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託公司異地部門將遭整頓: 多家抓緊反饋意見 中後台員工表示「太突然」

  原標題:信託公司異地部門將遭整頓: 多家抓緊反饋意見 中後台員工表示「太突然」 來源:證券日報

  信託業監管將再度升級。

  最近,銀保監會就整頓信託公司異地部門有關事項徵求意見。此次重點整頓對象為信託公司的異地管理總部和異地部門,整改期限為一年。關於異地管理總部,信託公司不得設立,中後台部門遷回註冊地,董事長等高管也應在註冊地辦公;關於異地部門,信託公司前台部門可在異地設立,可在北京等7省市設立異地部門,單家公司設立數量在22個之內,且異地部門的員工數量應控制在員工總數的35%之內。

  經記者多方核實,多家信託公司表示已收到相關通知,正在向監管部門反饋意見。業內人士普遍認為,受此監管政策衝擊最大的為註冊地在欠發達地區、實際總部設立在一線城市的信託公司。

  記者發現,對於這些信託公司,常駐北京等一線城市的公司高管、中後台部門員工面臨兩難處境,或遷回中西區等欠發達地區辦公,或將公司註冊地變更為一線城市,無論哪種選擇,員工和公司都將面臨不小的挑戰。

  受訪的多家信託公司

  「已收到通知」

  歷經數次行業整頓後,國內信託公司的數量走向穩定、地域分佈也頗為分散。目前,全國共有68家信託公司,除了寧夏、廣西、海南等少數省份(自治區)外,其他省市均註冊有信託公司,其中北京、上海等一線城市的信託公司最為密集。

  由於信託牌照不再新增,很多總部設在一線城市的全國性金融機構、央企等選擇直接控股外省市的信託公司,既能擴充金融展業範圍,又能與其他業務形成有效協同。由於大股東背景雄厚,這些信託公司往往發展迅猛,綜合實力突出。今年上半年行業業績居前的建信信託、五礦信託、光大信託等均屬此類公司。

  多年來,為了方便展業,信託公司實際管理總部在一線城市、並不在註冊地的現象頗為常見,這對行業發展造成了負面影響。

  據了解,此次整頓旨在治理有關行業亂象,維護良好行業秩序,促進行業改革轉型發展。上述監管通知指出,因管理半徑拉長,多數信託公司對異地部門缺乏有效管控,積累風險隱患,影響監管政策傳導執行。部分信託公司異地部門業務同質化嚴重,加劇不必要的內部競爭,損害競爭秩序。更有部分信託公司形成異地管理總部運營模式,弱化虛化註冊地住所的職能作用。

  多家信託公司均表示已收到相關通知,正在根據要求抓緊反饋意見。

  「10月8日當天公司就收到了相關通知,目前監管文件處於徵求意見中,我們正在組織材料、反饋意見給監管部門。」某央企背景的信託公司內部員工李明(化名)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

  「公司已經收到通知,也在組織反饋意見。」某大型信託公司相關人士對記者補充道,近年來,註冊地相關政府部門也希望公司能夠回歸,當前公司的部分中後台人員已經在當地工作。

  「關於信託公司異地部門整頓的通知,我們公司已收到,準備反饋意見,信託公司應該都收到了。」某地方國資背景的信託公司內部員工王磊(化名)對記者表示。

  不過,也有信託公司表示並未收到該通知。華東地區某信託公司有關人士對記者明確表示「沒有收到」,中部地區某信託公司相關負責人也表示該通知是「從網上看到的」,公司並未收到。

  對此,有業內人士分析稱,之所以並未收到通知,可能是當地監管部門還未將文件下發至信託公司,也可能是這些公司屬地業務居多,並不直接涉及異地部門業務的整頓。

  中後台遷回註冊地

  員工表示「還沒做好準備」

  對於即將到來的整頓,信託公司中後台部門員工普遍表示太突然,「還沒做好準備」。

  「目前公司還沒正式的說法,不過管理層正在討論方案。」某總部設立在北京的信託公司內部員工向記者表示,這幾天私下裡同事之間也都在談論,要是遷回註冊地(中西區某地)辦公,確實難以接受。

  「我們公司運營管理人員也都在北京,中後台部門遷回註冊地(某欠發達地區),對我們影響很大。」李明對記者說道,「遷回註冊地可能造成不少員工離職,公司面臨人才流失。同時,在當地直接招聘信託從業人員也存在不小困難。另外,員工的社保、醫保等從北京遷出也是個問題。」

  用益信託研究員帥國讓對記者表示,按照該意見稿要求,對信託公司組織構架會有較大幅度的調整,可能會造成一定的人員流動,尤其對異地布局業務及財富中心較多的信託公司影響會更加顯著。

  對於中後台部門員工而言,較為理想的方案是註冊地直接變更到實際管理總部所在的一線城市,不過這對信託公司而言難度卻很大。

  李明認為,「很多在中西區地區註冊的信託公司在當地都是納稅大戶,遷回註冊地更利於地方發展,當地並不希望信託公司遷出。同時,不少此類信託公司的股東中都有當地國資參與,這也增加了遷出的難度。」

  同為中後台部門的王磊也認同此觀點,他表示,變更註冊地涉及信託公司與股東方、地方政府關係的處理,部分公司可能也涉及大股東與小股東的博弈,難度較大。

  帥國讓表示,信託公司遷出註冊地並不容易。一方面,由於信託牌照的稀缺性,加之能帶來稅收、就業及經濟的支撐作用,當地政府部門不一定同意;另一方面,如果信託公司都集中於一線城市,可能會跟監管層的初衷相違背。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