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人藝新排《原野》:充滿「泥土」感的原始生命力

原標題:北京人藝新排《原野》:充滿「泥土」感的原始生命力 來源:澎湃新聞

主創大合影 排練照及發佈會現場 攝影/李春光

10月12日,北京人藝曹禺劇場「開幕三部曲」中的第三部——新排《原野》舉辦媒體見面會。青年導演閆銳,攜全青年演員陣容——金漢、張可盈、付瑤、雷佳、連旭東、魏嘉誠等首度與媒體見面。作為「新劇場」里的又一次新嘗試,《原野》將帶給觀眾一種青年創作者的舞台視角和曹禺經典劇作的永恆魅力。

「新人」張可盈此次在劇中飾演花金子
青年導演閆銳
青年演員金漢此次在劇中飾演仇虎
演員付瑤此次在劇中飾演焦母

曹禺代表作中「最難表現」的一部

「大地是沉鬱的,生命藏在裏面。」在《原野》劇本的開頭,曹禺先生便寫出了一股別樣的生命力。與《雷雨》《日出》《北京人》等幾部代表作品相比,《原野》更為注重表現主義與象徵主義手法的運用,對人性的複雜和多面性上的深入挖掘,這也使得該劇也成為曹禺先生的劇作中最難表現的一部。

1940年,中國旅行劇團在上海演出《原野》圖自北京人藝官方公眾號文章

從創作順序看,《原野》是曹禺繼《雷雨》、《日出》之後的第三部作品。1936年,曹禺在南京國立劇專執教、演出期間,他的住所位於四牌樓(現為南京市玄武區東南大學四牌樓校區所在地)附近,斜對面就是國民黨的老虎橋第一模範監獄。據他後來回憶,自己在構思創作《原野》劇本時,經常會聽到從監獄傳出拷打犯人的慘叫聲,這使他清醒地認識到彼時社會形勢的險惡。他又想到自己幼年,在父親萬德尊任職鎮守使的北方軍事重鎮宣化鎮,也曾親眼看到貧苦的農民在大堂上被打得皮開肉綻。衙門口的那對石獅子,曾像魔獸似的令他望而生畏——現實社會中的種種醜惡在他內心翻騰……這便是《原野》創作的時代背景。

《原野》自誕生之日起便爭議不斷,這部作品面對的是比《日出》更大的理解差異。曹禺曾說過,「對一個普通的專業劇團來說,演《雷雨》會獲得成功,演《日出》會轟動,演《原野》會失敗,因為它太難演了……」然而事實也證明,優秀的作品往往有著旺盛的生命力,時至今日,在戲劇舞台上,也依然保留著《原野》的一席之地。在紀念曹禺誕辰一百周年(2010年)之際,北京人藝曾邀請知名導演陳薪伊重排該戲。那一版的《原野》,由胡軍、徐帆、濮存昕、呂中等明星演員擔綱。

2010版《原野》劇照圖源:北京人藝官方公眾號文章
2010版《原野》劇照圖源:北京人藝官方公眾號文章

老作品新呈現  「以青年視角詮釋生命命題」

從《日出》《雷雨》到此次上演的《原野》,北京人藝用一系列曹禺經典作品的新呈現體現了一種開放與創新的態度,讓觀眾感受經典真正是「演不盡,說不完的」。在青年導演閆銳看來「一戲一魂」是曹禺作品最大的魅力,抓住戲魂,就奠定了作品的風格和樣式。

「《原野》是曹禺作品中,比較少見的以農村為創作背景的作品,從文本上就具有表現主義和象徵主義的手法,對二度創作來說,提供了很大的空間和多種可能性。」閆銳表示。讓觀眾去感受充滿「泥土」感的原始生命力,「回歸人的本性,將人對於生的渴望和死的釋懷這一宏大的生命命題,通過青年人的視角去表現出來,體現時代感,呈現最真誠質樸的舞台表達。」

一直以來,《原野》被廣泛認為是曹禺先生筆下「最難演」的一部作品,劇中既有對人性深刻的挖掘與反思,又充滿了象徵與表意的神秘感。因此新排《原野》從內容到形式上,都運用了寫意與寫實相結合的手法,將空間,心理和現實意象進行外化展現。

「我們在舞台上,其實在展現天、地、人之間的關係。」閆銳表示,通過演員表演和舞台手段,實現一種心理感受與周圍環境的相互融合。而其中,神秘感與恐懼感則貫穿始終,營造出一種屬於《原野》的特有氛圍,正如評論家在談到《原野》時所說,「在這裏,恐懼是一條不顯形的花蛇」。讓觀眾能夠融入其中,去感知氛圍,從而進入劇中人的精神世界。

青年一代舞台亮相  去到「那黃金子鋪地的地方」

此次新排《原野》著實體現了北京人藝的青年創作團隊的舞台能量。他們當中有新入院不久的新生力量,也有在人藝舞台上不斷積累和成熟的青年一代。作為第一次獨立在北京人藝執導大戲的青年導演,閆銳之前不僅有一系列觀眾熟悉和喜愛的舞台形象,更因聯合導演並主演《名優之死》而受到廣泛關注。值得一提的是,閆銳本身也是人藝青年演員中的骨幹,由他參演的大戲《古玩》十月間正在首都劇場公演。

飾演仇虎的金漢,近年來,隨著《茶館》中的二德子、《雷雨》中的魯大海、《駱駝祥子》中的祥子等角色而被觀眾熟知和認可;花金子的扮演者張可盈,是今年才加入劇院的新人,第一次挑梁出演這樣一個角色,值得觀眾期待;飾演焦母的付瑤,在舞台上有著多變的角色類型,曾在《玩偶之家》《催眠》《社區居委會》等中外劇目中都有上佳表現;而青年演員雷佳與《原野》更有著不解的緣分,曾在上一版《原野》中飾演過白傻子的他此次出演了焦大星一角。作為劇組中的青年「老將」,他在舞台上的多年打磨和飾演不同角色的舞台曆練,都成為此次演出的積淀;再加上連旭東飾演的常五爺,魏嘉誠飾演的白傻子,他們組成的創作團隊身上既有年輕的活力也充滿了面對挑戰的勇氣。 

這樣的組合讓新排《原野》不僅是一部觀眾熟知的作品,還是一組新鮮又熟悉的舞檯面孔。談及如何創作,這群年輕人用了劇中人物的台詞去到 「那黃金子鋪地的地方。」在排練過程中,彼此交流,共同探討,充滿勁頭兒地奔向自己的「詩和遠方」。相信通過作品能夠讓觀眾看到年輕人身上的創作力量。據悉,這部作品將於10月30日在北京國際戲劇中心曹禺劇場與觀眾見面。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