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心大劇院》:當婁燁遇見「大明星」

原標題:《蘭心大劇院》:當婁燁遇見「大明星」 來源:澎湃新聞

鞏俐:來看《蘭心大劇院》,感受一部純粹的電 影。影片編輯 薛松(02:11)

婁燁的新片《蘭心大劇院》將於10月15日上映。這部講述上海往事,也拍攝於上海的電 影,10月12日重回上海舉行首映禮。導演婁燁,製片人、編劇馬英力,主演鞏俐、趙又廷、王傳君、黃湘麗等也重聚在影片中的重要取景地和平飯店,共同回望那段「造夢」的過程。

《蘭心大劇院》講述了1941年,著名演員於堇(鞏俐飾)為了出演她的舊愛譚吶(趙又廷飾)執導的話劇《禮拜六小說》回到上海,卻引發了各方勢力對她動向的密切關注……影片採用雙重敘事,舞台空間和現實空間交錯上演,戲中戲結構加之錯綜複雜的人物關係令人著迷。

《蘭心大劇院》海報

電 影《蘭心大劇院》改編自虹影小說《上海之死》及橫光利一小說《上海》。該片曾入圍第七十六屆威尼斯國際電 影節主競賽單元及第四十四屆多倫多電 影節特別展映單元。

儘管婁燁的電 影中從來都不乏演員的實力表現,但不可否認,《蘭心大劇院》是婁燁電 影中,合作「大腕兒」演員最多的一部。除了鞏俐、趙又廷等中國明星外,為還原那個年代上海租界多語種的真實語境,特別邀請到了小田切讓、帕斯卡·格里高利、湯姆·拉斯齊哈和中島步等多位實力派國際巨星,跨語言同台飆戲,再現大時代裹挾下一個個真實又複雜的個體。而演員們在談到與這位美學風格和現場作派都獨樹一幟的導演合作的經驗時,也是滿滿的成就感。

同時,相比婁燁過往的作品,影片中加入大量諜戰、動作的類型元素,卻又延續了婁燁手持攝影、無配樂等作者化的表達風格,甚至讓看了好幾次影片的鞏俐感嘆,「甚至會一時恍惚這到底是故事片,還是紀錄片,看的過程中會跟隨攝影機和演員進入到大的時代里去。」

《蘭心大劇院》主創合影

演員自由發揮,攝影機負責捕捉

每一位和婁燁合作過的演員,都會對他獨特的工作方式印象深刻。他給足演員表演空間,常常不按劇本說死台詞,攝影機跟隨演員成為記錄的眼睛,又能極為敏銳地捕捉到可能演員自己都不曾意識到的幽微狀態。「自由」,幾乎是每一位和婁燁合作過的演員會給出的評價。與導演四度合作的「御用」演員張頌文此前也提到,在婁燁電 影的拍攝現場,是看不見別的部門的人的,「只有演員在演戲」。

鞏俐飾於堇

鞏俐飾演的於堇在片中是一位大明星,對於這樣一個人物,婁燁在選角之初就希望,「她一定要是一個真正的大明星,而不是去演一個大明星。」

被王傳君形容為「氣場兩米八」的鞏俐,在影片中也充分釋放了她的氣場和魅力。演員和特務的雙重身份屬性、戲中戲的情節結構設計,都給足了這位實力派女演員表演的空間,即便是一模一樣台詞的表演片段在電 影不同的段落中出現,鞏俐都給出了層次豐富的詮釋。

當天在上海首映禮回答記者提問時,鞏俐介紹了自己扮演的角色,「於堇外部堅強,內部柔軟、孤獨,導演創作這個角色給我,我很珍惜。」

鞏俐、趙又廷

談到此次合作,鞏俐坦言,這是非常新的合作模式,「我們的表演,從頭到尾每次都會完整被拍下來,導演在開拍前就告訴我們,整個房間樓道都是演員的地方,攝影機是為演員服務的,你們可以自由發揮,可以給出自己的心理狀態,想講話或者不講話都可以,攝影機來抓瞬間,演員也不是為了把台詞講完,這種表演非常過癮,很多的表演方式,是過去我沒有機會發揮到的。」

