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青創會:當我們談青年創作時,我們在談什麼

原標題:江蘇青創會:當我們談青年創作時,我們在談什麼 來源:澎湃新聞

10月12日至13日,江蘇省第六次青年作家創作會議在南京召開。全文供圖:江蘇作協

10月12日至13日,江蘇省第六次青年作家創作會議在南京召開,近200名來自江蘇各地的青年作家代表參加會議。江蘇省作協黨組書記、書記處第一書記、常務副主席汪興國主持開幕式。中國作協書記處書記邱華棟,江蘇省委宣傳部副部長徐寧,共青團江蘇省委書記司勇,江蘇省作協主席畢飛宇,黨組成員、書記處書記、副主席丁捷、賈夢瑋、魯敏,黨組成員、書記處書記黃德志,一級巡視員王朔,江蘇省作協副主席葉彌、朱輝、胡弦、跳舞及各部門負責人等出席會議。

說到「青年」,「80後」作家孫頻立刻想到的是朝氣蓬勃、無所畏懼的生命力,不被世俗和法度左右,對未來充滿期冀。在她看來,與年齡相比,更重要的是一顆年輕的心,不被暮氣與世故吞沒,有勇氣,有擔當,有清醒。

孫頻以《疼》《鹽》《裂》三部曲受到文學圈和讀者圈關注,近年新作如《松林夜宴圖》《鮫在水中央》《我們騎鯨而去》《以鳥獸之名》更呈現出豐富的變化與轉型。她告訴澎湃新聞記者,最初寫作時,她更多憑藉的是感性與傾訴的慾望,寫到現在,理性思考相對多了些,所關注的生活與人群相對寬闊了些,經歷了一個由內向外的探索與寫作歷程,「對我來說,寫作其實不算工作,也不算愛好,而是,它就是生活的一部分,就是生活本身。」

談及寫作的困境,孫頻直言對作家們來說寫作的困境其實是相似的,都要面對如何成長和成熟,如何由簡單稚嫩的寫作一步一步走向深沉和厚重,「這個過程是艱辛漫長的,每個寫作者都得獨自面對,都只能以自己獨特的隱秘的方式走過一個作家的生長過程。」

孫頻

「80後」批評家韓松剛說,談到青年寫作,焦點往往都是在「寫作」,而忽視了「青年」自身。「事實上,寫作本身是沒有年齡代際的。青年寫作的問題首先應該是 『青年』問題,這是我們面對青年寫作問題時的邏輯起點。青年沒了理想,怎麼會有理想的文學?青年沒了懷疑,怎麼會有批判的文學?青年沒了新的感受力,怎麼會有耳目一新的文學?因此,與其在青年寫作上糾纏不休,不如先正視 『青年』。」

他想到了已經離開的青年作家黃孝陽。「孝陽是青年作家中少有的早早確立了自己創作觀的人。我們現在談起孝陽,會想起他的量子文學觀,一個飄渺的、被大多數人否認的理念。即便他後來寫出了具有鮮明現實主義刻度的《人間值得》,這一理想的文學觀仍然是他最個性、最獨特的標識。這是孝陽在寫作上的執念,也是在這個意義上,我把黃孝陽看作是真正的 『青年』。」

韓松剛說,現在大家還會經常提及孝陽,此時,孝陽已經不是孝陽,他成了我們生活中的哀嘆、傷痕,成了我們記憶中的影像、事件,甚至於一種根深蒂固的「青年存在」。「青年要醒著,文學才有光。」

韓松剛

「90後」作家龐羽形容自己這代人是「不浪漫的一代人」:「從小學開始,我們在田字格里寫方塊字,身負眾望走過高考的獨木橋。而我們終於考上理想的大學後,才發現現實不是書中寫的那樣。我們乖乖向現實投降,找工作,相親,看車貸房貸。我們難以找到疏解自己的方式,於是我們告訴自己:世上無難事,只要肯放棄。我們成為了 『不浪漫的一代人』,因為浪漫是會佔用下個月的房租的。」

這些困惑、猶疑、反思、情緒,都被龐羽寫進了她的小說。在這五年裡,龐羽考上了南京大學創意寫作研究生並畢業,相繼在《人民文學》《收穫》《十月》《花城》《鐘山》《天涯》等刊發表小說40萬字,出版了短篇小說集《一隻胳膊的拳擊》《我們馳騁的悲傷》《白貓一閃》《野豬先生:南京故事集》。她漸漸意識到,小說的藝術就是語言的藝術,語言的藝術是文明的藝術,文明的藝術就是人類的藝術,而人類的藝術,歸根到底就是人性的藝術。

