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續強化支付領域監管 央行重提斷開支付與其他金融產品的不當連接

來源:中國經營報

本報記者 吳婧 上海報導

隨著經濟社會發展和科技進步,金融創新及其風險監管處於動態博弈和不斷發展中。

2021年10月7日,央行行長易綱在國際清算銀行(BIS)監管大型科技公司國際會議上發表講話,分享了中國對大型科技公司的監管實踐。

事實上,為了應對金融科技的不斷發展給中國監管當局帶來的新挑戰,中國持續彌補監管制度的「缺點」,陸續出台了推動平台經濟規範健康持續發展的措施。

易綱透露,相關舉措集中體現為三條監管實踐:一是金融作為特許行業,必須持牌經營;二是建立適當的防火牆,避免金融風險跨部門、跨行業傳播;三是斷開金融信息和商業信息之間的不當連接,防止「數據--網路效應--金融業務」的閉環效應產生壟斷。

一位央行地方支行的工作人員對《中國經營報》記者坦言,金融科技服務了大量的長尾客戶,其跨界、混業、跨區域、集團化經營特徵明顯,特別是大型科技公司具有「牽一髮而動全身」的系統重要性金融機構特點,卻長期遊離在金融監管之外,一旦出現風險,其影響範圍遠比傳統金融大得多,潛在的社會危害比以前更大。

支付業務回歸本源

毋庸置疑,中國金融科技不斷發展創新,降低了金融服務的成本。根據央行的統計,在大型科技公司推動下,中國移動支付快速發展,目前普及率已達86%。二維碼支付方式的普遍應用使商戶無需購買受理終端等設備,大幅提高了支付時效,降低了交易成本。

另外,中國移動支付和網路支付費率均不超過0.6%,用戶在利用電子支付工具收款時,還可以享受定製金融產品。

中國的金融科技起步較早,在興起之初,中國的金融管理部門就通過打造審慎包容的監管環境,助推中國金融科技發展。

然而,金融科技具有創新、發展快、迭代迅速、虛擬化、跨區域、跨領域等特點,在其快速發展的背景下,悄然改變了金融業的風險特徵,且向金融監管提出了新的挑戰。

易綱曾公開表示,中國在金融科技快速發展的同時,也凸顯了一些問題,包括支付機構滲透進入金融領域,提供保險、小額信貸、基金等多種金融產品,提高了金融風險跨產品、跨市場傳染的可能性;大型金融科技公司「贏者通吃」的屬性可能引發市場壟斷、降低創新效率等。

在前述央行地方支行的工作人員看來,金融科技不僅帶來與傳統金融相似的業務、網路、技術等多重交叉風險,還會帶來技術黑箱、演算法共振、演算法歧視、第三方依賴、責任邊界模糊等新型風險隱患,風險傳染速度更快、波及面更廣、隱蔽性更強、溢出效應更大。

需要注意的是,過去,中國平台公司下設的支付機構可分別與上百家商業銀行連接並開立賬戶,帶來結算最終性問題,甚至可能引發系統性風險。易綱指出,部分平台公司違規將客戶沉澱的備付金投資於多類金融資產。平台公司還在支付鏈路中嵌套「花唄」「借唄」等信貸業務,誤導消費者。

值得一提的是,為了應對挑戰,中國持續彌補監管制度的「缺點」。在支付業務方面,易綱透露,去年底以來,金融監管機構要求斷開支付工具與其平台上的其他金融產品的不當連接,使支付業務回歸本源。

維護金融市場公平競爭

前述央行地方支行的工作人員坦言,過去在傳統金融監管框架下,金融監管部門對風險模型要求簡便,以便於理解與驗證。但隨著金融科技產業的技術創新,使得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慧及區塊鏈等技術大量應用在金融產品中,致使金融科技產品具有複雜的內部關聯性,而不再是簡單的因果關係,許多金融風險被掩蓋在技術和演算法之下,具有較大潛在金融風險,不利於金融科技監管。

不過,金融科技的快速創新和迭代特點,決定了金融科技監管原則並非一成不變,而要隨著對金融科技業務本質的理解不斷改進。前述央行地方支行的工作人員認為,這一特點也決定了監管時機選擇要具有科學性,既要鼓勵創新,又要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

「斷開支付工具和其他金融產品的不當連接,頭部平台支付業務對借貸業務的導流能力下降,減少不公平競爭。」中泰證券分析師戴志鋒認為,從宏觀角度來說,斷開支付工具和信貸產品的不當連接可以減少信貸業務的過度營銷,防止過度借貸導致居民槓桿率快速上升。從平台自身角度,對信貸業務的獲客能力產生負面影響,競爭優勢有所削弱。監管目的在於維護金融市場的公平競爭,同樣適用於保險業務和理財業務。

傳統金融機構抓住監管紅利的窗口期,加強自身能力建設。戴志鋒認為,在支付業務方面,國有大行可藉助央行數字貨幣的先發優勢,提升互聯網運營能力,加速外部場景尤其是線下場景拓展,針對特定場景進行支付產品創新,提升在數字錢包市場的市場份額。在借貸業務方面,頭部互聯網平台將通過個人徵信牌照向外輸出徵信數據,徵信體系建設具有正的外部性,持牌金融機構整體受益。全國性大中型商業銀行及持牌消費金融公司具有牌照優勢,可在全國範圍內開展互聯網貸款業務,通過加強線上服務能力及大數據風控能力,有望做大市場份額。

戴志鋒認為,對互聯網公司開展金融業務的監管將持續趨嚴,在金融業務持牌經營、反壟斷、金控公司管理等一系列監管要求下,難以再現綜合性的大型金融科技公司。

此外,在戴志鋒看來,互聯網平台採用純線上的業務模式,在綜合金融服務尤其是高凈值客戶服務上仍存在局限性(包含監管因素),傳統金融機構可實現線上線下全渠道服務,滿足客戶差異化服務需求,優質銀行可強化主賬戶地位,在零售業務和財富管理業務上保持領先。

易綱表示,未來將繼續強化支付領域監管。

(編輯:孟慶偉 校對:張國剛)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