把婁燁形容為「每個演員都想合作的導演」的趙又廷在回想這次合作經驗時則自曝,其實他一開始非常不自信。他在電 影裡演個導演,潛移默化中也偶爾把婁燁代入到自己的表演中。「有那麼多創作空間的同時,很過癮也很有挑戰,好像在一片沙漠里,不知道該往哪個方向去才是對的。」但隨著拍攝,趙又廷也總結出他的心得,「拍到後來,拋掉要去『對的方向』這個念頭,接受發生的就是美好的。領會了這個點,我就如魚得水了。」

趙又廷飾譚吶

後來趙又廷塑造的這個導演,在現場自導自演,還會自己加戲「罵演員」,「我知道自己挺煩人的。」這樣的入戲,甚至讓趙又廷在拍攝期間的每一天,回到房間要花一個小時靜靜,「回去之後會想不起來當天身為趙又廷做過什麼。」

婁燁獨特的執導方式令《蘭心大劇院》兼具了生活的真實感與戲劇的詩意。對於這樣的創作理念,婁燁說:「每部影片的現場工作就是儘可能讓演員能發揮狀態,用攝影機去記錄非常難得的瞬間。所以我的工作處在高壓力的狀況,這是非常技術性的工作,必須在現場非常快的作出判斷,去抓到那些瞬間。」婁燁認為,「每部影片都有創作者、製作團隊、演員的表達,所有的工作人員帶著當時的生活背景,被攝影機記錄在影像里,現在回看影像也能看到演員當時的狀態和情緒,電 影保留了那一刻的記憶。」

電 影的有趣之處在於提供不同的視角

《蘭心大劇院》是一個在結構和形式上都豐富複雜的故事。1940年代初的上海,風雲際會,各方勢力交織於此,電 影中的人物也各有各自的視角。交流現場演員們還爆料,婁燁曾經讓他們每個人去設想一個故事的結局。

趙又廷收到這個功課時非常興奮,「導演邊拍邊在探尋各種可能性。我真的認真想了好幾個結局,有很飛的,有虛的有實的,我覺得現在結局裡應該有我的貢獻。」

對於這樣的特殊要求,婁燁解釋,「當時這麼說,是希望每個人從人物的角度對結局做個設想,這也是影片非常重要的一環,因為它就是一個從各個人物的視角出發,而不是宏觀的視角去看整個事件的電 影。現在的結局受了他們非常大的影響。沒有在影片中的素材,也對現在的電 影提供了非常大的支持。」

《蘭心大劇院》劇照

對於這次大量運用戲中戲結構整個故事的設計,編劇馬英力談到劇作上的挑戰,「這一部在空間、時間上的趣味性,故事上的複雜性,都是我們選擇拍這個項目的理由。它的特別之處在於,在戲裡戲外,台上台下去結構一個故事,同時還有還原時代,這裏的難度越大就越讓人上癮,空間場景儘管不多,但在空間和人物之間找到邏輯關係也是不容易的。」

影片基於歷史,給出了一段浪漫想像,婁燁繼《紫蝴蝶》後再度拍攝年代電 影,他認為,「能提供不一樣的視角、不一樣的呈現、不一樣的歷史態度,這就是電 影有意思的地方,我個人認為這些視角越多越豐富越好。現在不同視角的呈現是越來越少的,我希望大家能接受不一樣視角,得出自己的結論。」

影片的另一個特別之處在與黑白影調的處理,這也是創作者的別有用心。故事發生的老上海,往往在影視作品中以燈紅酒綠的十里洋場風貌出現,而《蘭心大劇院》摒棄了色彩,試圖帶領觀眾進入那個時代人的內心狀態。

「當我們覺得舊時上海灘就是色彩繽紛、華麗、燈紅酒綠,這些印象其實也是從過往的影視作品和招貼畫里被灌輸來的。正因為如此,我們才不想讓大家一想到那個年代就陷入太符號化、固定的刻板印象,想逃脫這種印象,去回到每一個細節。」馬英力說。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