「如果要提及一個作家的寫作狀態,我很喜歡小孩子的畫,儘管錯誤百出,儘管非常抽象,但它特別獨特,特別美。西方美術史從古典派到印象派,再到現代派,也是因為這個深刻而簡單的原因。如今的創作,我依然保持著年少時的初心。」龐羽告訴澎湃新聞記者,「寫作的探索是無止境的,好在有畢飛宇老師這樣的前輩。閱讀他們的作品,我們學會了勾勒、堆疊與暈染人性,也為江蘇文學的發展注入了青年一代的活力。」

會議現場

「時間是公平的,它會給每一個人留下他該得的東西。」作家葉彌作為前輩作家代表發言,「一位作家,當他開始寫下文字,他只能選擇自我完善,別無它路。這是作家的宿命,也是作家唯一的光明之路。」

在葉彌看來,作家這份職業充滿了挑戰和危險,它同時具備了無比寬廣和極端狹隘的可能。作家在自己的文字里幾乎可以做任何事情,可以為自己辯護、粉飾、哀嘆,可以成為任何人,甚至任何東西。在自己的文字中,作家甚至可以是一塊石頭、一棵樹、一頭牛、一隻甲蟲、一片雲……「作家在寫作中,無可避免地會運用上帝的視角,審視我們的政治、經濟、道德風尚、日常生活,選擇浩大時間中的某一片斷佐證作家的認識和情感。面對這樣的寬廣特性,面對這樣的權力,作家要保持清醒,保持謙卑,更要有一份責任。」

葉彌

最後她說,這次以老作家的姿態向青年作家們發言,內心其實充滿矛盾。因為從學習這個角度講,從來都是互相的、雙方的,「三人行必有我師,青年作家身上,必定有我學習的東西。希望我們雙方互不辜負。」

本次青創會為期兩天,來自全省各地的青年作家代表展開集中學習、分組討論、交流發言。旁聽青年作家發言後,畢飛宇感慨自己看到了江蘇青年的能量。「江蘇是文學的厚土,有著悠久而燦爛輝煌的傳統,一代又一代江蘇作家,創作了無數名篇佳作。希望青年朋友們緊握接力棒,創造江蘇文學的新輝煌。」

畢飛宇說,他在《雨花》編輯部十五年的職涯里遇到了很多作家,他們能在一兩分鐘裡講好一個小說創意,講好一個小說里飽和度最高、最精彩的部分,但他們後來無一成為了成功的作家。「一部小說,無論是長篇、中篇還是短篇,它是有進程的,有些閃閃發光,有些非常沉悶甚至無趣。作為小說家,我們要做的就是在閃光的同時,陪伴這個作品走過它最沉悶的部分。沒有陪伴自己作品的人,永遠都缺少一個東西,那就是『句號』。」

在他看來,小說家的創作衝動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陪著這部作品從第一個字走到最後一個字,就像父母對待孩子,不能只在孩子可愛的時候才抱在懷裡,「你要有責任。什麼是責任?責任就是耐心,把更多的時間留出來,和它一起走,走到能劃上『句號』的時候。」

畢飛宇

會上,汪興國在工作報告《肩負時代重任 放飛青春夢想 勇攀文學高峰》中回顧了過去五年江蘇青年作家的創作情況。五年來,江蘇青年作家隊伍不斷壯大,據不完全統計,共出版小說、詩歌、散文、報告文學、兒童文學、文學評論等作品萬余部,不少作家和作品獲全國優秀兒童文學獎、省「五個一工程獎」、「茅盾文學新人獎」、「中國好書」、「紫金山文學獎」等重要文學獎項,產生了廣泛影響。

他指出,近年來,省作協高度重視青年文學人才培養工作,採取多種方式壯大青年作家創作隊伍:通過實施江蘇文學「名師帶徒」計劃、文學英才和文學優青選拔培養工程以及「簽約作家」項目,精心培育有潛力的青年文學人才;通過開展「揚子江系列」品牌文學活動和研討、對談等各類文學活動,發現、挖掘優秀青年創作人才;通過開設青年作家讀書班、高研班、網路作家研修班等,提升作家文學素養和創作實力;通過各類文學獎項和創作獎勵,激發青年作家創作熱情;通過省作協所屬四家期刊陣地,為青年作家培養提供優質土壤。

江蘇省青年作家創作會議於1980年首次召開,參加青創會的作家均為年齡在40歲以下的青年作家,代表了江蘇青年文學創作的整體水平。歷屆青創會的召開為全省青年作家提供了探討文學、砥礪奮進的良好平台,見證了一代代江蘇青年作家的成長,是江蘇文學界的重要活動之一。

汪興國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