中虧損的合約數量為56個,總虧損金額達244.11萬元。其中,虧損金額小於1萬元的合約有33個,佔比58.93%。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