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成15萬英國人死亡,這份疫情調查報告迴避了什麼?

原標題:造成15萬英國人死亡,這份疫情調查報告迴避了什麼?

▲2021年6月19日,英國民眾在倫敦一家新冠疫苗接種中心外排隊,等待接種疫苗。圖/新華社發(雷伊·唐攝)

▲2021年6月19日,英國民眾在倫敦一家新冠疫苗接種中心外排隊,等待接種疫苗。圖/新華社發(雷伊·唐攝)

當地時間10月12日,英國議會發佈有關新冠疫情的調查報告。報告稱,英國未能在疫情早期採取及時有效的措施阻止新冠病毒傳播,造成英國史上公共衛生方面最嚴重的失敗之一。迄今為止,新冠疫情在英國已經造成了超過15萬人死亡。

這份針對英國內閣和其它官方機構新冠疫情應對的評估報告,看似給出了「重大失誤」的嚴厲評價,但其實只是一份「小罵大幫忙」的官樣文章。

什麼樣的「重大失誤」

儘管英國「最嚴峻的時刻業已過去」,但反對黨、公共衛生專家和新冠致死者家屬等不斷施壓,要求「查清真相、嚴肅追責」。

正是在這一背景下,英國議會才由跨黨派議員組成英國政府健康和社會關懷委員會、科技委員會,聯合發起了針對官方疫情應對表現的調查,最後形成這份長達151頁、題為《冠狀病毒:迄今為止的經驗教訓》的評估報告。

報告著重批評了英國內閣和英國政府緊急情況科學顧問小組,在早期疫情應對方面的「重大失誤」:第一例確診早在2020年1月31日就已經出現,但英國直到3月23日才宣布「封城」等應對措施,並遲遲不願採取普遍核酸檢測等手段;此前3月11日英國仍主辦了利物浦對馬德里競技的歐冠足球賽;3月10-13日照舊舉辦了切爾滕納姆賽車節,導致疫情雪上加霜。

▲英國倫敦的議會大廈外景。 圖/新華社

▲英國倫敦的議會大廈外景。 圖/新華社

疫情暴發之初,在中國、義大利等地均已證明,新冠病毒傳染率和致死率很高,且在當時疫苗及治療方法都缺乏的背景下,惟有隔離和加大核酸測試密度,才能抑制疫情傳播範圍和速度,但英國官方「幾乎未採取任何措施遏止疫情蔓延」。

報告稱,英國是最早研發出新冠核酸測試有效方法的國家之一,但2020年3月英國就匆匆停止了社區核酸測試。在疫情第一輪高峰期間,只有重症住院者才接受普遍核酸測試,英國公共衛生系統直到2020年5月才推出檢測和跟蹤系統。

報告指出,負責為內閣提供公共衛生專業建議的英國政府緊急情況科學顧問小組,在疫情暴發兩個月後才提議「封城」,而作出應對決策的內閣、負責作出危機應對的委員會也「表現出一定程度的群體性思維」。

內閣首席科學顧問瓦Lance2020年3月公然提出「群體免疫」的爭議性防疫策略,引起軒然大波後,時任衛生大臣漢考克又在48小時內宣稱這「並非我們的目標和政策」,令整個社會莫衷一是。報告指出,正是「英國政府緊急情況科學顧問小組和內閣的群體性思維,導致後來被證明錯誤的選項,在當時被視作唯一可行的選項」。

▲2020年3月17日,英媒稱研究團隊評估後認為,「群體免疫」或致25萬人死亡。影片/新京報我們影片

「小罵大幫忙」

然而,不少人質疑,這份報告只是「小罵大幫忙」:該報告首先肯定了內閣及相關機構「動機都是好的」,後半部分更是稱讚了英國在疫苗和治療藥物開發等方面的「努力和成績」。

反對黨工黨影子內閣衛生大臣阿什沃思認為,報告「糟糕透頂」,因為迴避了絕不應迴避的追責問題。

由新冠致死者家屬等組成的「新冠喪親之家伸張正義組織」 發言人布雷迪則表示,強調「疫苗的成功」並試圖以此遮蓋導致15萬人死亡的重大公共衛生政策失誤責任,是「可笑」的。

反對黨工黨領袖斯塔默稱,報告是「一份該死的起訴書」,顯示了政府公共衛生決策的錯誤和失敗,呼籲「儘快舉行公開調查」,並要求首相Johnson向新冠致死者家屬道歉。

事實上,報告的「小罵大幫忙」基調本身也是事出有因、預料之中的。雖說調查組成員是「跨黨派」,但負責生成報告的「兩委員會」、召集人及報告領銜者卻都是保守黨籍的前內閣部長——Hunter和Clark。

面對責難,內閣部長們繼續或裝聾作啞、或避重就輕:內閣科學大臣弗里曼就表示,現在追責「言之過早」,並將英國畸高的新冠確診死亡率歸咎於「與肥胖有關的心臟代謝慢性病發病率高」。

新京報特約撰稿人 | 陶短房(專欄作家)

編輯 | 徐秋穎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