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青年作曲家成長,孫昊瀚《林·聽》奪冠「百川獎」

原標題:見證青年作曲家成長,孫昊瀚《林·聽》奪冠「百川獎」 來源:澎湃新聞

「百川獎」作曲比賽是上海音樂學院的重大活動之一,自2009年首次舉辦以來,世界首演了94部獲獎作曲家的原創作品。今年,「百川獎」作曲比賽進入第十屆。

10月12日晚,10部作品經過激烈的角逐,決出了賽果:上海音樂學院孫昊瀚的《林·聽》摘得一等獎;四川音樂學院劉鵬的《嘒嘒》、中央音樂學院劉盈廷的《翩躚》榮獲二等獎;中央音樂學院南思羽的《沿著季風的方向》、上海音樂學院李諶熙的《流年》、上海音樂學院鄭光智的《秋寂》獲得三等獎。

奪冠作品《林·聽》為竹笛、琵琶、鋼琴、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而作,「林間的聲音,我細細傾聽。鳥兒啼鳴,百囀千聲;風吹樹葉,窸窸窣窣。聆聽!」孫昊瀚這樣介紹他的作品。

決賽當晚,參賽作品的演繹,由上海大地之歌室內交響樂團擔綱。

比賽圓了他們的夢

比賽前夕,不少往屆獲獎者來到上音,為參賽選手加油打氣。

梁楠是2009年參賽的。「那時候的演奏條件要比現在苛刻很多,演奏員需要自己找,你要拿出獎金的很大一部分來給演奏員。」如今,「百川獎」有專門的指揮、專門的室內樂團來演繹參賽作品,「費用不需要自己出,參賽選手完全不用再操心了,可以放心地把曲子做出來。」

比賽之餘,梁楠也結識了不少其他音樂學院的青年作曲家,後來都成了朋友,「對於年輕作曲家,尤其是當代音樂創作者來說,結識志同道合的人非常重要。否則你就在一個很小的圈子裡,只有你認識的同學,圈子就更小了。這個圈子應該擴大。」

參賽者劉歡也經歷過梁楠所說的痛苦,「只要寫出一部作品,我就渴望著『出頭之日』,渴望著它從紙質品轉化成音響作品。比賽會有專業樂團來幫我們呈現作品,所以這種大型的、國際的作曲比賽,對學生非常重要。」

盛萌參加過兩次「百川獎」。2015年那一次,上音花費「巨資」,邀請了一個奧地利樂團來演繹參賽選手的作品。

「觸動非常大!那是我第一次將自己的作品搬上舞台,對一個剛讀研究生的學生來說,心理的作用不是獎金可以估量的。那麼好的樂團幫我們演奏,將紙質的樂譜轉化成實際的音響,有很多值得我們學習的地方。」

2019年,盛萌從德國回來,再次參賽,因為編製改變了,「三件民樂器+弦樂器+鋼琴,很新鮮,我就想寫一個,結果效果很不錯,非常出乎我的意外。」

同時,盛萌也觀察到,國內現在的作曲比賽的質量和投稿量,完全不輸於國際上的一些比賽,也有很多國外的作曲家來投稿。

為青年才俊搭好台

從2019年第八屆開始,「百川獎」確定了中西樂器的混合室內樂團編製,鼓勵中西樂器融合,進行富有探索性的創作。這個理念和樂器組合形式(編製),也形成了「百川獎」在國內外眾多作曲比賽中的獨特性。

近年來,「百川獎」的國際影響力逐漸提高。第八、第九、第十屆,三屆比賽一共收到國內外投稿254部,其中,中國港澳台地區和國外的投稿近50部。

「『百川獎』鼓勵年輕人創新,年輕人就是敢想敢幹。」「百川獎」項目總監、上海音樂學院作曲指揮系主任周湘林說,近年在「百川獎」獲獎的人,都是在國內嶄露頭角的,出類拔萃,「未來,他們都是作曲家裡的中堅力量。」

周湘林回想起1980年代他讀大學時,大家都沒錢,為了開音樂會甚至動過「賣血」的念頭,「現在年輕人的奇思妙想、創作的動力,和我們這一代不一樣,他們探索的方向和途徑是各種各樣的。」

上海音樂學院院長廖昌永認為,「百川獎」對學科建設、人才培養、團隊建設等方面,都具有積極的意義。

「比賽不僅產生了一批優秀的原創音樂作品,對青年作曲人才的培養也具有重要意義。它為中國乃至全球的青年才俊提供一個才華展示的平台,見證了青年音樂創作者們成長為青年教師、青年作曲家的珍貴過程。」

廖昌永表示,未來通過「百川獎」,上音將進一步加強與國際著名音樂院校的合作,科學化運行管理機制,同時也通過創作、演出、評論的開展,更好地傳承中國優秀傳統文化,講好中國故事,傳播好中國聲音。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