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登高插茱萸,重陽節還能幹點啥

原標題:除了登高插茱萸,重陽節還能幹點啥 來源:中國青年報

「重陽」的名稱,來自《易經》中的「以陽爻為九」。九月初九,日與月皆逢九,是謂「兩九相重」,故曰「重九」,同時又是兩個陽數合在一起,故謂之「重陽」。明代張岱著《夜航船》雲:「九為陽數,其日與月並應,故曰『重陽』。」

先秦時期,各地習俗尚未融合流傳,重陽節習俗鮮見於文字記載。現存與重陽節俗相關的蛛絲馬跡,最早見於《呂氏春秋》之《季秋紀》:「(九月)命家宰,農事備收,舉五種之要。藏帝籍之收於神倉,祗敬必飭……是日也,大饗帝,嘗犧牲,告備於天子。」當時在九月農作物豐收之時,祭饗天帝祖先以謝恩德的活動,與重陽時間大致吻合。

明確提到「重陽節」,始見於三國曹丕《九日與鍾繇書》:「歲往月來,忽復九月九日。九為陽數,而日月並應,俗嘉其名,以為宜於長久,故以享宴高會。」

到了漢代,《西京雜記》中有記:「九月九日,佩茱萸,食蓬餌,飲菊花酒,雲令人長壽。」南朝梁吳均《續齊諧記》提到:「汝南桓景隨費長房遊學累年,長房謂曰:『九月九日,汝家中當有災。宜急去,令家人各作絳囊,盛茱萸,以系臂,登高飲菊花酒,此禍可除。』景如言,齊家登山。夕還,見雞犬牛羊一時暴死。長房聞之曰:『此可代也。』今世人九日登高飲酒,婦人帶茱萸囊,蓋始於此。」

東晉詩人陶淵明在《九日閑居》詩序文中說:「餘閑居,愛重九之名。秋菊盈園,而持醪靡由,空服九華,寄懷於言。」 孫思邈《千金方月令》也稱:「重陽日,必以餚酒登高遠眺,為時宴之游賞,以暢秋志。酒必采茱萸、菊以泛之,即醉而歸。」唐代王維的詩句膾炙人口:「遙知兄弟登高處,遍插茱萸少一人。」杜牧《九日齊山登高》詩云:「塵世難逢開口笑,菊花須插滿頭歸。」清代,北京重陽節的習俗是把菊花枝葉貼在門窗上,「解除凶穢,以招吉祥」。

《西京雜記》中還有「食蓬餌以拔妖邪」的記述,六朝以後改稱「糕」,因「糕」與「高」諧音,象徵著向上、進步、高陞等。唐宋時,重陽佳節吃糕就頗為流行。呂原明《歲時雜記》中記載宋代民俗:「九月九日天明時,以片糕搭兒女頭額,口中念念有詞,祝曰『願兒百事俱高』,作三聲。」這是古人九月做糕的本意,講究的重陽糕要做成九層,像寶塔之形,上面做兩隻小羊,以符合重陽(羊)之義。明代,宮中宦官宮妃從九月初一時,就開始一起吃花糕慶祝,待九日重陽,皇帝還要親自到萬歲山登高覽勝,以暢秋志。

古人常將「上巳」與「重陽」,即「三月三」與「九月九」作為對應的春秋大節,上巳「踏青」春遊、重陽「辭青」秋遊對應進行。清代潘榮陛編撰的《帝京歲時紀勝》記載:「(重陽)有治餚攜酌,於各門郊外痛飲終日,謂之辭青。」

重陽節還是出嫁的女兒暫放家務、回家省親的日子,俗諺有「九月九,搬回閨女息息手」。明代劉侗《帝京景物略》:「(九月)九日,父母家必迎女歸寧,食花糕。」清乾隆時潘榮陛《帝京歲時紀勝》也記載:「京師重陽節花糕極盛……市人爭買,供家堂,饋親友……有女之家,饋遺酒禮,歸寧父母,又為女兒節雲。」

插茱萸、求壽、登高、享宴、食糕、辭青、省親……這些活動在歷史延續過程中逐漸成為重陽節俗的重要構成部分,在雜糅過程中,使其文化內涵被不斷延展豐富。

重陽古已有之的各種習俗,在當今依然有其社會意義。古人對山嶽的崇拜和對自然節令的遵從,可以繼往傳承,值此節日走出鋼鐵森林,親近自然,欣賞秋景,浸潤身心。

因「九」是久長、久遠的諧音,被賦予天長地久、健康長壽的寓意,從20世紀80年代開始,中國一些地方把農曆九月初九定為老人節,倡導全社會樹立尊老、敬老、愛老、助老的風氣。2006年5月20日,重陽節被列入首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2012年12月28日,《老年人權益保障法》法律明確,每年農曆九月初九為老年節。

中國在「十四五」時期將進入中度老齡化階段,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上升為國家戰略,大力發展普惠性養老服務,對國家和社會都極為重要。對年輕人來說,重陽節行孝道當是題中之意。中華傳統文化的「百善孝為先」,在當下依然應當尊崇,但孝道並非年輕人的負擔和枷鎖,而成為維繫長輩與晚輩關係的精神紐帶之一。

我們可以鼓勵年輕人幫助老年人積極適應高科技的現代生活方式,引導老年人做好健康管理、進行技能升級,跳出自身舒適圈,豐富他們的晚年。步入老齡化社會,意味著老年人在安心養老之外,也被賦予新的要求,甚至需要承擔新的社會使命。讓老年人有質量地生活,不貼標籤、不設壁壘、勇於嘗試,打破和年輕人之間的「次元壁」,才是讓社會持續迸發活力、蒸蒸日上的長久之計。

而重陽節這一歷經千年的傳統節日,在「新民俗」和「新孝道」的加持下,也必將綻放新的光采。

(張汀 作者系文化和旅遊部恭王府博物館綜合業務部館員)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歡迎向我們報料,一經採納有費用酬謝。報料微信關注:ihxdsb,報料QQ:3386405712】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