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諾獎得主托卡爾丘克:從神話中尋找原始生命力

原標題:2018年諾獎得主托Karl丘克:從神話中尋找原始生命力 來源:澎湃新聞

10月10日下午,在新一屆諾Bell文學獎剛剛公佈之際,復旦大學中文系教授、評論家王宏圖,復旦大學新聞系教授、評論家馬凌與文學編輯李燦做客朵雲書院旗艦店,就2018年諾Bell文學獎得主托Karl丘克的最新出版的長篇小說《世界墳墓中安娜·尹》展開對談。

托Karl丘克是歷史上第15位榮獲諾Bell文學獎的女性作家。她出生於1962年,畢業於華沙大學心理學系,1989年憑藉詩集登上文壇。著有長篇小說近十部,中短篇小說集多部。此次由浙江文藝·KEY-可以文化最新引進出版的《世界墳墓中的安娜·尹》是托Karl丘克聲稱最喜愛的自己的一部作品。

10月10日,復旦大學中文系教授、評論家王宏圖(中),復旦大學新聞系教授、評論家馬凌(右)與文學編輯李燦做客朵雲書院旗艦店,就托Karl丘克的長篇小說《世界墳墓中安娜·尹》展開對談。

托Karl丘克的這部小說《世界墳墓中的安娜·尹》,主要根據《伊南娜下冥界》的故事改編而來。

承載了女性主義思考

女神安娜·尹乘電梯下至世界的墳墓,即使她是墓界女神的孿生妹妹,也必須遵循有去無回的法則,她穿過墓界的七道門,一層層褪去身上的華服和珠寶,最終死去。在這個故事框架基礎上,托Karl丘克用了更多筆墨去描寫安娜·尹的摯友妮娜·舒布為營救安娜·尹,而前往城市上方的諸神之所遊走求助的故事。

托Karl丘克心理學系畢業,她曾經自稱是榮格心理學的信徒——「在所有偉大的思想家和心理學家中,榮格最適合成為作家的導師」。基於此,馬凌指出,榮格認為傳統的男性世界是以治理和理性為主導的,而夢中顯示的則是女性的無意識世界的指引。

「我們說的『世界墳墓』主要是指在建築在地上賽博朋克的現代-後現代都會,是男性氣質的,缺乏一種生命力,近於衰竭。她希望從潛意識中、從女性身上找到一定的生命力,重新回到子宮一般的容器中。所以作品里才會出現大母神形象,就是安娜·尹的母親,她的母親試圖重新塑造一種全新的人類。整個作品主題對『世界墳墓』的拯救,也是一種生命力的復甦,希望從原初尋找生命源泉。當我們從另外一個宏觀的、神話的維度向潛意識、無意識方面去尋找答案,就可以發現,原始神話中女性曾經很有力量,但是神話逐漸被男性改寫了,女神顯得不那麼勇敢了,托Karl丘克的努力則是恢復女主人公愛神加戰神的形象。」

在馬凌看來,這部作品是重新給女性賦予力量,是女性幫助了女性,女性拯救了女性。也因此,《世界墳墓中的安娜·尹》是一部看似簡單但很複雜,同時承載了女性主義思考的作品。

托Karl丘克

王宏圖也從小說的價值出發,聯繫當代社會的病症,提出現在我們不止一次回到神話中重寫神話,這在某些程度上可以說是一種返祖的衝動,而衝動來源於我們在生活中的迷失,「遠古神話形式包含了很多生命的密碼和原型,能不斷推動生命往前發展,托Karl丘克就是從神話中汲取生命力,同時也給讀者新的感受。」

在他看來,安娜·尹下地獄的景象給人非常毛骨悚然的感覺,但丁《神曲》的描寫是從旁觀者進入地獄看到的景象入手的,而托Karl丘克是從地獄守門人視角開展的。「我們能讀到地獄中各種細小身體感官的感受,充分體現了馬老師說的女性視角的特點,很多細微的感受是但丁這位男性作家體會不到的。」

「萬花筒」與「百衲衣」

今年國內出版了托Karl丘克的四部作品,它們都由波蘭語直譯而來,包括《世界上最醜的女人》《世界墳墓中的安娜·尹》《糜骨之壤》和《玩偶與珍珠》。

馬凌認為,托Karl丘克的寫法調動和融合了隱喻、神話、童話、夢境、預言、魔幻、荒誕、心理分析、哲學沉思等種種手法,會被人標上「魔幻現實主義」類似的標籤,「就像萬花筒一樣,萬花筒既破碎又變化又和諧,總能組成對稱的圖樣,看起來詩意盎然。特別重要的是,萬花筒從很小的視野看無窮變化的世界,這使她的作品給我留下的異常深刻的印象。」

「碎片化寫作並不是很特別的東西,大量作者都採用過碎片化寫作的手法,但是托Karl丘克有一點例外,她的碎片跨越界限、無所不包。比如不止人類有時間,在她的故事中橡樹、咖啡店、房屋、遊戲都有時間,萬物有靈。所有東西都有自己的時間,世界萬物都有自己的生命,所以在她筆下的「太古世界」中,人與上帝、天使、鬼魂、動物、植物、遊戲、用具等並存。」馬凌說,托Karl丘克的碎片觀讓她想到來自於西方源遠流長的神秘主義傳統,步入現代社會以後,神秘主義完全被打壓了,成了無言的東西,但它確實存在於民間傳說當中,更在神話當中非常堅韌地存在。

「我覺得托Karl丘克的碎片釋放出了長期被遺忘、被壓抑的碎片。當它們混到我們現代生活中的時候,才看起來如此別緻,因為她的碎片有異質化的成分。」

活動現場

王宏圖也把托Karl丘克的寫作形容為一種「碎片化寫作」。他讀的第一部托Karl丘克作品是《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這部作品是一部很奇特的作品,有幾十個短小的特寫、故事、隨筆。有人比喻她的作品像是用各種顏色的布片縫綴的百衲衣。如果你想從中找一個非常完整的故事,那你可能要失望。」

但與此同時,碎片並不意味著雜亂與封閉。王宏圖說,托Karl丘克作品的讀者或許會有一個印象,即她把世界萬物看成連通在一起,這在互聯網時代特別有效、特別有感召力的一種思想。「她寫的安娜·尹也是這樣的。本來天界、地上、冥府、墳墓是分割的,但是她想要找她的孿生姐姐,找回另外一面,又想把天上原來被分割的天界、地面、地下重新融為一體,重新找到生命的完整感。她在這方面做了非常有價值的嘗試。」

李燦也認為,托Karl丘克對當下生活的世界有非常準確的描述,並且在小說中傳遞了很多她對現在社會及科技帶來的種種問題的擔憂,「所以安娜·尹下到地下,想要把地上地下連通打通,這貫穿了托Karl丘克本身對世界的認識,她認為萬事萬物都應該是被聯繫在一起的非常自然、非常有機的整體,每個部分、每個細節都應該有生命力。但我們現在生活的世界被諸神人為地分割開來,所以地上地下彷彿是一件事物/世界的兩面。」

托Karl丘克作品系列書影

在分享活動上,嘉賓們還就托Karl丘克的另一部長篇小說《糜骨之壤》進行了深入的分析和探討。馬凌認為這部作品剛看起來的時候讓人想起翁貝托·埃柯的《玫瑰的名字》,也是一系列的凶殺案。但是托Karl丘克這部作品寫出了心理的深度,占星學在這部作品中佔有核心元素。而王宏圖表示,相比《世界墳墓中的安娜·尹》,他更喜歡《糜骨之壤》,因為這部小說利用了Black的詩,涉及到現在的生態、哲學,對人的衝擊力、吸引力以及可以引起我們思考的地方會更多一點。

除了這兩部長篇小說,對於以《怪誕故事集》《衣櫃》《世界上最醜的女人》為代表的托Karl丘克的中短篇小說,嘉賓們也做了細緻和豐富的分析。

據悉,浙江文藝·KEY-可以文化策劃出版的托Karl丘克作品系列共10部,現已出版《怪誕故事集》《衣櫃》《糜骨之壤》《玩偶與珍珠》《世界墳墓中的安娜·尹》《世界上最醜的女人》,其他幾部作品也將在來未來兩年內和讀者見面。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